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枫在货轮的驾驶舱里拿了些菊花纹路的硬币,对敌的时候可以当作暗器使用。女孩被关在货仓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里,想救出女孩而不惊动其他人,只有想办法将其余人引开,出了船长驾驶舱,暖枫找出一桶船油,打开油塞把驾驶舱里东西都浇上了船油,接着在船长身上找出打火机点燃了船油,火随风势很快蔓延开来。

  熊熊大火燃烧起来像极了黑夜里的明灯,很快舱里的人发现船上失火,便跑出来打水灭火,不一会便乱成一团。

  暖枫神识瞬间覆盖了整个货轮,有六人守着货仓通道,还有两人松仁和八字胡在客舱并没有出来。他闪身进入货舱之内,向囚禁小女孩的方向走去。

  “什么人的干活?有两人正好和暖枫碰了个对面,话还没有说完两枚硬币便打进喉咙,两人捂着流血的脖子倒下瞬间,瞳孔里出现一个带有面具的身影,暖枫快速迈过两具尸体,前面在转个弯便是关押女孩的地方,那里现在有四个人看守。暖枫走到拐弯处脚下正好有一个空酒瓶子,他用脚尖轻轻碰了一下酒瓶,酒瓶应声而倒骨碌着向前滚去。

  几人坐着聊得正欢,听到响声其中一人指示道你俩过去看看,两人站起身拿起枪打开保险走了过去,暖枫足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好像没有一丝重量一样,倒贴在了船舱顶部。两人谨慎的走过来看了看拐角没有人,刚想转身回去,一个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背后,接着感觉一股大力涌来两个西瓜一样的脑袋碰到一块,两人到死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剩余两人听到动静看到瘫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下意识的去摸身上的枪,刚掏出一半两人的手背上各有一颗菊花形的硬币深深地镶进肉里。

  暖枫快步走出来,用岛国人语言说道:“你俩想早死的话尽管动手,保证你们会如愿以偿。

  没有人不怕死,岛国人果真被唬住了。

  女孩双手背对着用绳子捆的紧紧的,嘴巴里塞着一块毛巾,看着眼前出现的面具人,心中充满了恐惧。

  松仁君正在和八字胡畅谈岛国的茶道,忽然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

  “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走出去看看。二人一块走出客舱来到夹板上看到乱成一团的手下,心中不禁暗想船长驾驶舱怎么会起火了呢?

  二人同时喊道:“不好,调虎离山。

  当两人来到货舱查看时只有几具倒下的尸体和一张面具,那里还有女孩的身影。

  在漆黑的海水里暖枫拉着女孩漫无目的游着,在这里根本看不到陆地的影子,那怕有一点灯光也好,心中总是有着希望,但是到现在已经在水中经泡了好几个小时,恐惧慢慢占据了女孩的心里,几何曾时梦着有一个骑着白马的王子朝自己走来,而今自己突然被绑架,在最无奈与无助的时候,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孩踏着水波救自己脱离苦海,这曾经是书上的桥段却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到现在一切成为枉然,竟要双双葬在这冰冷的海里。

  暖枫每隔一段时间便用神识扫描一下周围海域,用于躲避海中的鲨鱼,自己虽然不惧但是还有一小女孩,当暖枫再一次放出神识忽然发现,女孩的求生意念在急剧减弱,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叫什么名字?暖枫为了转移注意力问道。

  “我叫唐笑笑。

  “唐心怡是你什么人?

  “唐心怡是我妈妈。

  “你以后叫我暖枫就行。

  暖枫的问果然转移了女孩的注意力,她的身体又主动的在水中动起来。一夜的时间他们俩在水中随波逐流,到现在也说不清自己是离陆地近了还是越来越远了。

  在旧金山郊区一栋别墅里,唐卫华一夜没有休息,坐在椅子上一会儿又站起来,这时唐心怡走了进来。

  “什么?还没有找到,去发动所有的人,即使把旧金山翻个底朝天,也得把笑笑给我找回来。唐心怡从别墅走出来,昨天自己女儿笑笑失踪后,弟弟暖枫也是从昨天到现在没有回来。

  整个旧金山的洪门的情报系统运作起来,也是相当可怕。

  “有人见到笑笑被两个华裔青年接走了,还有人看到接走笑笑的车驶向了奥克兰海港。

  “查接着给我查,唐卫华大声咆哮着。

  假如真的是查尔斯绑走了笑笑,我一定把旧金山的黑手党全部连根拔除。

  暖枫和唐笑笑自然不知旧金山发生的一切。

  在大海的东方上空启明星逐渐隐去,海天连接处露出鱼肚白,时间不长一颗巨大的火球猛然跳出海面,层层的海浪霎时间被渡成金色。

  暖枫看了一眼唐笑笑问道:“累吗?

  酷匠“网#永DX久免d费k看1-小'3说,

  唐笑笑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点了点头。

  暖枫暗暗做出一个决定,自己的身体虽然也消耗巨大,但是若比之唐笑笑自然强上不知多少倍。

  只见暖枫拉过唐笑笑,一手拦其脖颈,一手托起双股,大吼一声起。只见他身子快速跃起水面,抱着唐笑笑在水波之上快速奔走起来,唐笑笑也被暖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接着就如乖巧的小猫咪一样蜷缩在他的怀中,任由其抱着。看着快速后退的水面,这时才看清救自己之人的面貌,观其年纪和她相仿,身材比她高大强壮不少,皮肤细腻宛如新生婴儿,灿然如繁星般的双眸配上坚强刚毅的脸庞,一时看的竟然呆了。

  暖枫奔跑在海面上,体内丹田中真气漩涡快速旋转起来,丹田内的真气由经络输送到全身各处,浑身的疲劳竟一扫而空,双拳充满了力量,一拳至少能击毙一头大象。

  一声清啸惊醒怀中佳人,唐笑笑从刚才痴迷中清醒过来,看着在海面上奔跑的暖枫,惊得张大嘴巴口中至少你能放下个鸡蛋。

  暖枫在海航奔跑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是没有看到陆地,这毕竟是在海里为了节省体力不得再次把唐笑笑放到水里,而她经过一个小时的休整体力恢复大半,求生的欲望也空前高涨,暖枫至此也暗暗松了一口气,两人因看不到地平线也不得不在水中随波逐流,期间他过段时间便放出神识探查一下周围的情况,以防止不明危险的发生。

  求生的过程是漫长的直到第三天的上午,两人才被路过的一艘游轮救起,那时唐笑笑已经筋疲力尽,暖枫情况要好的多,两人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段时间,体力才得以恢复了许多。

  后来两人得知这是一艘环游世界的游轮,船上的乘客非富即贵,是有人用潜望镜观看海景时发现了的二人,才将其救起,二人对此人是千恩万谢。

  过了半天时间,此船需要进行补给停泊在了纽约港休整两天,两人这才急忙下船,还好这还没有出美国。

  这时旧金山的地下世界已经翻了天,唐卫华集结了洪门两千四九仔随时严以待命,而黑手党也停止一切运营开始收缩人手准备着与洪门的火拼,警察总局早就嗅出不寻常的味道,申请总部调遣兵力做好战后清理工作。

  大战一触即发,在唐人街有一幽静的四合院,唐卫华坐在院中一把太师椅上闭着着眼睛,放佛要做出某种重大决定,唐心怡与洪门一帮骨干站在旁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