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轩也不知从哪里搞来一把戒尺轻轻的拍着自己的手心,暖枫和刘媛媛则坐在的对面,看着无良老学究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

  “好,现在温习一下所学的内容你二人可听好了:葬者,藏也,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咦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是出自何书,谁人所著?

  “刘媛媛你来回答。

  刘媛媛倒也光棍说道:“学生当时睡着了,没有听到先生所讲。“让他来回答吧,说着指向暖枫。

  暖枫倒也无畏惧之色。“此文出自“葬经”篇首语,乃东晋郭璞所著,暖枫回答道。

  张之轩拿着戒尺侧着脸听到其所回答,脸上出现一丝意外的表情。接着说:“秦始皇号称华夏第一始皇帝,却又为何“焚书坑儒”?

  “上午先生不是说了当年始皇帝痴迷于长生之术,却又百求而不得,适逢儒家乃是百家之首,但并无此方面记载文献,大怒之下便上演了这一历史悲剧。”

  张之轩嘴中喊着“好、好、好。其实心里并不甘心,又问道:“我们人类所居之地是圆的,是谁最先提出来的?

  “是道家鼻祖老子提出来的。

  刘媛媛听到这里“咳、咳“差点把午饭吐出来。世人皆知阿基米德通过观察月食时地球的影子得出地球是圆的这一结论,什么时候变成了老子提出来的。

  张之轩听到这里也是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不过面上并没有表现太甚继续问道:你如何有此之说?

  上午先生讲道德五千言所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盅气以为和。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暖枫继续说道:“万物也包括人们所居之地,地有黑夜和白天。

  然后呢?

  域中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人居其一焉。那么这人便是道的一部分,这地便是天的一部分,这天自然就是道的一部分。说的更详细一点就是人居住在地上必须按地上的法则去生存,这地想要长久必然是按天的法则运行。故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刘媛媛说道:我怎么越听越糊涂,还是有点不明白,她和张之轩同时又看向暖枫。

  你们听这一句:“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几于道。水的特性你们知道是柔,柔便是圆。

  听到这里刘媛媛眼睛向左上方看好像明白了那么一点。

  张之轩则爆了句粗口:我靠这也行。

  看正q版)I章(√节XV上(酷匠网z

  当暖枫和刘媛媛看向他时,他自知失言慌忙掩盖其说道:“人随长有四肢,但每天都是起床、吃饭、上班、睡觉,周而复始的做着这些事情。这大地也是有黑夜和白天每天也做着同样的事情,想在茫茫宇宙中长存必然是挫其锐,解其纺,不是圆的早就毁灭。

  张之轩说道这里刘媛媛总算明白了,于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想不到老子的智慧如此深不可测,早在两千年前已经告诉世人大地是圆的,只是世人愚昧不知罢了。

  这时张之轩忽然盯着暖枫的眼睛问道:“你当真不识字?

  “当真不识字。

  “果然不识字?

  “果然不识字。

  看着暖枫那清澈无暇亮如星辰般的双眸他实在是找不出一丝的破绽。

  暖枫接着说“我有时随不知字之其声,但却明晓字之其义。他说的是实话像他脑中出现的“引气决”“本草经”“奇物志”虽不识字但却明白其内容,这一点他到现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一点被张之轩认为是天赋异禀。随后围着暖枫转了一圈,不住用戒尺击打左手发出啪啪并且配合着口中的啧啧之声,实在是像极了那传说中的重口味。

  有问题吗先生?张之轩没有回答而是从身后的书架上拿起一本书,来到暖枫的身旁打开第一页并朗声读了起来“皇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轩辕。

  “先生你可以读快点,暖枫插嘴道。

  生儿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张之轩扶了下厚厚的眼镜,加快了阅读速度。

  暖枫跟着朗读之声扫过每一个字,记住音和型,不自觉中丹田之内真气漩涡加快了旋转速度,并伴随着每次的呼吸有那么一丝真气冲向脑部,也不知什么时候书跑到了暖枫的手中,从这一页翻到另一页,渐渐的加快了翻书的动作。

  当书快要翻完时,刘媛媛早已把书架上的国学典籍放在他的旁边,随不知他在故弄什么玄虚,但知道现在不是打扰的时候。

  张之轩摘下厚厚的近视眼镜,用手擦了擦脸上细密的汗珠。“这怎么可能!突然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到了。

  暖枫翻开书的每一页,眼睛快速扫描书上内容,如果你离近处看他的眼睛,会有淡淡的光射出。刘媛媛看着他快速翻书的动作身子不由自主向暖枫靠近,慢慢的能感觉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点点温热,好好闻啊,在他身边感觉神清气爽,全身舒服的要死…

  “刘媛媛你干嘛离我那么近,暖枫忽然直呼其名的喊道,都快压我身上了。

  被叫醒的刘媛媛也是一惊,圆润可爱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

  “谁稀罕离你那么近呀,你踩着我的鞋呢!说完之后往后退了一步,并且暗暗佩服自己反应之快,要不这下人可丢大发了。

  张之轩可不管两个小同学搞什么暧昧,他关心的是暖枫是否记住了所看内容。

  当他询问结果时,暖枫只是站在那里傻笑,没有点头也没摇头。这可把他气的够呛,费了半天的力气却得到这么个答案。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到晚上的时候福伯早已回来,而且准备好了晚饭,暖枫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回房间休息了。白天他记下了大量的国学典籍,拍了拍有点疼的脑袋倒头便睡,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起天不亮,福伯照样在院中打着太极画着圈。在唐人街繁华的街道旁边有一个小巷直通一处安静的院落,院中格局和国内四合院一样,显得古朴大气。院中有一老者双脚站在地上纹丝不动,上身动作却大开大合,每一拳打出并没有与空气摩擦所产生的音爆,但内行人一看却不敢小觑此人所打出每一拳的威力,何止千斤。

  在此人旁边静静的站几人,其中有一女子不是唐心怡是谁。

  老者一套拳法打完,缓缓收功,脸上不见有丝毫汗迹。旁边站一黑衣男子马上马上端上一盆清水,老者用毛巾试水擦了一下脸。

  “父亲”这次心怡在外面认了一干弟弟,说完之后再次看向老者。此老者是唐心怡的父亲那便是唐卫华莫属了。

  “嗯!听说你这次在意大利和查尔斯赌了一局,并从他手中赢取奥克兰港百分之四十的股权,这也算为洪门立下了又一大功。至于你那干弟弟你想让他加入洪门吗?

  “没有父亲,我那弟弟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志不在此。

  “这样也好,省的那帮不服老的在诟病与你。哦对了,这次你能安全离开西西里岛也多亏光明冒死护你离开。

  “我知道,父亲,那你以后不许在对人家冷若冰霜了。唐心怡站在那里并没有答应。

  这时院中进来一少年,年纪和暖枫相仿。看见唐卫华便跑了过来喊道:“爷爷“姐姐又欺负我。在少年的后面跟着一少女,长得和少年极为相似,此少女看见唐卫华不惧反而笑嘻嘻的说道:“像什么男子汉,打架输了,就跑来告状。

  唐卫华看见这少年和少女,刚才的威严早已不见踪迹,而是满脸溺爱的说道:“笑笑你怎么就不知道让着弟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