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范伟闹腾了一会儿,最后他以请我吃五天的盖码饭为代价,换回他一包钻石芙蓉王。不对,是换回我的一包。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趴在桌上也睡不着了,吗的,我实在是人太好了,太善良了。

  这会儿我上课也挺无聊的,想想刚才在厕所外面碰到那体育老师还真他妈的吓人。想着以后还是得经常来学校,勘察勘察情况,不然哪天教务处换了个新的肌肉男过来抓我们,在厕所抽烟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来干嘛的,那我就悲催了。

  最后一节课又是地理课。钱圆圆在讲台上唧唧歪歪的讲课,讲得那个激情澎湃。都不知道她在讲些什么,全班五十多个人,下面在听她讲课的人不超过十个。

  才上课没十分钟,教室外面走廊上就走过四个学生会的人,胳膊上还带着红色的袖章,上面写的值班两个字异常显眼。其中有一个是戴眼镜的女的,长的就跟一个非洲人一样,比学校体育队男的都要黑。名字好像叫夏静。

  我第一次听到她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一个白白净净的美女呢。真正见到后才知道确实是千年难得一遇的那种美女,多看一眼就能折寿一年的那种。

  听范伟说,夏静还是什么学生会主席的候选人,和健哥他们一届的。虽然人长得抱歉,但是在初二人缘挺好的。要不然她也没啥资本拉票竞选学生会主席。

  刚好过两个月初三的就要升学,学生会缺人,学生会里面但凡有点权利的职责基本上都是被初二的占着。初一的现在进了学生会就跟个跑腿的似得,想竞选什么主席啊,副主席什么的是难上加难。

  按照老师们的说法是,初一的是新来的,还是初二的有经验些。玛德,我就纳闷了,这都是写什么几把逻辑。我看这学生会的人,成天在上课前十几分钟有事儿没事儿就在别的班巡逻什么,看看哪个班第几排第几个同学有没有学生上课睡觉,玩手机什么的。

  要是碰到熟人上课睡觉玩手机,夏静就会把他的名字划掉,碰到不认识的,明天教学楼下面的公告栏上就会出现xxx班同学上课睡觉(玩手机),扣班级分多少多少。

  然后每个班班主任每天路过的看到了自己班里同学的名字,知道自己又要扣工资了,就会怒气冲冲的把你叫到办公室里狠狠教训你一顿,跟你讲一堆的大道理。

  学生会的人还有一个用处就是,如果学校里面搞什么大型活动,比如运动会什么的,那些学生会的就在活动场所随便溜溜,控制一下活动秩序,对着别人指手画脚的。就这些活儿,需要什么几把经验。

  好了,现在咱们言归正传。夏静带着另外几个学生会的路过我们的时候,班里原来在睡觉的,玩手机的,讲话的都会收敛起来,等到夏静走了。班里马上又变得很热闹。

  毕竟我是初一的,和夏静也不熟。没怎么接触过,等她过了我们班后,我才把手机拿出来玩了会儿。前面三节课一直再睡,这会儿我也没没有任何睡意了。

  见班里热热闹闹的,我也想找人聊聊游戏,说说话什么的。刚换到胖子这座位的时候感觉还挺好的,现在想要找人聊天了,才发现有点儿不对劲。

  吗的,什么情况。班里平时和我在一起玩的哥们的位置都离我隔了好几个位置。他们在一边和范伟聊得不亦乐乎的。

  在看看我这边,周围全是女的。关键是除了坐在我左前方的杜梦樱。其他女的我一个都不认识。要是长的漂亮点的话,我还会想和他们说说话什么。但是仔细一看。草,一个比一个长的抱歉。

  我这会儿正纳闷呢,看到钱圆圆在讲台上讲课讲得唾沫横飞的也挺幸苦。哎,我我这种好学生还是听听课吧。

  !c酷&匠X网“0永久Kb免;费4看小@说

  结果我好不容易把笔和地理书给翻出来了。钱圆圆刚好看到我这一动作后,那看着我的眼神就跟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不管讲什么内容,都是一边讲着,一边看着我,我这么被她盯着看,总感觉很不适应。因为钱圆圆在讲什么,亚热带季风性气候啊什么的,我狗屁都听不懂一个。

  我正专心听课呢,破天荒的杜梦樱就给我丢了一张纸条过来。

  我拆开纸条,看到上面的内容我就笑了。杜梦樱的纸条上问我胖子去哪儿了,怎么这几天都没来上课。我很郁闷,估计是胖子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杜梦樱他转学了。

  我更郁闷的是,既然你杜梦樱喜欢胖子。当初为什么就因为那点小事和胖子闹变扭。互相原谅一下不好吗?现在人家都走了,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接着我在纸条上写了四个字:“他转学了。”然后我把纸条丢给杜梦樱。

  杜梦樱看到那四个字后,就一直低着头,看起来情绪很低落的样子。然后也没再问我什么。哎,人啊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

  我正感慨着呢,很少发问的钱圆圆突然走到讲台下面来:“范伟同学,你来回答下面这个问题。”

  全班顿时就安静了很多。因为话源已经被忍无可忍的老师给揪出来了。范伟站起来后,他周围那几个和他唠的人也全都安分了。

  钱圆圆问:“根据所学的知识,老师现在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全世界哪个地方最热,气温最高?”

  听到钱圆圆的问题,我顿时就放松了不少。因为这个问题我会啊,不就是赤道附近气温最高吗,毕竟刚才我也听了课来着。

  班里沉默了一会儿,从我后面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范伟的侧脸。之间范伟侧脸嘴角处露出一个自信的弧度。看来是不需要我给他答案了。

  范伟看着钱圆圆:“老师,东京最热。”

  范伟这回答一完。全班都楞了一下,寂静,死一样寂静。我觉得我脑子不够用了,等我和大伙儿都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忍不住直接笑出来了。而且还是哈哈大笑的那种。

  班里顿时就炸开了锅。特别是班上的男的。那看范伟的眼神就跟看到大神一样。我趴在桌上笑的肚子痛的不得了。玛德,看来范伟这货被那些个岛国小电影祸害的不轻啊。

  东京热,呵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