大胖和西瓜很快便融入了七星院的生活。

  他们年纪尚小,特别是西瓜,是不会安排太繁重的功课给他们的。

  每日早晨天刚亮,就跟着差不多大小的娃娃一起,在教习的指导下打坐炼气,或者打打几套简单的入门技法,下午则会到吕老道的天玑院去学文读书。隔三差五的也会被领到瑶光院那边感悟天地真理,但对一群小娃娃说,那哪是感悟真理啊,无非就是一个玩乐好去处罢了。

  清风凉亭书茶,小溪巷道厢房

  自从这七星院开课后,夏寻就成了闲人。前来送礼的豪绅被他和吕老道全数挡在了七星院外,一人未见。

  每日院子的早课起,他就在院内各处闲逛,逛累了便在凉亭看看旧书打发时间,夏侯在西楼苦修,不可能时常出楼,所以只能等到西瓜大胖下午放课,他才能有个熟人聊聊天。很多时候在亭子下发呆的他,都会错觉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那个村子里,同样有溪水潺潺,同样地看那些看过的杂书,同样地发呆……

  在七星院刚开课的那十几日里头,他还时常地往吕老道的院子,跑去看书。后来也就跑了两日,他便不再去了。天玑院书很多,但也不及他读的书多,更没找到他要想找的书籍。只是难得找出千百本没读过的书籍,却也经不住他一目一纸地翻阅。

  故只跑了两日,书就都被翻没了…

  曾经吕老道也和夏寻细细聊过,让他去天玑院帮忙做个教习什么的,好打发时间。夏寻婉言拒绝了,他从来就没有过这份教书育人的向往,而且以他的年龄即使再有学智,身无修为也无法服众。

  吕老道深知,便不再提及此类,只是不时来找夏寻谈论书中见解,毕竟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七星院大考已过去一月余…

  院门外曾经堵得大门无法出入的氏族豪绅也逐渐散尽,东门大街再次恢复往日繁华。

  这一日,

  西瓜上早课后,夏寻便从院内马房牵走了一匹瞬息百丈的红枣小马。

  他骑上小马便直接奔出东门大街。他跑的很急,因为他要去的地方很远,而且他想日落前能赶回,他担心西瓜下课回来找不到他。

  不是他不想牵走匹瞬息十里或更快的坐骑,只是以他开窍修为最多只能牵得动这匹瞬息百丈的小马…

  夏寻骑马跑出东门大街后,沿着岳阳城内大道一直往西跑。约莫跑了有半个时辰,他跑出了四百余里,进入了城西。他就像已经来过很多次一样,不断地快速穿行在城西的大街小巷中。

  城西和城东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文气息。城东大多是修道的学府和道观,贪图的是仙家气势,因此所有的楼阁建筑都建得稀疏宽坦。而城西则大多是儒者学士的书院雅居,喜的是宁静怡然,故此楼宇建得小巧优雅。

  “御…”

  I@酷匠"网b$首发H

  在城西的小巷中又穿行了一炷香左右时间,夏寻终于叫停了小马。他下马后,从怀里掏出沙漏,看了看用时,又放回怀中…

  此时,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大山,山上种满青竹。一条蜿蜒百丈的石道连至山腰,山腰间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学府,老旧的砖瓦看起来却是干净清新。

  数十座楼宇沿山而建栈道相连。山间石道直通学府最大的楼阁,楼阁之大占据半壁山腰深嵌在山中,楼中有一牌匾写着“经楼”。

  在这正前方有一白石牌坊上书“问天阁”。

  这便是号称天下第一的智府问天。朝堂之上的文官十有五六出自这里,天下文士都以它为尊。当今太师、宰相、三朝太傅每年都要来此朝拜。

  这就是夏寻麻烦了吕老道十多日都要来的地方…

  夏寻把马牵入马房安置后,直径走入那栋大楼。

  这楼真的很大…

  前脚踏入,夏寻瞬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夏村那间放有六万六千册珍藏的屋子里。

  这座经楼长宽约莫两百仗,高二仗许。分三处,最大处分三门,别九类摆着无数三丈高的书架,较小处数百张桌椅供人读写,最小处几十条长桌长凳供人饮食。无数的书籍让他顿时有了些兴喜…

