栩昔是在校园里遇见他的,当时的栩昔是大一新生,而穿着校服看着书本浑身透着宁静,大自然味道着的他和栩昔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最新章3y节S}上酷匠网√

  “那个,请问,宿舍怎么走?”此时的栩昔带着满满一大箱行李,穿着对他来说太大了的校服。此时是九月,深红色的枫叶随着风飘落在了他的书本中,“啪”随着一声响,书本已然合上。转过头,戴着金丝眼镜眯起眼看着面前的人。他的眼睛不大,但却感觉世界都在他的眼中。高高的鼻子下有二瓣在动来动去,让人忍不住想知道那是什么味道。

  将书拿在手中,稍微用手改正了一下眼镜。“新生吗?我带你去。”“恩,谢谢学长。”

  栩昔闻着身边人的味道,他发现学长除了有种宁静的味道外还带着枫叶的独特味道,一闻就会让人心静下来。“你是外来的?”“恩”“怪不得,你到这里应该会不习惯吧?”“还好,第一次来这很好奇。”“恩,到了。”在宿舍门前停下,指了指前面的门口。

  正准备离开时,栩昔叫住了他“那个,学长,我可以问下你名字吗?”“叶玄哲”“那个,我叫栩昔。”“噗”玄哲忍不住笑了。栩昔脸红了,“那个,我的名字是很像女生,但是我可是男生。”“是,是,是。”然而栩昔对于玄哲一边捂着嘴偷笑一边回答是的怀疑他是不是压根没有听见。“好了,快进去吧,我还有事,暂时不想回去。”“谢谢学长,拜拜”“拜。”互相告别之后,栩昔来到之前老师告诉他的“666”房间号。看着房间的二张床,看着第一张的床头上已经有一本书后,栩昔便知道这床已经名花有主,于是将东西搬到了第二张。整理好之后,累了一天的栩昔便在床上沉沉睡去。

  玄哲开门后映在眼里的是床单已经被栩昔踢下去了,他的嘴角沾满了口水,并且身体东倒西歪的。摇了摇头,他还猜着即将和他同寝室的人是谁,原来是中午遇到的糊涂虫。看了看手上的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5点。他不知道这家伙吃饭了没有,就算没吃饭,老睡着也不是个办法,总之先叫醒吧。

  “喂,醒醒,已经5点了。”拍了几下床上睡相极差的人,一枕头就这么突着飞到玄哲脸上。“呃。”玄哲拿下枕头,嘴角突抽地看着床上依然睡着的人。“喂,老师来了。”“啊,在哪?”床上原本睡眼迷糊的人顿时清醒无比。“学长,你怎么在这?”“因为我住在这。。。”玄哲摇了摇头,原来这人怕这招。“现在5点了,你要去吃饭吗?”“嗯呢,真是不好意思,还让学长叫我起来。”“没事,我只是不想晚上被麻烦而已,一起去吃吧。”玄哲看着他摸着头说话的语气,莫名其妙地脸红了。“谢谢学长。”

  在熙熙攘攘的街上,随处可见的饭馆,人们依照自己的喜好依次地走进不同的饭馆。而在一家简朴的饭馆里,戴上了鸭嘴帽将头显得低低的玄哲,如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帽下的一片景象。

  “呵呵,看来像学长这样的人也有烦恼。”栩昔看着面前学长的帽子像个呆子似着傻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不是…。”话未说完,胖胖的老板喊道:“一碗牛肉面和一碗三鲜面做好了。”将面放在他们面前,憨憨地笑着:“这面有点烫,你们慢慢吃。”玄哲向着老板微微笑了笑“多谢老板。”突然,老板的脸上出现迷之脸红“不谢不谢,你们慢慢吃。”说完后,脚颤抖地走向厨房。

  二人紧遵循着“食不言”的规矩,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只吃着面前的美食。其实也是没机会说话,玄哲是不想这么没礼貌地说,他认为在别人面前吃着东西和他说话是没礼貌的。而栩昔则是被面前的牛肉面给吊住了,懒得开口,想专心对付面前的食物。

  二人吃饱饭足后,正准备付账离开这时,旁边的人将筷子猛着放在桌面上。嗓口一开“老板,给我解释解释。”正在后厨忙活的老板听到后,立马走出来,“这位客人,请问怎么了?”“怎么了?你还敢问我怎么了,我吃完后才发现我这碗有虫子,你竟然敢问我怎么了?”将碗递在老板面前,老板低下头看着,果然有二条小虫子。开了几年的店,什么事也知道了一些,他不想惹麻烦,于是只好当作打发要饭的吧。

  他心里如是想着,开口对着面前有刺青并且凶恶的青年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要不你这饭我请了就当是给您赔罪的?”青年猛地一捶,破口大骂“妈的,?怎么着,你也得给我几百,让我去检查检查身体吧?”

  老板自认倒霉,为了不让事情进一步恶化,从口袋中拿出三百正想给他时。一个拳头对着青年的脸猛地打了下去,“妈的,你这小子管什么闲事?毛痒了是吧?”青年看着面前戴着一顶鸭嘴帽的人,冲他吐了一口口水“这闲事我管了,有本事一起上。”玄哲伸出中指向他竖了竖,这3个人顿时向他打过去。

  玄哲左右躲闪,他的速度不快却令面前的三个人毫无办法近他身。一个回擒便让青年摔倒在地,青年欲想回击玄哲的时候,眼睛却看到了玄哲身后刚来的栩昔。他脸上莫名地慌乱,“我,我,我们走。”声音颤抖地让人不敢相信之前是他在闹腾。“老大?”二位青年不知道老大怎会如此害怕。眼睛看向老大所盯着的人,顿时浑身一颤,立马跑了。

  “谢谢啊。”老板对着玄哲他俩道了谢。栩昔看着玄哲的侧脸,莫名地心跳,“学长好厉害。”“没什么。”一路无言,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7点了,“你先还是我先?”玄哲抱着浴巾看着坐在床上玩手机玩得不亦乐乎的栩昔,微微摇了摇头。“学长你先吧。”

  过了一会,等玄哲洗好后让栩昔进去时,栩昔正在发送不知道给谁的的短信。于是应了一声便进去了。而此时床上的手机亮了一下,如果去看的话就会惊慌。因为手机上的短信不应该是一个大学生的。

  短信上的内容只有二个字,但让人毛骨悚然,而内容则是:已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栩木说:

新人一枚,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