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枫打坐修炼了两个小时天已大亮,坐在床上放出神识瞬间便覆盖了整栋别墅,刘媛媛在洗漱打扮着自己,而福伯今天并没有在院中练功,他起身下床刚出屋门便碰见刘媛媛。

  “早上好!暖枫主动打招呼道。

  刘媛媛也热情回应道:早上好。但是说完之后并没有让开去洗漱间的道路,反而是瞪大眼睛向他走近一步,浑身打量一番,接着用鼻子在他身上使劲嗅了嗅。

  暖枫有点莫名奇妙,刚想说刘媛媛是否是属狗的,便听见她小声嘀咕着:“怎么一晚上不见,竟长高这么多,而且皮肤比以前还好。

  更#新@0最快;*上酷%匠N9网

  暖枫这才感觉到这次进阶引气决第六层,确实又长高了几公分,而且肉体经过真气反复锻炼排除了体内杂质,皮肤比以前更细腻光滑还发出淡淡的香味。

  但是这些事情是不能够解释的,急忙推开刘媛媛。

  “你可真够无聊的,没有事情的话那就多打扫一下自己的房间。

  洗漱完毕,暖枫和刘媛媛一起去外面吃了点东西。回来的时候看到别墅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车,是唐姐来了吗,暖枫人还还没有进别墅,神识便扫了进去,只见在别墅的客厅里一位相貌威严,颌下有些许胡髯的老者正襟危坐的坐在椅子上,福伯在一旁候着。

  “阿福,心怡不是认了个弟弟在这里住着吗,可是怎么不见人呢?

  “我想八成是出去吃早点去了。

  暖枫知道这客厅里的老者应该是该是唐心怡的父亲唐卫华了,只是不知这次究竟为了何事才来此处。忽然他感觉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敌意从自己身上一扫而过。暖枫的神识像雷达一样像四周扫描开来,原来在二百米外的一棵大树下停着一辆本田汽车,车内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背后背着一大一小两把剑,而年纪和他相仿,在车的前方放有一张他在地下拳场打拳的照片。

  媛媛你先回去,我突然想到有点事情要出去办一下,说完便转身向着别墅相反的方向而去,他明白车内之人必定是尾随唐卫华而来,至于目的现在还不太清楚。

  暖枫专拣偏僻无人之处走,而且越走越快,车内两人果然下车跟了上来。开始还能跟得上,待到后来也不禁惊骇暖枫的脚力竟如此之快。

  “八嘎,竟然跟丢了,你说他会不会发现我们了?

  “松仁君,不要想太多了,你以后想要找他挑战的机会还有很多,我们来此的目的也并不只如此,等完成了这次任务你什么时间都可以过来。

  被称为松仁君的少年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车上,发动汽车向市区而去。暖枫神识锁定汽车,远远的跟在后面,等到人多的地方为了避免惊世骇俗,他打了辆出租车。

  来而不往非君子,这些人能在黑手党的地盘搜集到关于自己的情报,想必来头甚大,先把这些人的来头搞清楚再说。

  到中午这辆本田汽车停在一家酒店门口,估计是去吃饭了。而暖枫找了家银行取了点钱,顺便在一家商店买了一副蝙蝠侠面具,说不定到时会派上用场。

  等他们的本田汽车离开时,暖枫买了一份快餐带上继续打车跟踪,只要本田汽车在神识覆盖范围之内,暖枫并不担心将其跟丢。

  在旧金山市区一所公立中学门前,下课铃声一响,学生们陆续走出教室。

  “姐姐,你等我一下,我上下厕所。

  “好吧,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笑笑刚走出学校,迎面走来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留着小平头的男子,请问是:“是笑笑同学吗?

  “对我就是。

  “你的妈妈就在前方有事找你。

  “妈妈,今天怎么了来学校找我?虽有疑问但还是是跟着两人向前走去。

  到了天快要黑的时候被称为松仁君的少年接了个电话,电话另一头传出一个声音任务已完成。虽然说的是岛国语,但暖枫的岛国语掌握的也是非常之好。

  暖枫这时更为好奇究竟是什么任务让其这么神秘。

  很快本田汽车开出了市区,驶向奥克兰港口方向。

  暖枫在书店看书的这段时间对地理也是非常感兴趣,还专门研究过美国地图,所以在旧金山任何一个地方,他对地理位置判断还是很准确的。

  果不其然本田车很快到达奥克兰海港。

  奥克兰海港是天然深水港,大批的集装箱在这里输入或输出,带有各个国家旗号货船和游轮停泊在这里。

  两人下了本田车走向一艘带有太阳标志的货船,暖枫则远远的跟在后面,待到两人上船以后,暖枫站在黑暗之处神识迅速的覆盖了整艘货船,船上共有二十名水手,一名船长加上这两人一共二十三人,每个人竟然都配有武器,除了被称作松仁君的背有大小双剑。

  这时候暖枫心中陡然一震,他在货轮仓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一个女孩,女孩和唐心怡长得极其相像,那她必然和其有着密切的关系。渐渐的一个清晰的纹路呈现在暖枫心中。

  唐心怡刚从查尔斯手中赢得奥克兰海港百分之四十的股权,查尔斯肯定非常不情愿,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如果唐心怡身边亲近之人突然失踪,最可疑的便是查尔斯,由此导致两大势力关系急剧恶化甚至火拼。这个松仁君定是旧金山的第三方势力无疑了,到时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这时货轮已经起锚,准备调度出港,真是做的好一番算计,行动如此之快,如果不是自己实行反跟踪来此发现及时,说不定这个阴谋真有机会得逞。

  暖枫心中有了计量,带上准备好的面具像蝙蝠侠一样飘身落在货船的阴暗之处。

  船将要出港,船上的人处于高度戒备之中,而且每人都配有武器,看来要等到他们驶出海港,放松戒备时才能采取错施,暖枫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谨慎的思量着。

  同时在旧金山郊外的一栋别墅里,唐卫华悠闲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茶,阿福你不是说这附近出现一个那个级数的存在吗,咱们两个在这周围转了一天也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过几天出去放松一下别老是疑神疑鬼的。

  “老爷我的感觉是不会错的,福伯刚想辩驳唐卫华便打断道:“就当是过路神仙行了。“哦”对了!那个暖枫回来没有?

  “还没有。

  呤…这时电话铃响了。福伯走到电话旁接了电话“你好,我是福伯。请问你找哪位?

  “我是心怡。

  “福伯,笑笑去你那边没有?

  “没有啊,福伯让我父亲接电话…

  货轮徐徐离开海港驶向大海,货轮的一个客舱里一个带有八字胡的岛国人放肆的笑着,“松仁君这次任务比想象中要顺利很多,真期待洪门向黑手党开战的局面。

  被称为松仁君的的少年道:“这次之后我和山口组再无瓜葛,以后我只关心我的剑。

  这一切都逃脱不了暖枫的神识。现在看守小女孩的只有两个人,虽然持有枪支,但是他相信以他的速度完全可以在他们开枪以前干掉他们。只不过逃离过程中得先把其他人引开,自己有神识预警可以规避子弹,小女孩却不行。

  暖枫悄无声息的摸向货轮的驾驶舱,驾驶舱内只有船长一人,船长坐在驾驶舱内认真的观察着航海雷达,以确保货轮在触暗礁前及时改变航向。

  等他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带着蝙蝠侠面具的身影,来不及发出警报便被一个掌刀击晕了过去。暖枫在驾驶舱里找到一些菊花纹状的硬币,随手拿了些也许待会排到用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