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枫看着自己白皙细腻的皮肤,嗫嚅道这怎么像个女的,还好这是在洞中没人瞧见,要不还不羞死人啦!

  不行的弄点东西吃摸了摸有点瘪的肚皮,说着瞧了一眼远处的钟乳石液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暂时可没有再动它的想法。

  暖枫只好从原路返回到树洞下,身子轻轻往上一提就像传说中的绝世高手一样向上纵去,待到身子快要往下落时,猛的用双手支起树洞边沿向上攀去,这可比下去时爽多了。

  树洞的木板并没有盖住,屋子里还是以前的样子,看来那个老者并没有再次光顾这里。

  当如获重生般的见到天明的太阳,暖枫的心情还是非常的兴奋的。

  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找点东西填饱肚子,暖枫在木屋里找了点盐巴和一盒火柴便向林子深处走去。

  很快便捕获到一只獐子和两只野兔,找到一处泉水的地方剥皮去脏洗干净,又找来一些干柴点燃了便把獐子架在烈火上烤了起来。

  嗯,闻起来真香,看着色泽金黄的獐子肉迅速的撒了点盐巴,也顾不上烫手撇了一只大腿就狼吞虎咽起来。

  待吃饱后把剩下的两只肥美的野兔也烤了,才满意的带着自己的口粮回小木屋去了。

  自己的境界应该是引气诀的第三层,看来以后要把精力放在修炼引气诀上。

  暖枫跳进树洞顺手盖上了木板,按着原路返回到溶洞。

  在一那块巨大钟乳石上盘膝坐下,心中默念着引气诀很快摒弃外界一切干扰进入修炼状态。暖枫观察着丹田内缓缓旋转的真气漩涡,自己每引导一丝灵气进入丹田,丹田随之把灵气转化为真气,可长时间修炼下来真气漩涡并没有见长。这下暖枫暗暗着急,这一急不打紧气息随之一差,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看来修炼一途是安第第一,稍有差池就会走火入魔,还好自己很快从入定中醒来,没有酿成大祸。

  但是自己又想着早日离开这座荒岛,为今之计只有冒险一试。

  说着再次把目光投向钟乳石液,既然决定了就不在犹豫,暖枫用手捏起一点粘稠的石液欣然的放入口中,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快在口中化了开来,有了上次的经验暖枫并没有全部咽下,而是一点点的顺着喉咙滑进肚里,很快暖融融的热流转化为庞大的能量充斥进全身的经脉,皮肤由正常颜色变为血红色,以前暖枫是练气一层,现在是三层自然不可同日日语。

  慢慢引导着一丝能量进入丹田,丹田内真气漩涡慢慢的加快了旋转速度……

  一天,两天,三天暖枫沉浸在修炼当中,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真气漩涡每次增长到一个临界点就会消失一部分,虽然不知这部分真气去了哪里!但自己的血管并没有被狂暴的能量撑爆,这一点是值得欣慰的。其实消失的那部分真气也没有真正的消失,而是散到的全身的经络里洗髓着自己的筋骨血肉。

  待到全身经络里狂暴能量转化完后,就再次食点钟乳石液继续转化着能量。

  暖枫的修为最终停留在第四层顶峰。在继续食用钟乳石或留在洞里已经没有意义,便出了溶洞。此时外面已是深夜,满天的星斗展示着海岛夏夜的美丽。

  一条白色的人影快速奔跑在丛林里,此时暖枫浑身****,一步迈出就是五六米如果现在的速度比作车速的话起码是一百八十迈,很多野兽感觉眼前一花,一阵风就从眼前刮过。

  安娜那边不知训练的怎么样了一个齐耳短发的美女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年想比过自己是门都没有。,虽然每次比赛会输给两位师兄,自己无话可说,但是这个黄毛丫头……

  更,新最mQ快上5L酷)N匠网$

  由于是夜里暖枫也没有辨认方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狂奔眼前出现一排排用木板做成的房子,嗯这是哪里?

