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昏暗的船舱里,有一个木纳男孩静静的看着一个小女孩,而这个小女孩则坐在这个曾经奄奄一息男孩身边,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都是大坤贩卖到这个不知将他们带到何处去的组织里。

  武小梅,苏国庆,暖枫,还有这些孩子们在这个拥挤的船舱呆了有一个星期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干,衣服从厚厚的脱得只剩下单衣还是感觉有点热。

  吱呀的一声,船舱的大门被打开了,一股温热的带着咸咸的海风吹进船舱,孩子们争相向门口涌去。

  小梅站在轮船的甲板上用力的吸了口新鲜的空气,然后有点忐忑的看向暖枫,这时暖枫注意到甲板上站着一个衣着相当暴露,性感的金色卷发女孩,大约有二十岁左右,船上的水手们也贪婪的盯着女孩的胸部,然后猛咽着口水。

  哈哈!这妞真正点。

  看.o正e☆版、章mA节:上d酷q匠bw网N

  啧啧!要是晚上能让大爷爽下,就更好了。

  就是,就是。

  船上的水手肆无忌惮的笑着。

  金发少女挺了挺快要挤破衣服的胸部说道:是吗,我也有点等不及啦!

  嘻嘻,女孩也放荡的啊的一声,第一个调戏少女的水手不可思议的捂着脖子,双眼恶毒的盯着金发少女,你你话没有说完,鲜红的液体顺着双手涌了出来脖子上赫然插着一把锋利匕首。

  水手们笑声戈然而止,畏惧的往后退了退。

  小梅用双手捂住眼睛,站在暖枫的身后。

  小朋友们有的叫起来,乱成一团。

  金发女孩笑的更响了,好像很满意自己做事的风格。

  小朋友们,你们好!我呢名字叫做安娜,我是你们以后的老师,课下呢也可以叫我安娜姐姐。你们首先要做的是听话听话再听话,不然就会打你们屁屁哟!说着甜美一笑,水手们忍不住又往后退了一步。

  过会呢,下了船小朋友们可不许乱走,一切听我的安排到了晚上咱们吃顿好的。明天咱们的游戏就要开始了。水手们听到这忍不住低下头,缩了缩脖子。金发少女嘻嘻笑道:终于到了。

  水手们迅速的下了錨。船停泊在一个自然的深水港。

  金发少女扭动着动人的娇躯走下船。

  暖枫拍了拍小梅的肩膀说道:别怕!国庆站在小梅的身后双眼默然的看着这一切,牙齿把嘴唇咬出了血都浑然不知,好像这一路的经历都使他变得麻木了。笑起来。这时女孩用双手插进头发使劲摇了摇头,金色的卷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少女更妩媚动人。小朋友们都很乖巧的跟着金发少女下了船。暖枫走在小梅的前面看着眼前的巨大岛屿,岛屿边上怒气滔天的海浪狠狠的拍在焦岩石上,各种海鸟在天空接近水域的地方竟相挣食,岛屿深处浓绿的丛林覆盖在岛上,好像在显示着无限的生机才能掩盖住这无尽的杀气。

  晚饭果然很丰盛,各色鱼虾或烹或煮就香喷喷的米饭让这些小朋友暂时忘记了身在异乡的危机,同样的一幕在这个岛上不知相隔多远的四个角落同时上演着。在不远处的黑暗里站着四个身着劲装的男女,金色卷发少女也赫然在内。

  师妹这D区的训练任务算是交给你了,到时可别让我给你甩下太远呀!一个身材高挑,留着齐耳短发,五官精致的少女笑嘻嘻的说道。

  金色卷发少女反驳道:可别得意的太早,说不定我这里随便拉出个小朋友就能打的你们满地找牙。

  齐耳短发少女还击说道:切!吹牛也不打草稿,我看你啊,就剩下嘴硬了。

  到时自会见分晓,金色卷发少女暗暗下定决心。

  好了,安娜,嫣然两位师妹就别再争执了,只要能出像样的人才,咱们脸上有光,师傅那也会有奖励的。一个身材挺拔,五官棱角分明的男子插口道。

  小梅,暖枫一向沉默寡言的国庆突然开口道:你们也看到那个叫做安娜的女人杀了人,眼睛都不眨,这里没有王法吗?

  那个安娜不是说了,只要我们听话就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小梅说道。

  你们想的太简单了,暂时我们可能是安全的,以后会怎么样还说不清楚。小梅,国庆你们想回家吗?暖枫问道?

