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学校外面的人还是挺多了。但大部分都是一些不认识的,好多人出来的时候看到我被外面的人给抓住了,都是在边上看热闹。他们平时在学校里面不打架,也不听课,就是混日子。但不像是我们这种混。

  我还看到两三个平时跟着李浩他们一起的初三的,他们看到我被大黑癞他们抓住后,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我瞅了大黑癞一眼:“怎么?这么快就要回来咬我了?厕所里面的味道怎么样?”

  被我这么一说,大黑癞的脸瞬间变的更黑。拽着我的那个黄毛瞬间也火了,刚要动手我就抢在他前面,猛地一转身,那个黄毛拽着我的手就被扭到了,我转身的速度挺快的,跳起来冲着那黄毛的脸上就是一拳砸下去。

  黄毛捂着左脸往后退了一大步,大黑癞火了:“玛德,现在还这么嚣张。”

  接着大黑癞和他带来的四个人全都上来,后面不知道被谁踢了一脚狠的,我就直接半跪在地上。这个时候我刚好看见守门的那两个门卫大叔看到我了。

  住宿的时候,我和健哥他们要出校门就经常给这两叔递烟什么的。平日里关系也不错。一个叫林叔,还有一个叫祥叔。林叔和祥叔看见后立马就从警卫室里跑出来了。

  “你们哪个学校的,放开我们学校的学生,不然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林叔冲到我们面前,特别愤怒的说道。我看着林叔和祥叔,心里挺感动的。

  大黑癞和那四个社会混混看到林叔和祥叔后一点儿也不畏惧:“对不住啊,我们不读书的。既然你怕给学校惹事儿,那我们带他走。”大黑癞说完,黄毛他们就拽着我走。

  林叔和祥叔两个人直接就上手过来动手打了大黑癞,大黑癞那边一共五个人。我们这边加上我一共三个,但是林叔和祥叔毕竟是成年人,动手的话,对付黄毛他们还是能够应付得了的。

  只不过他们那边人多,下手也比林叔和祥叔狠一些。所以我们这边处于劣势。边上好多看热闹的学生,我正和黄毛打着呢,大黑癞就从背后用什么东西使劲砸了我脑袋一下,顿时感觉有点儿晕,林叔和祥叔那边有点儿难应付。

  只听见人群中吼出一句:“我草泥马的,干死你。”接着一哥们捡起地上的石块就冲过来了,对着我前面那人猛的一下砸到他背后,接着我们这边就变成了四个人。

  “卧草,不忍了,这外面的都欺负到我们学校了。”另一体育队的哥们也冲进来了,然后陆陆续续的好多人都加进来,本来是大黑癞带人过来群殴我的。

  结果我们这边的人一下子变成了二三十来个,后面还有陆陆续续加进来的哥们,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后来子弹他们也出来看见了,我们这边十个人打大黑癞那边一个都不够分的。

  特别是子弹和马涛他们出来的时候,那下手是一个比一个狠,大黑癞那边变成了反被我们群殴。个个撒腿就跑,林叔和祥叔本来是过来帮忙打架的,到后面我们学校的人实在是太生猛了,毕竟是在学校门口林叔和祥叔怕惹出什么事儿来,就从开始的帮忙打架变成了扯架。

  后来怕林叔他们不好做事儿,打的差不多后我们就把大黑癞他们给放跑了。跑的时候绝对可以用屁滚尿流四个字来形容。看得我心里这个爽。

  边上的同学也都跟着欢呼雀跃起来,校门口的气氛非常热血。这里面进来帮忙的有眼熟的,也有不认识的。反正我很感动很感动,和他们道谢后,大家都给散开了。

  我就把早上抢来范伟的那包钻石芙蓉王给林叔和祥叔发了,子弹他们看得口水流了一地我也没给。

  这事儿就是一小插曲,中午的时候我和子弹还有马涛去网吧找黄靖他们玩了会儿。下午大伙儿一起去上课。经过初二那边教学楼的时候,我就看见夏黑黑在公布栏上用大红色粉笔写了一大群人名上去。

  其中第一个大红名就是陈继健三个字。我就问黄靖:“怎么回事儿,不是这夏黑黑的人缘挺好吗,现在登这么多人名上去那得得罪多少人,她要是竞选学生会主席的话,还有谁给她投票啊。”

  “你是说夏静吗?”

  “放屁,她哪里很净了,明明就很黑。”

  季旅一个劲在偷着乐,黄靖白了我一眼:“人家不就皮肤黑了点儿吗,你还要这么黑人家。其实这段时间学校查的太严了,按照健哥那逃课的次数,早就不知道要被开除多少次了,这还是夏静第一次把他名字写上去。估计是上头查的太严了,他也没办法吧。谁要那犊子还顶风作案。”

  “那夏黑黑她...”我刚要说话呢,就感觉到公布栏那边一道锐利的目光杀向我,背后一阵发凉。夏黑黑已经停下手中的粉笔,大眼珠子狠狠的瞪着我。

  我连忙笑了笑,很尴尬。黄靖和季旅看见了就把冲着夏黑黑打招呼,看样子他们挺熟了,我站在边上感觉尴尬的要命,也不知道说什么。我总不能叫她夏白白吧。

  夏黑黑和黄靖他们聊了会儿,我这才知道她这回是真的逼不得已才把健哥和其他几个熟人的名字给登上去的,上头老师学校领导什么的,这段时间不是一般的严。

  “陆元元是吧?你刚才叫我啥呢?”夏黑黑看着我。

  我特别尴尬,连忙叫了声静姐。夏黑黑白了我一眼:“你这段时间在学校里面很活跃啊,年级组长开会的时候,你和健哥他们一样,被列为了重点观察对象。”

  我有点郁闷,玛德,这个夏黑黑,不就是给她取了个贴切点儿的外号吗,至于这么小心眼不,她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在变相报复我吗,说什么年级组长说要重点观察我,我看是你要重点观察我吧。

  草,以后逃课又要麻烦一大截了。

  我一边纳闷一边苦着个脸说道:“静姐,我知道错了静姐。”

  夏静大手一挥:“行吧,明天你给静姐带两包好烟来,静姐给你在领导面前说说好话。”说完夏静就走了。

  ◎酷GT匠网正版◇首发

  我扭头一看黄靖和季旅两个人,在边上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顿时觉得自己被这个静姐给坑了,玛德,这个夏黑黑,套路这么深。刚认识就黑我两包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