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生的疑问,同样也是台阶上另外六位院长的不解疑惑。

  引路人之所以为引路人…

  是引路的人自身修行道路走得足够远,通晓天地真理,这才能给后来者引入修行的正确通天大道。引路人和护道者一样,无一不是宗门豪族中的隐世高人。

  小辈的资质越是强悍,宗族安排的引路人也必然更甚。否则随着日后小辈修行成长,引路人道行学识跟不上,便很容易被引入歪路,白白浪费大好光阴,甚至修为停步不前。

  而根据刚刚夏西瓜所展现的恐怖血脉气息看来,他的修行潜质必然惊天。他的引路人即使是位圣境大能,他们都不会惊讶。如果说西瓜所在宗族早已没落千万年,那只能安排一位天启境甚至更低一境的冲天境高手跟随引路,那这些院长也勉强能够理解。

  以台上这六位院长的修为境界,或许看不透一个隐藏气息的圣人大能。但站在夏西瓜旁边的那位少年,他们早在他牵着西瓜上前那一刻便已看穿。

  夏寻只是一个刚刚开窍境的普通少年罢了…

  既然夏寻说自己是夏西瓜的引路人。玉衡院长即便是再疑惑甚至嗅之以鼻,他也不能像东门大街上的泼妇一样上去质问或羞辱夏寻,毕竟他的身份就在那里。

  夏寻是夏西瓜引路人,在某个层面上说夏寻就是夏西瓜的悟道导师,同为导师身份便无长幼强弱之分。他若在大庭广众下羞辱夏寻,那便是无礼。

  玉衡院长强压住这份对夏寻的鄙夷,走下台阶,蹲在夏西瓜面前,微笑道:“西瓜小友,你好呀。”

  西瓜乖巧的鞠一躬,瞪着大眼睛看着玉衡院长:“老伯伯你好呀”

  看到乖巧可爱的小西瓜礼貌回答,玉衡院长就喜欢更加了。柔生道:“西瓜小友,伯伯院子里有很多好玩的器物,比如这个…”

  说着,他摊开布满老茧的右掌。

  “噌噌噌噌…”七把小剑变戏法似的从他掌中隐现飞出。

  七剑凌空悬浮,相互游走,散发各色剑芒包裹着剑身,如七条形态各异的小龙在掌上灵活飞舞,甚是好看…

  “哇…”西瓜不由惊奇哇叫。

  即便夏寻早前叮嘱。这好看的玩艺,还是把西瓜牢牢吸引住了,不时还忍不住用手拨弄,而小剑也象和他戏耍一样,随着拨弄穿行在他指尖舞动。

  玩得是一个不亦乐乎。

  看此景,场上几乎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曾几何时见过,那一板严肃的玉衡院长竟有如此童趣时?

  居然祭起镇院圣器,就为了逗一个娃娃。这就像一个老爷爷在逗孙子玩乐一般的情景,让所有人都错觉这并不是考场,只是山野间某处人家。

  这同时也让夏村出来的,夏侯和夏大胖两人深深明白,这七星院收徒的手法果真是一脉相承,无耻之极……

  玉衡院长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小西瓜,很自然随意地说到:

  “那你要不要来伯伯的院子里玩呀?院子里还有很多…比这个更好玩的。”

  小西瓜和七条顽皮的小剑玩的已经是忘乎所以,哪会去细听玉衡院长说的是什么呀。依旧拨弄着小剑,头也不抬地直接回到道:

  “好呀好呀,我要……”

  话说一半!西瓜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小手忽然停止了拨弄。嘟着嘴,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夏寻也不说话。

  夏寻是万万没想到,夏大胖没有没骗走,小西瓜却被这不要脸的玉衡院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勾住了。

  他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在夏村被逼着读书的日子…

  实在于心不忍去扼杀西瓜此时的童趣向往。而且正如他之前说的,在哪个院子修行其实对西瓜和大胖来说影响并不大,所以他此刻不太愿意扫西瓜的兴致…

  夏寻又思想了一会,淡淡说道:“那便主修玉衡院吧,至于七星剑阵就不必了”

  “哎……!!”

  台阶上的天枢院长,大为可惜地长叹一声。

  本以为自己能平白捡个宝贝,谁知道被这死缠烂打的玉衡院活生生给挖走了。人家还不收他的七星剑斩,这买卖玉衡院是赚大发了。

  而此刻的玉衡院长则活像一位老顽童,笑呵呵地连声到:“这好,这好……感情这好”

  神情之喜悦,就差点没给夏寻鞠躬致谢了。

  他边说就边用左手一把抱起小西瓜,也不理会场间其他人。急忙小跑穿过人群,往他那玉衡院落跑去。

  明显是害怕了夏寻反悔又或者其他院暴起抢人了…

  秋风吹,一片汗湿。

  玉衡院长抱走了西瓜,留下一群看得傻眼的众人。

  夏寻也不好在场间继续站下去,微微往台阶上再行一礼,走回夏小胖身旁站着…

  西楼第四层。

  对于西瓜展露的恐怖血脉,夏侯和墨闲并不惊讶。早在夏庄祠堂他们已经惊讶过一次了,所以他们一直都是在看,没有说话。在夏寻走回人群后,墨闲才冷冷问道:

  “夏寻真的只是开窍境?”

