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星期六,我们五个人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家里一共三个房间,没两个人一间。现在胖子走了也就只有我一个人。胖子走的时候房间里什么东西都没搬走,我们一个也没动胖子的,就把它们放在原位。

  趴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还好几次刷新qq,联系人里面有找了好几遍都没有看到雨柔的qq,也没有什么人加我。突然间胃疼的厉害,也不知道什么就有胃病了。

  健哥穿着一条大花裤衩,一脚就把我房门给推开了:“玛德,饿死老子了,出去吃点东西去。”

  我趴在床上挺难受的,健哥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说有点。之后健哥还有杰哥他们就出去买东西吃了,说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东西过来。

  等健哥他们走后,我又趴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疼痛才减轻了一些。我突然想起陈丽丽昨天说她已经离开谐东县了,就给她发短信问好,等了半天她也没回我短信。倒是等来安可的电话。

  我正诧异呢,本来心情不是很好不想接电话,那边一直响着,安可也没挂断,我想着她可能有事儿,接通电话后安可就问我在哪里。

  我说,在家里,有啥事儿?安可那边就直接挂断电话,整的我有些郁闷。靠在床头郁闷了好一会儿,脑子里面全是雨柔,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就把我给删了,好不容易硬着头皮打电话过去,对面显示的是一直在通话中,莫名的肚子里一堆火气。

  卧槽,就连我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我就看上雨柔了。她的脾气太古怪了,动不动就爱生气了,而且我还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要是换做别人,再怎么样我也不会去想她,偏偏雨柔给我的感觉就和其他女的不一样。

  ¤最√g新章\y节Q上%(酷匠B网《

  我越想越烦躁,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我暗骂了一句“吗的,出个门自己还不带钥匙,草。”然后我就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

  一开门,我就懵了,站在门外的不是健哥他们。而是健哥的亲妹妹安可。我看到安可楞一下,她手里提着两大袋吃的,站在门口冲着我笑。

  这回我是真的傻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就挡在门口没让安可进来。安可往我身上扫了一遍笑道:“怎么了?还要我踢你一回断子绝孙脚吗?”

  瞬间,我就想起那天安可的销魂一脚。那绝对是令我终身难忘的一脚。大夏天的,突然感到胯下一阵嗖凉。连忙跑进屋里随便翻了条裤子套上。

  出去房间的时候,安可已经把两袋子吃的放在桌上,自己一个人就开始给房间打扫她一边捡起沙发上,不知道谁谁的衣服,然后又跑到椅子上把我的袜子也捡起来,一脸嫌弃的表情。

  “你们这儿,简直就是个狗窝啊,怪不得徐珊姐昨天跟我说再也不来你们这儿了,确实是又脏又乱的,哎呦,你这儿没有烟灰缸啊,怎么把烟头丢到地上,这些酒瓶子喝完了怎么也不丢。你们动不动就往地上躺着,又没打扫的脏不脏啊,我真是服了你们。”

  本来穿上裤子出来前,我在房间里面还有点儿不适应,因为我穿的内裤是小了一点的,加上刚睡醒。就特别明显,刚才在门口呆了那么久,安可肯定看到了。出去的时候难免有些难为情。

  我看着安可在客厅和各个房间之间转悠,每次出来都会扫出一大堆垃圾和烟头什么的,关键是她嘴里还一边念叨个不停,就像一个家庭主妇一样。我一直以为安可就是一个任性有逞强的大小姐,从来没见过她今天这样,这回看见,我又对安可有了重新的认识。

  但我他妈的不能理解的是,好像每次我和安可之间有那么点儿暧昧的事情发生后,她都可以当作没发生一样。会难为情的反而是我这个男的,就好像是我们两的性别反过来一样。

  安可一只手抱着一堆衣服,丢到洗衣机里,然后另一只手拿着扫把在地上扫。嘴巴念叨个不停,看都没看我一眼,从我房间里扫地出来的时候,安可手里又拽了几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袜子,看样子很熟悉,也不知道是我的还是胖子留下的。

  “你的袜子怎么这么臭啊。我哥他们呢?”安可特别嫌弃的用两根手指提着袜子。

  我看安可这样子很想笑,但是没敢笑出来。我说:“健哥他们出去吃饭了,我不想去。你怎么来了?”

  “我给我哥打电话,没有人接,就打你电话了。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啊,放假睡懒觉睡到十一二点就好了,偏偏有时候还睡到中午一两点去了,我怕他没吃饭,就给你们带东西过来了。”

  听着安可的话,感觉心里暖暖的。自从冯文轩的事情过去后,安可虽然有一段时间很难熬,但现在总算熬出来了,不仅和我的关系变好了,和健哥之间也慢慢好起来。

  我这会儿也没什么胃口,看到满桌子的饼干零食什么的。就给健哥他们打电话,叫他不要给我带饭回来了。谁知道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健哥满口点头说好,一边嘴里还在念叨着,要我吃东西啊,不吃东西对胃不好什么的,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对于健哥的关心,我只想骂一句,草他吗的,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听见电话那头全是打游戏的声音。黄靖还在边上骂人,说自己竟然又是当土匪什么的。

  玛德,怪不得等这么久都没回来,原来这些人全都跑到网吧去玩游戏了。至于胃疼的我早就被他们忘得一干二净。

  然后我随便吃了点东西,本来我是想也去网吧玩一会儿的,但是安可在家里一直帮着打扫卫生呢,我有点儿不好意思。就呆在家陪她等她搞完卫生我再去网吧。反正今天放假,有时间玩。

  可怜的是安可看见我不吃东西后,就抓着我一起给她搞卫生。然后我就被安可压迫着在家里搞大扫除搞了大半个小时。

  大扫除完了后,好不容易可以跑去网吧虐健哥两把,又被安可拽住,说是要出去逛街,她今天帮我们搞卫生这么久,应该付出一些。给她提包,提购物袋什么的。

  我刚想反抗,一看安可那犀利的眼神看着我。我想了想,还真不是怕了她,她今天确实帮我们搞卫生了,像我这么有绅士风度的人,陪女生逛个街,提提包包什么的还真是应该的对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