  怎么和训练自己的地方差不多,带着疑问悄悄的绕过前面的排排木屋,先弄套衣服穿说着向后面木制的两层小楼摸去,暖枫夜间的视力已经大大提高再加上身轻如燕,双臂之力加起来起码有一千斤,现在缺少的是对敌经验和手段。

  来到小楼近前双足轻轻一点便纵上了小楼,小楼里亮着灯,暖枫仔细聆听了一会确定里面没有人,轻轻推开屋门闪身而进,屋里陈设简单干净,一张小床,一张凳子一个镜台和一组衣柜。暖枫光着身子来到衣柜前,打开柜子一点淡淡的香味飘进鼻子里,怎么都是女人衣服,还好在最里面有一套黑色紧身劲装。

  噔、噔、噔、不好,有人上楼。暖枫来不及穿上衣服,看了下四周没有藏身的地方只好躲进衣柜,屏住呼吸尽量使自己放平静而不被发现。

  吱呀一声门被人推开,走进一人随后咣当一声带上了门。暖枫闭着眼睛听着外面的动静。

  噔噔噔来人走到柜子跟前,要打开柜子吗?打开柜子的话他就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卷着衣服就跑。

  可此人偏偏在柜子前站了一会没有打开柜子。

  接着噔噔噔转身走开,随后便听到悉悉索索的脱衣服的声音。

  呵呵,脱衣服睡觉了吧!

  暖枫眼观鼻,鼻观心静等着此人睡着。

  等了一会不见有动静,暖枫借着衣柜门的缝隙向外看去,这一看不打紧他浑身血液骤然加速,体温上升两颊通红,那里硬起的瞬间顶的衣柜门吱呀一声开了一点。

  谁?

  衣柜门猛然被打开暖枫跳了出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齐耳短发,五官精致,全身上下没有穿一丝衣服的美女赤裸裸的出现在眼前。

  暖枫弓着下身,手中拿着衣服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借身衣服。说着撞向木门撞去。

  此女初始僵立在那里,但也是反应极快,顾不上穿衣服一个擒拿手便向双肩抓取,暖枫看都没看听到后面疾风而来,身体一侧一个掌刀砍在此女手腕上。暖枫自知心虚理亏力度掌握恰到好处,并没有伤到此女,借着身体惯性向门上撞去“砰”的一声木门被撞破,身在半空调整好身体,待到落地双足发力向林中狂奔而去。

  齐耳短发美女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双爪之力,即使抓到铁板也会留下痕迹。没成想被这个看上去还稚气未脱的少年随意一击就被化去,而且当掌刀触及手腕时犹如被电击一样。

  齐耳短发美女快速穿好衣服,脸上表情冷若寒霜,自己珍藏二十多年的处子之身竟被这小贼看的精光,此仇之大足以将小贼挫骨扬灰。

  银牙一咬向林中追去。

  此时说起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暖枫在前方快速奔跑,一步就是五六米,像极了一头快速奔跑中的猎豹。嘴中还不停的叨叨着,我说“至于吗大姐不就是看了一眼吗!我的你也看到了,这不两下扯平了。

  你、你、你再说看我追上你不把你舌头拔了,再把你阉了,说着使劲咬了咬牙齿恨不得把这小贼一口口吃掉。

  二人在林中快速追逐着。齐耳短发美女也不尽暗暗叫苦,这小贼也特能跑了,这都跑了将尽一个小时了,还不见丝毫减速,看他年纪也不过十三四岁,打娘胎里开始练武也不可能有如此成就,而且他那里还那么……呸呸想什么呢、捉住这小贼就把他煮了。她那里知道暖枫是什么高手充其量也就是一功夫菜鸟。

  暖枫也专检林深树密的地方跑,在这么黑的夜晚,他的两只眼睛就像两个探照灯一样身子没有碰到任何障碍物。嗯,前方不远处应该有一瀑布,这这里隐隐听到哗哗的流水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