  “遮天是刚生下来便被村长结上的”

  “啊?”

  向来沉稳的墨闲听得一惊,惊讶连忙道:“夏寻生来便开窍了?”

  夏侯鄙夷的说道:“你傻啊!不然他的开窍是你送的啊?”

  开窍境是这片天地圣灵修炼中的最低境界,进入这个境界就代表此人神魂可聚灵气,可以修行。待到神魂中灵气充裕了就可以结合外物或感悟天地,对自身血肉进行洗髓破境,成为真正的修者。只要不出类似经脉尽损的问题,一般四五岁的小娃便可随长者教导进入开窍。

  但像夏寻这样生来开窍的人,可不是天赋异品可以形容的。当世之中,有迹可循生来开窍,或半月又或周岁开窍的人,无不是天地大能者。那只能用惊悚来形容了,不能怪墨闲惊讶。

  墨闲继续疑问道:“为何太师祖还要加印一道蔽日?”

  夏侯烦了这个问个没完的墨闲,大声道“夏寻都不知道!我知道个蛋蛋啊?你这么想知道咋不去问啊?你咋问题这么多!!”

  墨闲冷冷转身回屋,远远调侃地传回一句话:“不是我问题多,是夏村非凡间”

  夏侯转头大骂:“傻逼!”

  接下来的后半天。

  往来岳阳楼和七星学院的骏马比往年多上了不少。

  在那道冲天红芒出现后,反应最迅速的必然是混迹商道之人。

  在红芒出现的瞬间,岳阳楼中的乡绅豪族便急忙命人赶去查看一二的。无论官场还是商场最看重的就是信息,派去的信使就共有三百余人,信使到了七星院后会多方打听和查看仔细,落实后逐一错时回报。所以信使带回来的消息会比楼上高层的三位高人看的清晰更多。

  “报…!夏西瓜已被玉衡院院长陈随心收为关门弟子,夏寻没有收下七星剑阵”

  话音刚落,又一名信使跑上楼来,说完话的信使迅速下楼走去马房。

  “报…!已赶到七星院的冲天境客卿汇报,夏寻确实是开窍境界!”

  “报…!玉衡院院长抱走夏西瓜,进入玉衡院”

  “报…!北地回信查无夏寻、夏大鹏、夏西瓜三人宗籍!同名同姓三万余人,核准需半月”

  “报…!天枢院院长突然离席,赶往玉衡院”

  “报…!七星院天枢院教导透露,夏大鹏为饕鬄血脉传承,夏西瓜、夏寻血脉传承无人知晓”

  “报…!玉衡锁院,院内有碎石雷鸣声传出”

  一道道传信,事无巨细不断传入岳阳楼。

  只要是在商场上滚打过几年的绅豪早在听到消息之初已做出系列安排。

  给功成名就后的修者井上添花,远没有在其长成前雪中送炭的人情来得实在。豪门大族如果出不了能人,靠的就是这些长远因果庇佑。无论这些小娃日后能否闯出一片天地,只要出一两位念及旧情的天启境强者,那便可庇佑其宗族千年无忧。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一段时间内,七星院外的那条东门大街将会被这些奸诈的豪门乡绅堵个水泄不通…。

  而此时,岳阳楼上最大的那间楼阁,气氛有些许怪异。

  偌大的厢房,堆满了无数书信,纸册。

  有些信纸已经发黄,明显就是一纸旧物,有些则墨迹未干…

  “一只还没长成的小怪物,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放出来。会是诱饵么?”师爷打扮的中年男子,有些诧异。

  “但他们得有后手,才能下饵呀。当年的残余全都龟缩在那条村子里头,现在东土上,除了七星这间孤儿院,他们哪里还有人啊?”

  一时间,屋中无人言语。都在沉思…

  屋外的秋风,不时吹入,吹翻叠叠书页。

  “或许,七星那位回来了?”

  “他消失二十年了,连我们都没他消息。又怎么会突然回来呢…”

  “……”

  6/酷匠网a|唯K一正A}版M,gc其*他*都是J盗版u!

  靠窗的那道巨大身影,稍微动了动。

  “不要小看那位少年…”

  “……”

  日落灜水西岸,岳阳大考终散

  玉衡院带走西瓜后不久,天枢院便跟着突然离席。把剩余的几百号尚未洗手的考生晒在了那里,让剩下的几院院长好不尴尬。

  天枢院院长离席后没去别的地方,他拉上了二十多位亲传弟子便跑去闯玉衡院。

  这是一场滑稽的乱战…

  当天晚上

  夏寻和西瓜就被玉衡院的众弟子搬到了玉衡院内住下了,大胖则搬去了一墙之隔的天枢院。

  本来夏寻意思是三人一起住在玉衡或天玑院的,奈何下午一场乱战,打得两院暂时是水火不容了。住一起的想法也便不好再出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