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少年乞丐

  天灰蒙蒙的暗,空气中有很大的水汽夹杂着人们做饭的炊烟是整个小镇处在一片朦胧当中。小镇的街道两旁的商户因为天气不好的原因而早早的打烊,街道中只剩下零星小贩在不耐烦的和买菜的大妈大婶们讨价还价中。街道远处走来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瘦弱少年,年龄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少年头发乱蓬蓬的,双眼时而透出迷茫的样子,双手用力拖拉着装满废旧物品的袋子,这是少年花多半天时间在垃圾中捡到的,可以在废品回收站换取点零钱来维持生计。

  当少年走过小贩跟前,有一个大婶停止了说话,继而扭过头对小乞丐说,暖枫啊:〝你莉莉姐姐有两件外套小了,不能穿了。赶明你拿去,到了冬天可以御寒。”少年说:好的,谢谢了刘姨。这孩子跟我客气啥!少年无奈的笑了笑。

  暖枫是少年的名字,他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两年前的冬天突然出现在这个江南的小镇,当时少年又冷又饿,一群小孩子围着他喊小乞丐,小乞丐。镇上人们看小乞丐挺可怜,就送了些食物和衣服让他住在镇子里一间无人居住的旧房子里,时间长了,就和镇上的居民熟络起来,有时帮大家做些零活,有时捡些破烂换些钱用。后来镇上的小孩子们也不叫他小乞丐了。这些小孩子里有个女孩比少年大两岁,是刘姨的女儿莉莉,莉莉是少年在这个小镇上为数不多的朋友。

  终于到了,这是镇子里废品回收的地方几间旧房子外加用木栅栏围成的院子,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废弃物品,院子的门口竖着一块木质的牌子,牌子上写着俞镇废品回收站。晓枫来了,一个满脸腮胡,头戴着老式红军帽,穿着着一件洗的褪色草绿色军装的中年男子,满脸堆笑的走过来说。来让叔看看今天有啥收获,说着,接过暖枫手中袋子,麻利往地上一倒,哗啦啦,各种不用的生活废弃品一大堆。中年男子蹲在地上一件件地数着继而站起来,吸了口气,两手放在背后那双不大的眼睛往左眉上撇了撇说:〝东西不少,不过,你也知道,这些破烂也不值钱,最多了给你一块二,行就留下,不中就拿走。暖枫咬了咬牙说:〝好吧!中年男子麻溜从口袋里掏出一打零钱,抽出一元两角给拿好了。暖枫接过钱,攥在手里,扭身就走,刚走到门外,就听见中年男子喊道:〝晓枫啊,听说大坤回来了,你最近可得当心点。暖枫听到这身子一顿,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回应道:知道了。暖枫使劲攥了攥拳头,谢谢你啊叔!中年男子自顾自说道,哎,像我这样的好人少了!

  暖枫拖着沉重步子回到自己休息的旧房子前,轻轻的打开门,走进屋子里,这时天已经到了晚上了,屋子里更黑了,暖枫慢慢的把门关上,没有点上油灯,这是八十年代初期,镇上已经通了电,安上了电灯,不过暖枫这是无人居住旧房子,就很少有人关心了,那时的人们也并不富裕。

  暖枫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隔壁的动静。

  隔壁住的是镇上有名赌徒大坤,这大坤以前也有个家庭,孩子老婆都挺好,那时的大坤在镇上唯一一家棉被厂工作,虽说工资不高,但老婆孩子省吃检用,一家人也其乐融融。后来出了一次意外,大坤的一条胳膊废掉了,由于干活不方便,工厂效益又不太好,又不养闲人,就被工厂劝退了。大坤回家以后,就整天喝酒,喝醉以后就骂骂咧咧,动不动就打孩子老婆。老婆一看日子没法过,干脆就带着孩子卷铺盖回娘家了。大坤自此之后就更不干正事了,整天的偷鸡摸狗,而且还烂赌。

  暖枫来这以后有事没事总爱欺负他,有时还从暖枫这抢走用破烂换来的钱。乡亲们实在看不惯了就管管,但也不愿彻底得罪大坤。后来听说大坤有一次赌钱输了不少,被人堵在家里要钱,大坤没有钱,被痛揍了一顿。第二天大坤就不见了,到现在有三个多月了,估计是躲债去了。

  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呢?暖枫继续侧着耳朵仔细听着,来坤哥,兄弟们敬坤哥一个,对敬坤哥一个,另一个有点沙哑声音接着说:今个晚上咱们兄弟不醉不归。大,大头把那个剩下的酒打,打开。这个舌头有点大的明显是大坤的声音,看样子他们是喝了不少酒。大坤你可真不够意思,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咋,咋不够意思,不是把欠你们的钱都,都还了吗!还请你们吃饭,瘦猴你把话说清楚。原来这个说话沙哑的人叫做瘦猴,暖枫想道。紧接着听见瘦猴说道,坤哥有啥发财道,让兄弟跟着一起干啊,你不能吃独食啊,对不对啊小六?对对对哪怕你吃肉,兄弟们跟着喝汤这儿被叫做小六的人回应道。这明显在套大坤的话。

  “不是我不告诉你们,而是你们做不了·你不说,咋知道我们干不了,只要你让我们跟着你干,我哥三就认你做大哥此话当真?

