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至,岳阳考,八方客聚。

  三千里城路,一时如注

  登高望远悦目,

  抬手金银无数。

  引狼烟风沙一路冲踏

  直指院府门下

  日上三竿…

  如果说,早上的岳阳城是沸腾的,那这天下午的岳阳城应该要用爆竹来形容了。

  早上岳阳各大院府,考的是智学文笔,入门修的是辩智谋略,所以,日后大多是入朝为官或为文人雅士一流。

  ◇最p新章¤节=G上酷☆匠网0

  这些人,也就图个安稳的名誉罢了。在武道盛行的世间,向来不受人推崇…

  而下午,才是全城瞩目的武试…

  武试内容根据自身学府取向,各不相同。

  而能从武试中脱颖而出,进入门内修行的是天地大道。也唯有修行,日后方才有可能保一族之安稳。

  这,才是岳阳楼里的那些乡绅豪族真正想要的。

  故此,岳阳楼内的“赏”,便开始多了些数字…

  从“赏百钱”又变成了赏“赏百银”,接着从银变了了金。最后金子太重了,信使拿走不方便,变了成钱票……

  早上夏寻坐下不久,西瓜二人就回来了。

  三人去吃过午饭后,便被夏寻领到了凉亭歇息。或许是夏寻习惯了夏村那条听了十四年的溪水声。所以他很自然地就喜欢上了,坐在开阳院的亭子石凳上,听那亭下的潺潺流水声…

  西瓜和在夏村常日里一样,躺在夏寻一旁的石凳,听着水声安然入睡午歇。

  夏寻拉着夏大胖,认真仔细地叮嘱他下午选院修科的注意事项。

  夏寻很担心贪嘴的大胖到时候会被那些急红眼的导师,拿着好看的吃食给引诱过去。虽然说,凭夏寻的智学造诣,指引两个娃娃问道修行,那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对于入世修炼的两人来说,夏寻还是觉得让他们花多点时间在自身血脉传承上会更好一些。

  沏茶二巡,又苦口婆心地叮嘱了大胖数次。

  西瓜懵懵醒来…

  夏寻温柔地抚摸着西瓜小脑袋,把对大胖说的话再次对西瓜说了一遍。见西瓜乖巧点头,方才领着二人离去。

  离开开阳院,

  沿着院与院相隔的巷道走出三百余步,就是七星院最中央的观星台。

  西楼便是建在观星台的最中央,站在观星台上隐隐便能感觉到脚下升起的淡淡灵气。故此,平日里只要无事,在这观星台上都做坐满了闭目打坐、修行感悟的七星弟子。

  但,今日是岳阳大考,必然就都有事了。

  此刻的观星台,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这些人年龄都不大,最大和夏寻相仿,小的也和大胖类似。

  此时气氛明显比早上院落文考时紧张多了,不时都能看到有人紧张得拿出手巾擦汗,或者神情惨白的人儿。因为下午的试题比早上难上太多了…

  细微的吵杂声,惊呼声不时传出。

  “今年七星院武试是金盆洗手!”人群中有人惊讶

  “哎,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据说尚仑院今年是摸骨,早知道我也过去了。”旁边有人说道

  “我根骨异人,只是还没修炼,这金盆洗手洗个屁啊!?”一位极其瘦弱的男子不削说着。

  “就你那还根骨异人,真要根骨资质好,也能洗出来。就你那小手,刚刚洗了几次了?洗到被人赶下来还没洗个所以然来!还根骨异人了!”

  穿过吵杂的人群,正前方就是七十七丈高的西楼。

  这时楼上走廊已经站着些许人儿,大多都是学者道士装束打扮的老者,只有七八位精神饱满的青年,其中便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而西楼下的大门前并排坐着七位统一蓝白道服的老道,吕老道也在其中。七人的右侧,有一位手捧卷轴,始终不时说喊着的青年男子。

  再往前一些,在西楼门外的十七级台阶下,被人架起了一个三尺金盘。

  盘中不断冒出薄薄雾气…

  这金盘里装着的不是一般的水,它来自西楼下那条灵脉。

  出自灵脉的清水必然非凡,内含浓厚的天地精华。如果说夏村的溪流中没有那道滚烫的大道气息,也远不及这盘清水来得珍贵。即便是没有修行的孩童,把手放入水中浸泡一会,水中的天地精华都会霸道地冲击入体内各大经络,从而激发体内深处的精血,让其不自主地涌现出特有的修行资质。

  随着手持卷轴的青年,念出卷轴内考生名字。那些考生都会逐一上前浸泡,待到自身浮现异样,无论优劣场上的人都会议论上一阵子。

  遇到资质尚可的,青年会拿笔在卷轴上打上一个小红勾,证明这个考生入门了。如果遇到资质上好的,坐着的七位老道都会商量上一阵子,之后收为门下弟子,日后主修。

  “金陵”

  随着名字喊出,在人群中挤一团人形肉球,之所以这么形容,是此人实在太胖了,七尺身高,圆鼓鼓的大肚腩让人感觉也有七尺深宽,相貌还算过得去,肥头大耳大眼睛。活生生地让人错以为是个肉球。只是一身金灿灿的衣着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出自豪门的纨绔子弟。

  他好不容易挤出人群,紧接着便引来一阵谩骂。

  “一团肉感情也能修行?你别浪费时间了,回你老家喝花酒去吧!”

