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暖枫感觉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起床梳洗完毕吃了点东西便静等张之轩的到来。

  张之轩还是穿着那件深灰色的对襟大袍以老学究身份自居,上起课来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而暖枫表现较之昨天则逊色许多。

  一个礼拜很快过去,暖枫除了不知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的汉语文化水平已远超那些所谓的文豪大儒,十天以后已经能流利的说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只是张之轩不知罢了。

  再到后来暖枫干脆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上课而是待在屋里修炼。

  这一天暖枫意从心起想去外面溜达溜达,正门是不能走的,会被张之轩发现。他起身看向窗户,感知延伸开来,刘媛媛正在无奈的面对张之轩的口若悬河,而福伯在院中精心的修剪着他的那些花花草草,暖枫打开窗户足下轻轻一点身子像离弦的箭矢极速穿过院子上方,在无人之处飘然落下。

  福伯在精心的剪着花草,忽然心中一惊抬头向天空望去什么也没有,却发现别墅的三层暖枫所住的房间窗户开着,似有一丝疑惑却没有在意。暖枫加快脚步向市区走去,旧金山的地形和西西里岛截然不同,这里更像一座山城,街道绿化很好但是道路却是高低起伏不定,路上的行人也没有西西里岛上的那么悠闲。看着各种肤色的路人感受着异域文化的宏伟,他感觉自己就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

  不知不觉中来到一个很大广场,广场的左侧有一栋十层楼高的建筑,建筑上贴有醒目英文标识美国旧金山大学图书馆,暖枫缓步走进图书馆,在美国图书馆是对外开放的,只要你不带书离开所有图书随便看,而且不需要借书证,看着书海洋般图书馆他彻底呆了。

  暖枫找一人少的地方拿起一本书坐在地上翻开第一页看起来,这是英国作家简?奥斯汀所著“傲慢与偏见”由于里面涉及到很多的专业名词暖枫翻书的动作并不快,在一点他所选择的是文学区域这里本来人就少所以并没有引起他人注意。

  暖枫的双眼快速扫描书上的内容,脸上的表情也是时而快乐时而忧伤,翻过的书由一本到两本在到十本,时间静静的流逝,他完全沉浸在书的世界,忘记时间的存在。“先生图书馆该打烊了”一位黄色头发女图书管理员用英语说道。

  暖枫从书的世界返回现实,看了看图书馆的钟表已经晚上八点,道了声对不起,便出了图书馆。他一整天的时间几乎把整个文学系看了个遍,然后按了下有点头痛的脑袋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做文人真累”。

  最新e章U节☆上w酷@匠网Ao

  第二天图书馆一开门暖枫便来到这里,今天他选择了世界历史,因为只是浏览并不需要理解一天的时间把历史系的书籍也看的七七八八,在外人看来暖枫只是一个不大的孩子,在哪里快速的翻书像找什么东西,只要不去破坏书籍是没有人去管的。

  在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暖枫都泡在图书馆里,翻遍了图书馆里的大部分书籍。

  暖枫看书时没有注意到在图书馆的一个小角落里,一个金色的卷发的小女孩不时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他,小女孩的旁边站着两个类似保镖一样的男子。小女孩每个礼拜大概有五天泡在图书馆里,她眼中的暖枫是一个奇怪的看客,她每次来图书馆都能看到这个和自己岁数相仿的男孩,而且这个男孩在图书馆里只是一味翻书,并且一呆就是一整天,由于小女孩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没有被暖枫发现,直到一个月后她在图书馆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这段时间唐心怡过来看过暖枫,只是暖枫白天待在图书馆里并不知道。而刘媛媛每天面对张之轩这个固执呆板而又倔强的老头,在没有暖枫的陪伴下学习也是兴趣聊聊。

  一个月来暖枫的大脑每天都接受并吸收着巨大的信息,这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闭目修炼着,体内丹田中真气漩涡缓缓旋转着,突然丹田中真气漩涡急速旋转起来,漩涡中一丝真气毫无征兆循着经脉串向大脑,大脑是人体的神经中枢,道家记载泥丸宫所在地,这是不能出丝毫差错的,否则轻者白痴瘫痪重则是要毙命的。暖枫大骇之下赶紧屏息凝神,用意念控制这丝真气想将其收回,不料脑袋这时大痛起来,真气漩涡旋转的速度更为疯狂,串向脑部的真气更为猛烈,接着好像听到咔嚓一声,经络里一条通向大脑的一个阻塞的地方被打通了。

  暖枫心中一喜刚要喘口气,接着自己的感知竟然不受控制的向四面八方延伸开来。平常自己必须凝神静气下才能放出感知而范围也就是周围几十米,而这次全然不同,延伸范围也由初时五十米扩张到八十、一百、一百五。天哪竟然还在长,两百、三百、五百,暖枫此时有点呆了,直至涨到一千米的范围才算有点收住的势头。

  暖枫有点麻木的感受着周围一千米内的一切动静,刘媛媛在浴室的澡盆中舒舒服服的泡着,福伯在屋中盘膝打坐好像在修炼某种气功,在远处黑暗中一只小花猫趴在一个拳头大的洞口旁,安静而又有耐心的等待着,洞中不远处一只大老身后跟着几只小老鼠再向另一个隐秘的洞口爬去。

  他的感知直到一千五百米才算停住,千米之内任何物体都清晰无比,千米以外的东西却是渐渐模糊,暖枫现在也不知是惊还是喜,接着感觉脑袋一沉便昏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已是凌晨三点,到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想起昨夜经历的种种还有些后怕不已,随之而来的便是狂喜,这难道就是引气决中记载修炼到一定程度会衍变出神识,坐起身来准备查看一下体内的情况,却感觉浑身腻的的难受,随之而来的是令人作呕的恶臭,顾不得查看体内情况急忙去浴室洗了把澡,洗完后回到房间把床单扯了下换了新的床单,才重新坐到床上检查体内情况,除了丹田之内真气漩涡缓缓旋转外,血管比以前粗了不少,这样倒是能更好的把气血搬运到全身,没想到竟在不知觉中突破引气决五层巅峰进入第六层。

  只是令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在昏迷的这几个时辰,他的功法自行运突破五层巅峰进入第六层,真气顺着行功路线被搬运到全身锻炼着每一寸血肉。在突破的瞬间他那绝强的气息也毫无隐藏覆盖了方圆千米,夜睡的动物全都不安的骚动起来,刘媛媛莫名的从睡梦中惊醒,福伯在睁开眼的瞬间被冷汗打湿,像有一只荒古野兽盯着自己一般,竟然不敢动弹丝毫。

  在暖枫醒来瞬间那股令人胆战的绝强气息如潮水般的退去。

  福伯擦了吧额头上的冷汗,再也睡不着了,起身出了房间,发现暖枫在浴室洗澡你,刘媛媛正在房间内睡觉。

  福伯出了别墅直奔唐人街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