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三分东南北,东唐南溟北苍茫。

  苍茫地,东土北,亿万里冰川恒古不化,千万年风雪永无止境。

  冰川之上,风雪更高处,一只巨凶鹤如闪电奔雷疾飞,一路向南。

  巨鹤肩背,几道人影稀疏坐落,悠哉悠哉…

  高空下眺,人间生灵皆为尘土,唯宫阙楼阁可辨一二。

  “夏寻小哥,你真的已经把隐师的历年藏书,全数通读了?”

  说话者,是位白衣中年道士,他坐在白鹤颈下,牵着一条驱绳。此人姓吕号随风。一般生人都会称其为吕老道。乃岳阳一院府之掌管,境至天启。

  侧边被喊作夏寻的少年,年纪不大,就十四五岁,一席长袖青衫,伴着三千青丝随风飘扬。两眼明眸泛着隐隐红光,让他长得彼为白净俊俏的脸庞多了一分戾气,却不失文雅。

  他微微点头道:“恩,通了”

  “那…那可是一整间屋子的珍藏啊,你…你怎么读的啊…”那位吕老道惊讶非常。

  “切,你试试三岁起就被逼着一目一纸的读书,你也行啊”一位衣衫不整,痞气十足的青年男子鄙视着老道。

  “夏侯!难道尊师重道你都不懂吗?”喝话者,身着黑衣劲装,三道黄符封着把青锋背背上,冷漠非常。

  “关你屁事?想打架是吧!来…”那夏侯站起身子,卷起袖子…

  “坐下!你们一人少一句”吕老道训斥道。

  “你等着,回院后看看老子不弄死你!”夏侯指着黑衣男子又骂上几句。

  一边端坐的夏寻无奈摇头苦笑…

  这位叫夏侯的痞子青年是他的族亲,而那位黑衣劲装者,是夏侯的师兄,叫墨闲。虽然同为老道的亲传弟子,但一人痞性无赖,一人冷漠守礼,向来水火不容,几乎无时无刻都在争锋相对个没完没了。在鹤背上的这几日,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对持。

  看正?版(j章节B上.2酷}匠*网

  “夏寻小哥,既然你承了隐师的衣钵,那你到玉衡院做个教习那是绰绰有余呀!”吕老道笑叹道。

  夏寻没有立刻回答,他抬头看着更高的那片天空,用手轻轻挽起被吹得散乱的青丝。

  寻思了许久许久…

  “我再看看吧…”

  “额…”吕老道有些尴尬。

  其实,此时在鹤背上的几人都很清楚。

  自从夏寻被那位慈祥的老人家结下遮天大镇起,他一切修行的前路就已经被牢牢封锁。而在过去困养的十四年里,他除了很会读书,便再无是处了。

  因此吕老道的这番话,其实更像是在安慰…

  让他到一个教人学智的书院,安安稳稳地做个教书先生,或许便是他的唯一的选择了。

  “在离村前,隐师就多次告诫我,你若道心不满,便不能解开蔽日,更不能破了遮天。所以在这方面,我确实不敢帮你。即使我敢,面对隐师亲手结下的封印,我也无能为力呀…”似乎是看出了夏寻另有心事,老道继续笑着说。

  夏寻苦笑…

  吕老道继续安慰说道:“心有世间经纶,智可通达天地。你又何必苦了自己呢…而且隐师总不会害自己孙子的”

  “切,那你读书就行啦,还修行个屁啊!”一旁的夏侯忍不住调侃道。

  吕老道顿时被说得脸红,没好气地看向夏侯:“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呢?”

