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学校,我摸了摸口袋,里面还有二十五块。我就带着安可到聚福楼点了两份盖码饭。最近我吃饭也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靠在椅子上不吃了。

  安可停下来看着我说:“怎么了?吃醋吃得太酸了,连饭都吃不下了?”

  我有点无奈,点了根烟说道:“别瞎说,我是因为胖子走了,心里烦着呢,我说你怎么连吃饭都不歇停。还有今天范伟不说话了,你都带书包回家了?”

  “什么范伟不说话了,我就带书包回家了。范伟说不说话,和我带不带书包回家有什么关系?”

  我解释了一下,说。太阳打西边出来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甚至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要让范伟一天不八婆,不说话,那比要太阳从西边出来还要难。

  安可扑哧一声笑出来:“元元,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逗呢。我还一直觉得你是个闷骚。”

  卧槽,这都不知道第几回听到有人说我闷骚了。我说:“我以前那叫做腼腆,腼腆你知道什么意思不?行了,跟你说你也不懂,赶紧吃吧,等会儿我带你去网吧找你哥。玛德,一群王八犊子,说了不逃课的,最后一节课翘了也不叫上我,现在都在网吧里面杀起来了,等会儿过去我要虐死你哥。呵呵。”

  安可看着我:“我不去了,今天带这么多书,是要回去复习的。这都快要考试了,我看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不紧张,反而玩得更嗨了啊。”

  我白了安可一眼,以前我总看她到处出去玩了,什么KTV,酒吧什么的她都爱去玩,现在要考试了,就紧张了,临时抱佛脚有用个屁啊。

  不过我也就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安可的断子绝孙脚在我心里留下的阴影面积可不是一般小,加上她亲哥那彪悍的样子,我想惹她我也惹不起啊。

  我说:“行了,那你等会儿自己打车回家,我就不送你了。马上就要考试了,你就好好在家复习,不要大晚上的有事儿没事儿就往酒吧跑,要是碰到什么色狼,没人去接你。到时候你哭爹喊娘的都没用。”

  说到酒吧,我突然想到耀辉和老K他们,不知道上次徐珊的事情,耀辉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我就顺便问了一句:“现在蓝色港湾还开着呢?”

  “开着啊。”

  “有没有人去砸场子啊什么的?”

  “没有把,反正我去的时候都没有,怎么了?”

  我想了想,对安可说:“你没事儿,少去酒吧,现在也从冯文轩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就不要不爱惜自己了。”

  安可顿了顿笑道:“你是我谁?”

  我想都没想,早就答应过健哥了,我说:“你哥。”

  安可笑了笑,没再继续说话,过了一会儿安可又说:“你就打算一直和雨柔这么僵下去?”

  我想了想,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安可在一起的时候都挺开心的,因为她的性子虽然大大咧咧了点儿,但是很可爱,和她交流不要太在意什么。

  c9最{◇新P章节k上e酷f匠h网97

  但是当她每次问到雨柔的时候,我心里多少会有点儿不舒服。这些日子,我确实会想胖子,有时候想到胖子会有点伤感。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会不自觉的去想雨柔,一想到雨柔我就会想到大黑癞。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了。或许他们已经在一起了。现在我和雨柔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闹僵了,我觉得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我回答安可的话也不是那么重要。

  我没有回答安可的话,现在只能一切的顺其自然了吧。等到安可吃完饭后,付了钱我就把安可送上出租车,上车前安可拿了六百块要塞给我,她说她不知道上次逛街的钱全都是我出的。

  说实话,我这个人吧,有时候还真是很要面子的。特别是在花钱这件事儿上,我觉得带女的出去,不管那女的是你的谁,都不应该让女的花钱。呵呵,有时候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我一个穷光蛋,这样的习惯还真有点儿打肿脸充胖子的感觉。

  后来我死活都不肯要,安可拿我没辙就自己打车回去了,这会儿我兜里就剩下几块钱了,这个月还有十五天才过完,我又不好意思问家里要钱。所以我觉得后面的这十几天靠范伟还有子弹健哥他们了。

  给健哥打了个电话,他说正准备带着徐珊去开个钟点房什么的。下午再回去上课,季旅和黄靖他们都还在兄弟网吧打着呢,杰哥最近找了个女朋友,估计也是去摸肉去了。

  挂了电话,反正这会儿还早,刚下课的没多久,安可吃饭也只是吃一点点。出饭店的时候还有不少学生刚从校门口出来。兄弟网吧离学校也近。

  我正准备走路去网吧抱大腿好解决今天的晚饭呢。刚准备走,就看到马路对面,学校大门口外面站着个熟悉的身影,玛德,这不是大黑癞吗,手里还捧着提着两杯奶茶。

  八成是在到呢个雨柔,我一看就来气了。直接就跑到校门口那里去,结果大黑癞好像早就看到我似得,我刚跑过去,大黑癞就扭头看着我,还是冲着我笑,笑的那个虚假。

  我上去就是一脚往大黑癞肚子上踢,大黑癞早就做好准备了,往边上一躲,我这一脚只擦到大黑癞的衣角。然后学校边上突然多出好多不认识的人,而且看起来都比我大,不像是初中生,而是读高中的。

  我一愣,顿时就知道大黑癞在来我们学校之前早就有准备了。他今天来的目的。找雨柔是个幌子,真正来找的就是我。

  那四个高中生,个个都比我高,头发留得很长,还有两个燃着黄毛的,看起来就像是社会上混的那种,我连忙往后面退了一步,撒腿就要跑。

  结果一个黄毛从后面直接上手勾住我的脖子往后面使劲拉了几步,很用力,我一下差点儿喘不过气,眼泪都要出来了,然后大黑癞走过来直接一耳光子打到我脸上,火辣辣的。

  大黑癞特别得瑟:“陆元元是吧?上回的账,我们今天算清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