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镇的街道上人特别多,各种小贩吆喝声此起彼伏。虽说俞镇是一小镇,但十里八乡都来这买一些生活用品,逢上好的天气也很热闹。

  今天暖枫可谓干劲十足,准备到附近村落里溜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捡到稍微值钱点的东西。当快要走出小镇的时候,迎面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人就是暖枫见了就躲的大坤,此时的大坤比几个月前邋遢模样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穿着一套浅灰色西装,裤子提的老高,一只手无规律的甩着,估计是那只废了的胳膊,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点燃了的香烟,边走边猛吸着,身后跟着两瘦一胖三个人,应该是昨晚上他们一块喝酒的瘦猴,大头,还有小六。都显得痞气十足,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人。暖枫赶紧把头低下,站在路旁,装作在找什么东西。这时他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说:坤哥,我倒知道个地方很隐蔽。

  }酷VW匠网正G6版◇{首'发◎

  哪里?大坤问道。

  镇东面五里处,有个破砖窑子,周围比较荒凉,平常人很少到那去,应该比较安全。

  好就按你说的办,大坤回应道。

  一行人大摇大摆的与暖枫擦肩而过,大坤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暖枫的存在。暖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暗呼:好险。这时的暖枫也并没有在意大坤的谈话内容。

  好的天气总是易逝的,当暖枫载着满满的收获在胡子叔叔那里换取了一块多钱时,忽然胡子叔叔问:暖枫,你见过莉莉没有今天?

  见过啊!

  什么时候?

  早起哦!那不是。

  莉莉怎么了,暖枫急忙问道?

  就在刚才王老师急匆匆的好像在找小莉。

  这时暖枫头也不回的扭身就向外面跑去。哎哎,你跑什么啊!胡子叔的话还没有说完,暖枫就已经出了门。当暖枫气喘吁吁的跑到刘姨家时,门是虚掩着的,暖枫推门而入,屋里没有亮灯。这时天已经黑了。,王叔,刘姨,暖枫喊了几声屋里都没有答应。估计是都去找莉莉了。

  暖枫出了院子去了莉莉平常喜欢去的地方,结果都没有找到。

  当晚上九点左右,暖枫再次来到刘姨家,门是开着的,屋里依然没有亮灯,刘姨一个人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低着头,。暖枫轻轻的走进去,来到刘姨身旁。

  :刘姨,莉莉还没有找到吗?

  刘姨依然低着头,轻轻地摇了摇。又好像自言自语地说:学校附近,同学家,亲戚家都找过了,会去哪里呢?

  报警了吗?

  嗯!

  莉莉什么时候不见的?起呀。下午的时候。莉莉当时上着课,突然肚子疼,老师让莉莉回家休息。哦对了有人说下午时有人看见大坤带着几个人在学校附近转悠,也不知道莉莉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大坤两个字,有一种不祥预感笼罩在暖枫的心头。会是他干的吗?

  :我再去镇东面找一找,兴许就把莉莉姐找回来了,待会王叔回来以后也让他也到镇东面看看。

  知道了!小心点,注意安全!

  出了刘姨的家,暖枫想了想又折回自己住的地方,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一把很旧但被磨得很锋利的水果刀别在了腰间。

  一路小跑,出了俞镇。这里地势坑坑洼洼有的地方芦苇长得有一人多高,又是在晚上,风轻轻一吹,发出沙沙的声音,甚是荒凉恐怖。别说是一小孩,就是一个成年人来这也会汗毛炸起,多亏暖枫这两年来经常串村,对这的地形还算熟悉,没做太多犹豫就一头扎进深深的夜幕。

  前面就是瘦猴他们所说的破砖窑了,暖枫放慢脚步踮起脚尖小心的靠近这座破砖窑唯一的出口,这时突然一个不协调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给我消停点,在不消停,老子废了你们。

  :瘦猴选的这是什么破地方,又冷,又脏,还没有东西吃。

  :嗯,下次,换个干净点的地方,不过这次我们可发了。三个小孩,一个卖五千,三个就是一万五,够我们玩段时间了。大坤和瘦猴联系买家去了,估计得待会才能回来。这几个小崽子捆结实了。妈的,昨晚上没休息好,让我眯一会。