  当然了,我我们可以对着关老爷发誓!

  你们三以后就跟着我做。大坤面露狠色道。

  说到这里,他们说话声音明显小了,暖枫也懒得在偷听下去。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随后站起来,打了个哈切,伸了伸懒腰。摸索着爬上炕,在炕的角落上方挂着一个旧的发黑用木条编制的篮子,暖枫伸手掏出半个干的已经发硬的烧饼猛嚼了起来。咳咳,暖枫赶紧捂住嘴巴,吃的太快有点噎着了。随后小心的听了听看隔壁没什么反应,才长长的松了口气。也不知在哪摸出个瓶子,拧开盖子,灌了几口凉水,倒那儿就睡。

  作为十二岁孩子,其实幸福挺简单的,吃饱了,喝饱了,能睡觉就好。

  第二天,天蒙蒙亮,暖枫就醒了,这时才想起昨晚上大坤他们的谈话,虽然没有听清楚内容但也能猜出他们又在寻摸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但他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也没什么办法去阻止,撒泼耍横,无理取闹又是大坤的强项,何况大人们也拿大坤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哦,对了,今天还要去刘姨哪里,看有什么活要干,顺便把莉莉姐的旧衣服拿过来,到冬天来时也不至于挨冻。也顾不上是男孩女孩的衣服了。

  现在大坤应该还没睡醒。得赶紧出门。暖枫悄悄的走出去,小心的往四周看了看,然后大步向刘姨家走去,走出一段距离,不自主的扭头看向大坤家的门口,依稀看到门上上着锁,暖枫长长的吁了口气,拍拍胸口,大坤他们几个人昨天夜里出去的吗?管他呢!没在就好.很快就到刘姨家门口,暖枫敲了敲门,开门的是莉莉爸爸王叔叔。王叔叔是位小学老师,长得瘦瘦的,戴着一副老式黑色框架近视眼镜,为人比较忠厚老实。暖枫啊,前几天你刘姨把几件莉莉的旧衣服改了改,过几天,天冷了,你可以穿上御寒。谢谢了王叔有啥我可以帮的?

  没有啦,哦对了,待会你打点水,把头发洗一下,我帮你剪剪,八十年代初期的小孩子很少去理发店剪头发,都是在家大人用那种手推剪配合剪刀理发。

  暖枫走进屋子,看到刘姨在忙着做饭,莉莉姐在梳头发,在距离莉莉两米远的位置停下,忽然莉莉用鼻子使劲嗅了嗅,什么味道,当看到暖枫的时候,却抛开了梳子捏着鼻子说道:臭死啦,多长时间没洗澡了?暖枫摸了摸脑袋嘿嘿一笑道:忘了!这时刘姨走过来说:刚好我烧了锅热水,待会暖枫你用水桶提过去到隔壁屋洗洗。暖枫心里一颤鼻子有点酸,低声道:嗯!

  过了会暖枫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椅子上。王叔拿来剪刀和手推剪,用一块大的塑料布围在暖枫身上。听着咔嚓咔嚓的剪刀声,大片大片头发落在地上。

  也只有在刘姨的家人面前才能体会那种自己从未感受过的亲情。刘姨和王叔只有莉莉这么一个女儿,这是拿他当亲人看待,以后自己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一家人。

  老婆,闺女,来看看我剪得怎么样,王叔朝屋里喊道。暖枫穿着经过刘姨改好的莉莉的旧衣服,虽然衣服有点花,但是也是很合体的。俩母女从屋里走出来,看着眼前皮肤长期风吹日晒的有点黑,配着简单清爽的短发,眼睛出奇的亮的大男孩子一时地呆住了。莉莉忽然发现眼前的大男孩子穿的是自己不穿的衣服,虽说经过改装,但内心还是止不住的砰砰乱跳,脸有点发烧,一时变得有点扭捏,低着头说,我饿了吃饭去了,说着逃也似的回屋里去了。

  王叔哈哈大笑道:这小妮子,长大喽!刘姨在旁边也是越看越喜欢。

  老王你看能不能跟学校领导商量商量,让暖枫也去学校读书,不然长大后没文化可不行刘姨说道!

  就是,就是,学习跟不上,我可以给暖枫补课。莉莉边吃饭边插嘴说。

  王叔摸了摸眉头:也不是不可以,回头我给校长伶瓶酒,暖枫算是特困生应该能进学校,以后在咱们家吃饭。几个人围着桌子像一家人一样边吃边说道。暖枫听着心里暖烘烘的。

  吃完饭以后,刘姨边收拾桌子边说:老王,这事你可得抓紧时间办了。

  嗯,知道了!我也该上班去了。

  酷匠E网首-发

  妈!我也上学去了,莉莉说着,偷偷瞟了一眼暖枫,欢快的跑出了屋。

  刘姨,我也该走了,暖枫站起身说道。

  你这孩子,找嘛急呀,要回去呀,来陪姨说会话。

  暖枫离开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老高,阳光把曾经的阴霾扫的干干净净,脚步也走得轻快了些。这时街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新人,努力码字,不断完善,加油!兄弟姐妹多多包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