  “切…”

  “……”

  虽然吕老道说的固然没错,但夏侯的话才是真正说到夏寻心坎里去了。

  正因为读的书多,所以才会让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对书中描述的手抓日月,脚破山河,而感到疯狂的炙热。

  这些年,他几乎没日没夜地寻找着修行的方法。那间放满珍藏古籍的屋子,他都翻了个底朝天,书中的所有方法他都一一尝试过。

  奈何,他仍是在最低级的出窍境。

  一道遮天镇封印血肉,一道蔽日结封印神魂。直接把他,变成了一只站在池塘边的腻猫,只能看不能碰。

  这等痛苦别人是无法体会的…

  夏寻下眺着茫茫无际的群岭雪山,淡淡说道:“到岳阳后,我相去那栋楼里再看些书。可能需要麻烦下您通气一声…”

  “哎…”

  老道早已猜到他心中所想,无奈叹息:“那楼虽然大,但论世间经藏之精华,却是不及你们家那间小屋的十之一二也”

  “那里书多,总有没看过的。或许能找到些东西…”夏寻微笑道,他想了想,继续淡淡说道:“不然,日后长辈真要下棋了,我也只是个累赘罢了…”

  “小哥…这话言重了!”老道正色说道。

  夏寻苦笑着摆摆手:“善谋者一人足矣,善战者万万人尚少”

  “哎…”

  老道又是一声长叹…

  经过鹤背上的几日相处,老道对夏寻的脾性已有所了解。既然他开口相求,那事情必然在他心中已有所定论,旁人多劝也无谓。

  老道思想片刻:“我们落地后,休息个几天就是大考的日子了,恐怕那栋楼也不会开门迎客。如若不急的话,要不然就等两娃娃进院了,我们再着手此事?”

  “那就麻烦您了…”

  夏寻怜惜地看着安睡在一旁的两位娃娃,微微点头。

  两位娃娃都很小,身形较为壮硕的也才八岁,叫夏大胖。瘦小的只有四岁,叫夏西瓜。

  为了从那条“恐怖”的村子拐出两人,吕老道可谓吃尽苦头。如若再晚走两天,恐怕他就要被夏大胖的亲娘活活打死在村子里头了。

  夏寻温柔地抚摸着夏西瓜的脑门,似在想着什么。

  夏侯微微皱眉,心有余悸地问道:“西瓜到底觉醒了那位祖上的血脉天赋啊?”

  夏寻摇头…

  “村长居然连你都给瞒着,这藏得也太深了”

  其实,不怪夏侯惊讶与疑惑。即便是与西瓜朝夕相处了四年之久的夏寻,在进入那村子的祠堂之前,也仅仅只是知道西瓜身上也有着一道遮天罢了。

  当那位老人家为西瓜那道遮天被解开时,别说另外几人被吓得不敢言语,就是夏寻也被深深的震撼了。没人会想到,一个刚满四岁的娃娃体内,居然孕养着如此恐怖的血脉传承。尚是幼儿,仅凭血脉中所散发的气息,便可覆盖方圆百丈之内,万物生死不息。若是在外界被人所知,那必然将引来天下一流豪门,甚至圣人强者的疯抢。

  “夏村非人间可比啊…哈哈”吕老道驱着巨鹤感叹笑道。

  “笑屁啊!得了便宜还卖乖…”夏侯讽刺“……”

  鹤背上的几人,不时言语几句。

  骑下巨鹤,展翅轻扇,瞬息便至千里。

  地上,云里,天际间。

  万事万物变换不息,让人如梦里观花,一眼千年…

  这同时也让得他们脚下的这片八千万里北地,感觉不再是那么大得无边无际…

  而这片一眼望去惟余莽莽的冰土,其实也并非全是银白。

  还有几朵青绿…

  那是青山十二座,绿水十二潭。皆是稀世宝地,皆有大能开山立派、建城传教,兴盛千万年不止。

  更有一处,有青山又有绿水。

  那是个小溪谷,不过那里没有大能开山立派,没有圣人建城传教,只修了个小村庄,就叫—夏庄。

  村子很小,就巴掌那么大,只容得下百余户人家。

  正因此,世间鲜有人知还有这么个地方…

  而知道这里的人,却无不望而生怯,又或者拜倒辕门。

  只因,这个村子很恐怖,村子里的人很可怕。而村子里头那位慈祥地老人家,更是让人惊悚胆寒。

  那位老人家,叫夏隐。

  是那里的村长,也是那位叫少年的爷爷…

  他还有个世人皆知的雅号,叫鬼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