  哎哎大头你可别睡,你睡着了,跟死猪一样,我可叫不醒你。

  可是话说着就听见像雷一样的鼾声传来出来。

  妈的,这叫什么事,就剩我自个说着又向快灭了的火堆旁靠了靠。

  这时暖枫手心里全是汗,心砰砰砰跳的厉害,用手使劲握住那把水果刀,才能稍微的冷静一点。

  暖枫靠在出口的墙上,往里看去,在篝火旁一个瘦瘦的身影蹲在那里,旁边倒着一个打着鼾的胖子,稍微远一点的角落里挤着几个浑身发抖的黑影,眼睛了充满了恐惧。

  莉莉姐,暖枫猛的捂住自己的嘴。角落里的一个黑影身子一颤,抬起头向出口望了过去。

  谁,谁在那里?瘦子条件反射的蹦了起来。弯身捡起根木棒,叫了两声大头,回应他的只有鼾声。瘦子咳嗽了几下,向出口走去。

  瘦子右手拿着木棒边敲着自己左手,边说:什么人,赶快出来,看老子不******。

  喵呜,一只受了惊吓的野猫看向远处跑去。

  妈的,真是自己吓自己,瘦子自言自语的说道。说着就向回走去,当走到破砖窑出口里时,一只瘦小黑影向他背后扑去,瘦子听到风声,本能的抡起木棒向后打去,由于出口太窄小,木棒打在了墙上,这时瘦子脸已经向后转了过去,一个坚硬,冰冷的大板砖被盖在了脑门上,只感觉脸颊一热,一股鲜红的液体就顺着鼻梁流了下来,瘦子松开了木棒,伸手往脸上一抹喊了:血,就倒在了地上。

  这时暖枫一手拿着血的半截砖,一手扶着墙,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大口的喘了几口粗气告诫自己快点,不能停。随后踉跄着走向砖窑里,绕开睡着的胖子,轻声喊道:莉莉姐。那几个瘦小的黑影挣扎着发出:唔唔的声音,显然也是吓坏了。

  暖枫用水果刀割断困住莉莉手脚上的绳子说道:快,快回镇上去叫人。莉莉顾不上身上被绳子l勒的疼痛,含着泪冲向了出口。

  这时另外两个无助的小孩眼睛巴巴的望着自己,当暖枫去割小孩子身上的绳子时,只听见,哎呀!一声烫死老子了。原来胖子睡觉时翻了个身把手放在了快要燃尽了的篝火上,胖子一下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暖枫紧紧握住锋利水果刀子紧张的看着暴怒的胖子。胖子忽然意识到眼前的情况,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六子,骂了声真******废物。

  胖子看了眼拿着水果刀站在角落里警惕的注视着自己的暖枫,嘿嘿笑了两声:行啊,小子,把你六爷都干倒了,随后捡起六子掉在地上木棒,就朝暖枫身上招呼了过去,暖枫看着迎面而来的木棒,握着刀子试着去当,啪的一声,一股巨力传来,水果刀脱手而出,砰的一声,木棒打在暖枫的太阳穴上,瘦小的身体被木棒带的向侧边飞了出去,暖枫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眼前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是要死了吗?应该是吧!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亲人,对自己好的一家人刘姨他们,还好莉莉得救了。忽然暖枫感觉自己冷的要命,就像浑身****着躺在冰窖里,身上结满了冰渣;又好像自己被架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上,皮肤被烧得爆裂开来,暖枫拼命的喊:刘姨,王叔,莉莉,但他们好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一样都转身离自己而去。暖枫害怕极了,又好像过了很长的时间……

  慢慢的暖枫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点知觉,沉重的眼皮使他暂时无法睁开。

  唉!这是什么?暖枫发现自己的脑袋中多了很多东西〝引气决、本草经、奇物志。

  怎磨回事,这是十岁之前的记忆吗?想了想脑袋有点疼管他呢!只要活着就好。

  你醒了吗?一个稚嫩的声音传进自己的耳朵,暖枫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铁板上,鼻子里充斥着令人作呕的鱼腥味,身边蹲着一个满脸乌黑,头发乱糟糟的小女孩,在望着自己。

  这是在那里?

  轮船上吧。

  暖枫想用胳膊把自己身体支撑着坐起来,发现自己浑身酸痛无力。小女孩说:别动,你已经昏迷三天了,你要是再不醒,他们就要把你丢到海里喂鲨鱼了。

  来喝点粥,这是我的那一份,给你留了点。你得快点把身体养好,这样才能活下去。

  嗯!小女孩用手揽起暖枫的头,自己跪坐在地上,让暖枫靠在自己怀里,端起碗一点点的倒进暖枫嘴里。

  过了一会,暖枫感觉有点力气了,才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旁边有密密麻麻大约有七八十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

  他们有的低着头,有的小声点说着话,加上轮船发动机发出巨大的嗡鸣以至于自己完全没有发现这些孩子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