  “噌”一把铁剑冒然扫出,挡在他的身前。

  “问天经楼,闲人不得入内”一位身穿灰色麻衣中年男子,提着铁剑喝止。

  刚刚进楼夏寻看得兴致起,所以全然忘了经楼的规矩。他急忙从怀中掏出昨日便让吕老道写好的书信,递了过去。

  男子收剑,接过书信细细看了一遍。神情始终没有变化:“你进去吧”

  “谢谢”夏寻微微曲身行一礼,走入经楼内。

  走入经楼内,夏寻才真正感受到经楼的大与经书的多。

  按数量来说,夏村家中的存书,估计不及这里的千分一二。

  这里很安静…

  在楼里读书的大部分都是问天阁的弟子,从每个人的服饰便能看得出来。问天阁弟子穿的统一是灰色麻衣,少有几个穿着不一的应该都是和夏寻一样是来看书的。

  夏寻没有急着看书,他围无数的书架慢慢走了一圈。

  经楼没有书库目录,讲的是有缘则观之,所以夏寻只能能自己找书。

  当他完一大圈后,好像没有发现他想找的东西,苦恼地刮了刮自己鼻梁。方才回到进门的第一处书架,拿起第一本书翻看起来。

  他翻书速度极快,比在夏村看旧书时还快上数倍,几乎是一纸翻开未落尽又开一页。他似乎很着急,大部分的书册他草草翻看大半便放回了书架,有些甚至翻看了几纸就合上放回。只有极少一部分他是全部翻完的,更没有一册书在他手上停留超过一刻时间…

  他确实很急…

  当看到经楼如此多书的时候他是又喜又慌。

  喜的是书多,慌的是书太多。他很早便想到这经楼里找书,他需要找一些书,再从书里找出一些方法或别的东西,去帮他解决那道遮天之下的问题。

  但这里的书太多,多得让他不知所措。如果真要每本都读完,即使他能一目一纸他估计也要读上个一年半载。

  所以走完一圈后,他选择静下心来去一一粗读。

  对于一些很相似的书册他就直接翻几纸就不看了,能触类旁通的书册也便草草了事。只对于没看过的新书,才他会快速翻一遍。

  即便如此,五个时辰过去了,他也只是粗略地看完了九个书架的两千六百余册书,也有看到他要找的…

  夏寻把刚翻完的书册,放回架上。从怀里掏出沙漏看了看,皱了皱眉头

  时间过得有点快,他看书入神了。

  夏寻没有迟疑或不舍,急忙收回沙漏,转身就是小跑直径离开经楼。

  “有意思…”

  “……”

  在经楼靠右侧的竹椅上,对坐着两位儒者。

  一人黑发及腰模样精神,他看着夏寻离去的背影,笑道:“看来不是一般的出窍境啊…有点意思。”

  对桌的另一位儒者摇了摇头:“神识和修为无关…”

  “哈,一目一纸…”

  “神识罢了…”

  “……”

  日落西山前…

  夏寻跑出了满身大汗,最终还是在西瓜下课前回到七星院。

  领着西瓜和大胖去院子食堂简单地吃完晚饭。

  夏寻便独自领着西瓜回到玉衡院的凉亭稍作歇息,七星院里的七个院子布局都很类似,都有夏寻喜欢的凉亭流水,都是七十六间厢房一座楼阁。在西楼高处看七星院,就像是七个小八卦组成的一个大八卦。

  自从来到七星院,每日去凉亭歇息聊天是夏寻和西瓜的习惯。这习惯在夏村就有了,只是现在搬来了玉衡院罢了。

  “寻哥哥,随心师傅说要把小剑传给我。他让我问你可以不可以。”西瓜嘟着小嘴问,

  估计又是玉衡院长拿着七星剑阵引诱西瓜传承他的衣钵了,西瓜也对七把小剑喜欢得不得了。夏寻也不好直接否定…

  “给你玩可以,甚至教你怎么玩都可以。但是不能传给你,你记住咯”夏寻说道

  “嗯嗯!”得到这个允许,西瓜已经很开心了

  进入玉衡院修习的这段时间,是夏寻这么久以来见过西瓜笑得最多。

  玉衡院长,每天都会祭出些不同的炼器小器具变着戏法地教小西瓜修行,引得西瓜好奇无比。

  比起在那巴掌大的村子,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乐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