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两个月,我就要升初二了,健哥他们读初三。而李浩他们那群人也即将离开这所学校。不论是初一,初二还是初三,这段时间,因为快要考试的缘故。学校对每个班级的逃课,还有上课玩手机的现象查的特别严。

  这天我来学校上课的时候,郑飞心平气和的把我叫到办公室。我正诧异呢,最近我在学校好像没惹什么事儿,就连跑到厕所抽烟都是小心翼翼的,没被年级组和学生会的逮着。也不知道郑飞叫我来干啥。

  跟着郑飞进了办公室,关键是我还不知道我到底又犯了啥事儿,一般看到郑飞这么心平气和的。我总感觉别扭。

  W$酷q匠网…,唯py一正l版|;,…=其S他都uk是盗"版3:

  郑飞坐到椅子上,冲着我笑了笑。“陆元元,你最近有事儿忙不?”

  我楞了一下,你妈的。这郑飞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这平日里不是对我爱理不理的就是三天两头把我叫到办公室教育一顿,从我第一次在学校里面打架后,郑飞这货还从来没对我这么和善过,弄的我老不适应了。

  我站在郑飞对面,看着他:“老师,我这段时间可都是来上课了,上课我也没说话,下课没打架。学校查课,我可是一次都没被逮着。”

  郑飞嗯了一声,点头说道:“这两天你是都来上课了,上课的时候没有吵,没有说话。就是在睡觉。逃课也没被年级组抓住。我就是问问你,这段时间你应该不忙吧?学校这边查的严,你上课睡觉也低调点儿,不要给外面检查的人给抓住了,当然,老师从心底里希望你上课认真听讲了。”

  郑飞说这话的时候,态度什么的我也看不出他是什么态度,反正能肯定的就是,这回他找我来办公室还真是谈事情的,没有生气。

  不过谈话的内容让我整个人都郁闷了。什么叫做我上课没说话,就是睡觉?我记得他自己以前就跟我说过,宁愿我上课睡觉也不要讲话啊,况且我上课睡觉的时间也不多,偶尔碰到外面老师来检查的,我都会收敛一点。

  再说就是,什么叫我逃课没被年级组抓住,我有点无语。玛德,我这段时间是真他妈的没逃课。以郑飞这说话的语气,就算老子是真的没逃课,他也认为我逃课了。草他大爷的,尼玛的自己是班主任,老子逃课没逃课,你还不知道啊,没证据就这么把我列入黑名单,这他妈不是逼着我逃课吗。

  我正想着呢,郑飞就说,怎么了?这李浩和冯文轩还有他们班的好几个人不逗还在住院吗,估计要等到中考的时候才能出院呢。

  我回过神来,这回我就更加郁闷了。虽然上次弄李浩他们那事儿,学校只是象征性的处置了几个人,并没有把我点出来,但郑飞早就从心底里认为,我家有关系,上次弄李浩他们有我的份儿,还有就是我一定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逃课了。

  郑飞坐在我对面,拍了我一下。我说:“李浩就是那个初三的吧,我和他们又不认识。他们住院不住院的关我啥事儿。”

  郑飞接着说:“行,跟你没事儿就好。那最近你就好好来上课,不要给我们班扣分就行了。要不然下个月的流动红旗奖又没有了,你也是个小大人了,得学着要有集体荣誉感,你也是班里的一份子,做什么事儿,要考虑到班级荣誉。”

  我看着郑飞说得那个语重心长的,听起来就感觉他说得很有道理。把我感动的一塌糊涂。于是我脑子一热,下意识的答应道:“老师,你放心,我绝对不逃课,不打架。绝对不会让学校扣你工资的。”

  话一说完,郑飞听到前面的时候还是满脸欣慰的。等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郑飞的表情立马凝固了一下。我马上意识到刚才说快了。

  连忙改口:“绝对不会让学校扣我们班的班分,呵呵。”

  从我说完那句话,一直到我改口后,郑飞收起刚才那副笑脸。他冲着我挥了挥手,“那行,你知道过一个月就要考试了,学校查的比较严,你不要给我搞事情出来就好了。”

  我看着郑飞,那意思就是我可以走了。我想了想,站在办公室里没动,郑飞说得对,这段时间,我确实挺无聊的,李浩和冯文轩被我们弄进医院,听说要差不多快中考的时候才能出院。

  特别是冯文轩,不知道被谁打成脑震荡了。关门打狗事件过了后,初三那边扛大旗的也就只有杨飞洪了,这段时间杨飞洪那边初三的人在学校都蛮低调的。

  这段时间,初一初二的,和初三那边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就算在外头碰到了,从气势上,感觉初三那边的气势都比原来落下一截。现在想想都他妈的解气,初三那边以前有事儿没事儿就爱欺压低年级了,早就忍不住了,关门打狗这件事儿,虽然健哥他们受罚了,但是现在想想也值了。

  我们什么都不图,就图个痛快。活的自在不被打压就好。

  “陆元元,你怎么还不走?还有事儿要说?等会儿该上课了。”

  我看了看郑飞,想了想,确实这段时间学校查得严,就连健哥和王季旅他们这种一个星期只来上课两三次的人都经常来学校了,我一个人逃课也没人跟我瞎闹腾。

  以前我和雨柔坐在一起的时候,上课无聊了,还会跟她聊聊天什么的。但自从在奶茶店我两那次起正面冲突后,我两就再也没没说过一句话。虽然坐在同桌,但是整的连陌生人都不如一样,还不如不坐在一起。

  我说:“老师,我现在那位置坐不惯,能不能换一个,刚好胖子走了,你就把我换到那里去吧。”

  郑飞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那行,你等下回去,趁着现在还是下课时间,你自己搬过去吧。还有,你不要老给同学取外号,你看范伟,那外号,你取的吧,你叫人家八婆。你觉着好玩,但是这是对别人人格的侮辱了知道不?”

  我突然想到我们班长那外号,傻吊。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之后我就被郑飞赶出办公室了,我看他那样是巴不得我坐到胖子位置上去,原因很简单,胖子的位置在后面,不显眼。就算我上课睡觉什么的也不会影响到前面的人听课什么的。

  哎,看来郑飞是真的放弃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