  “这才是根骨异人!能长这样也是上等资质啊!哈”

  “你看他那腰带,是金子做的吧?真把修行当养瘦马了呀!有银子就能养呀?”

  这金陵脾气也是相当好,被这样谩骂,只是回头说了一句:“爷爷我就是有金子!咋地吧?一群乡巴蛋蛋”留下一个鄙夷的眼神,走向金盆。

  “还老子!老子等着看你好戏。”

  “你还别说,这肉球能说得出,估计家里面把关节早打通咯!”

  “……”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金陵很随意地把手往水里洗了洗,勺起一手窝子,往脸上胡乱涂了几下。再次引得台下发笑起来。

  “这是那个山沟出来的土地主吧,把这灵液当成洗脸水啦?”

  “我看他好像还喝了点…”

  “至于这么没见识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仔吧?”

  “……”

  金陵又是一回头:“一群乡巴蛋蛋,没见识……看爷爷的”

  话毕,他深吸一气,全身一绷。

  “砰”贸然间,圆鼓鼓的身体象放气似的,喷出一股金色气流,气流随即严严实实地包裹着他的身体,这下子更像一个颗金球了。

  看到这里,台下众人谩骂少了许些,还有些在细细感叹。

  “这是金钟罩吗?”“应该不是,只是金色的内气而已。”“这肉球居然是个修行者,还是炼气境了。”“……”

  西楼前的其中两位老道,掩嘴互相交流了一会。最终还是那位天枢院的老道说话:“今日起,金陵即为我天枢院门下弟子。金陵你可以愿意?”

  “泄…”金陵泄去金气,

  笑道:“好”

  没等天枢院老道答话,大摇大摆的转身走回人群,还不时嚣张的笑骂:“哈哈,一群乡巴蛋蛋…看到爷爷厉害了吧!”

  “…………”

  看着这个性张扬的肉球,夏寻苦笑地看着身旁矮自己一个头的夏大胖,他担心夏大胖日后会不会也长成这样?

  这想想都让他毛骨悚然…

  初秋的的太阳还是很辣,把人烤得汗流浃背……

  接下来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陆陆续续好些人被点名洗手,其中七八位少年和金陵一样,被那几位老道点名收入门下主修。

  “夏大鹏”

  场下的人已点名小半,终于等到那位持卷青年念出三字。

  夏寻牵着西瓜领着大胖,自然地走到了人群前列,轻声对大胖叮嘱道:

  “记住来时我给你说过的话!”大胖点头以示答应。

  大胖来到金盆前,把手放入清水中…

  不一会…

  他便感受到了水中的精华气液如击鼓般敲打着他经络,越敲越快,渐渐如蚂蚁爬行在他静脉当中,似乎在试图拉扯他经脉中的血气融入当中,痕痒难受。

  随着精华气液的融入,夏小胖血肉中的气息不由自主地散发出来,厚厚的一层金红气芒。

  突然…

  “熬…”

  在他脑门后一只金红色两尺大小的幼兽逐渐显现出来,只见是牛头、人体、羊身,一张大嘴长在腹中。浑身散出金红色的火焰……

  一下子观星台上下所有人都稍有惊色…

  “是血脉传承!”

  “今年终于看到一个有血脉传承的考生了,这血脉我好像哪里见过?”

  “这娃娃传承的是远古那一脉呀?你们可认识他身后那是小兽?”

  “不是圣灵血脉…”

  “应该是远古凶手一脉吧?”

  “……难得…”

  这次吵杂的人声,不再只是场下的那群考生,就连楼上楼下观看的导师也不禁惊呼议论起来…

  在西楼第四层,站着夏寻熟悉的那两人。

  夏侯撇着腿坐在楼道栏杆上,墨闲依旧那副冷俊的样子,背着三纸青锋站得笔直。一起看着楼下的夏大胖。

  “大胖是上古凶兽饕鬄血脉,要比你身上的“龙象意”还浓厚些许”墨闲道很平淡地说道

  夏侯怒喝:“关你屁事!老子一样揍的他喊爹娘!”

  “那只是现在”墨闲冷冷回道。

  “……”

  就在这师兄弟两斗嘴的同时,他们楼下看不到的地方,也已经在吵开锅了…

  “凭什么让给你门天璇啊?难道我们玉衡就不能收了?”

  “老四!你怎么说话的!一个血脉觉醒的娃,去跟你学打铁,能有出息不?”

  “二哥!你什么意思啊?是要比划比划么…”

  “好久没练手了啊……”

  “来……”

  台上台下杂吵丛生,火气逼人。只不过,此间仍有两人非常淡然,从始至终都没加入过争论的圈子中去。

  是吕老道和瑶光院的掌管两人…

  他们一人掌智、一人掌心。皆非证道根本所在,却是修行的基础常识,人人皆要涉及一二。因此,这也就成了所有七星院弟子必须辅修的两个学院。

  所以他两今天来,最多也就是做个陪衬罢了。基本不会有他们啥事…

  不过,现在看来,台上五人的态势似乎要离武斗不远了。连淡定的吕老道都有些看不过眼了。

  “咳…”

  他不得不干咳一声,过去给他们打个圆场。

  “这样,老四你就听我一言。这娃娃长辈与我相识。也曾想把娃娃送到天枢教养一番…”

  “老二!已经收过一位了…”

  似乎吕老道的地位,比之其他六人要高上不少。在他开口后,几人吵架的火气立马就软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