  那还用说啊,当然想了,小梅和国庆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这么多的小孩被拐卖到岛上,不用想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如果想回家的话,就必须能活下去,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能轻言放弃。现在咱们在一块还能互相照应点,以后会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有一点没有错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会有希望。小梅和国庆相互看了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

  等到这些孩子都满意的拍着圆鼓鼓的肚皮时,一个身体拘偻,头发谢顶,皮肤黯淡无光的老头,双眼漠然的看着这群半大孩子说道:都吃完了吧!吃完的话跟我走,孩子们跟着拘偻老头来到前面有很大一片空地,后面一排排用圆木和木板做成的房子说道:你们都各自找地方睡吧,地方大得很,记着明天吹哨子时,不要贪睡,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孩子们听得也是有点莫名奇妙,随后各怀心事找地方睡下。

  暖枫躺在屋子里用木板做成的地面上闭着眼睛,旁边睡着小梅和国庆还有其他孩子。

  暖枫想着国庆说的话,这里没有王法吗,显然是否定的这里是强者制定规则的地方。自己如何在这里成为强者,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暖枫在出现俞镇之前的记忆是一片空白,但在俞镇附近流浪两年多的生活里的每件事情,自己都记得非常清楚,记得有一次捡破烂捡到一个木制的收音机匣子,镇上一个叫大虎的小痞子非说收音机匣子是从他的家里偷来的,自己就和大虎理论,结果大虎放出他家的大狼狗咬自己,当时要不是大人们制止的话,就差点被咬死。可是奇怪的是第二天自己身上被狗咬的伤痕一点也没有留下。还有就是胖子大头用木棒打中自己太阳穴,普通人早就毙命了,自己也就昏迷了几天,同样是没留下疤痕。

  除了有超强的记忆外还有惊人的恢复力,想通这几点后暖枫的心里着实的轻松了许多。

  东方刚露出鱼肚白,没有风,整片岛屿被巨大的水汽包裹住,从天空向下望去雾蒙蒙的就像漂浮在水中的仙岛。一阵刺耳的哨子声打破了这种平静,房子的木门被人砰的一声踹开,孩子们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到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着上身,胸前背后满满的都是刺青的大汉怒吼着,两分钟门前集合。

  稍微大一点的孩子第一时间冲向门口,暖枫,小梅,还有国庆紧随后面而出,有个小胖子昨晚上睡觉竟然脱得就剩一个大裤衩……

  时间到,金色卷发女孩站在门前空地上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看着眼前站的扭七八歪的孩子们说道:孩子们昨天晚上睡得可好。然后向站在身后的刺青大汉招了招手,刺青大汉向前走了两步,谨慎的看着金色卷发少女。

  嘻嘻,我有那么可怕吗?离人家那么远。来数一下按时到的孩子有多少,误时的都带下去。

  是。

  这时暖枫一阵后怕的看向小梅,国庆。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也是感觉脊背发凉,暗自庆幸自己的准时。

  按时到的有七十五人,误时有三人。好了,知道了!做你的事情去吧。

  嗯。天真的孩子不会真以为要送他们回家吧!在这里脱颖而出的人也许有机会回家而被淘汰了的孩子都被留在了岛上充作苦力,一辈子也别想回家,直至老死刺青大汉暗想道。

  孩子们都随我来吧,安娜带着孩子们来到一个宽敞的屋子,里面有着学校里的课桌和椅子,前面墙壁上还挂着一个黑色的木板,都坐好了,安娜讲到。我先说一下咱们的游戏规则:第一听话。第二就是没有规则,这里没有朋友,有的只是你的敌人,不管你用什么方式能灭掉你的对手就好。

  按照游戏规则现在该是对你们进行超体能训练,坚持不住的只能被淘汰。不过为了你们能走的更远,我稍微改变了点规矩。

  这里应该是有的孩子上过学,有的则没有,不过没关系,为了公平起见早起我给你们讲华夏文化;上午超体能训练;下午是华夏国术与自由搏击;晚上则是你们捕杀猎物的时刻;是选择做猎人还是猎物就看你们的选择了。

  孩子们听得是似懂非懂,不过彼此之间拉开了点距离。暖枫,小梅,还有国庆也是一样。

  安娜看着孩子们的举动嘴角不由自主翘了一下。接着讲道:泱泱华夏五千年历史文化,文字发展到大约十万个,常用文字接近五千……

  这时大部分孩子拿起桌子上的纸和笔开始记,小梅和国庆也不例外。暖枫则不然,只见他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和耳朵象台扫描仪一样记住安娜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写的每一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