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扭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上面还有被李浩他们打过后留下来的疤痕。抬头看了看黑板上面挂着的钟表。心里很期待下课快点到来。

  然后我又趴到桌子上眯着眼睛。闭目养神,本来这节课就是下午最后一节课了,加上钱圆圆把我们不在让我们自己在教室里面做联系什么的,好多人就开始在班里说话聊天什么的。

  就连不平事不爱说话的一些人也在聊天。我掐准了时间,差不多还有十分钟下课的时候我就跑到胖子他们那边去斗了两局地主,手气都不怎么好。

  我把手里的牌一丢:“吗的,不打了不打了,最大的牌就是十还打,毛线打。抄家伙去,还有两分钟就下课了。”

  我回到自己座位上开始卸装备,直接忽视胖子和那几个同学在后面说我的各种优点。我这边正拆着呢。教室外面突然黑压压的一片,吵闹的很,我想着这不是还没下课呢,这些人还真他妈不爱学习,就算快下课了也不要逃课啊,万一打扰到老子学习了怎么办?

  谁知道这群人全都在我们班门外面停了下来,仔细一看。玛德,是马涛还有子弹他们,这会儿还没下课,他们两个犊子就带着十来个人逃课来了。

  这个时候胖子还有范伟也正在拆装备呢,见到子弹和马涛他们后就停下动作来,全班无论男女,都在往班外面看。马涛他们人实在是太多了,加上这会儿还没有下课,走廊上面多出这么些个逃课的人都守在我们班门口,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全班人都一样,看了眼外面马涛和子弹一群人,然后统一的又把注意力转到我身上。意思很明显,是我这个初一的新晋扛把子要搞事情了。有人的眼神鼓励我,有人的眼神害怕我,也有人的眼神没有眼神。

  我异常的无奈,莫名其妙的就在范伟的宣传下变成了初一的扛把子,本来我在班里的时候还不愿意扛这个大旗了,没事儿的时候上课睡睡觉,打打牌的日子挺好了。我一直就不想当什么扛把子,这会儿马涛他们带着人过来后,我看班里人看我的那眼神,我是不承认也不行了。

  不过说实话,这种感觉还挺拉风了,也不是那么糟糕。

  胖子和范伟他俩在班上察觉到后,一个劲的在冲着我傻乐,要不是现在手里卸下来的装备等会儿还有用,准会砸他们这两幸灾乐祸的孙子。

  马涛他们在我们班门外,靠在走廊边上。开始马涛和子弹两个人还有点顾忌,带着十来个哥们没有太靠近我们班门口,直到有一哥们,他小心翼翼的把脑袋探进我们班门口的时候。

  “涛哥,子弹,元元他们班里没有老师啊!”他说这话的声音挺大的,班里的人唰的一下全部往我这边看。就连雨柔都特意看了我一眼。这会儿我是真的尴尬了,就低着头一门心思的准备待会儿要用的装备。

  马涛和子弹两个人听到那哥们说我们班没有老师后,特别的,异常大胆的就走进我们班里,绕过前面好几个同学的位置走到我座位边上。

  我正要开口骂人呢,马涛突然哈哈的大笑一声:“元元,你咋还在班上呢,反正你们老师让你们在这里实习的也没有人看着,你还在这装蛋干啥,快点快点。我们先去初二那边和健哥他们集合。”

  马涛一边说着,子弹和刚才发现我们班没有老师的那哥们也挺兴奋了。说实话,我心里比他们要兴奋多了。我说:“你等等啊,我这拆点装备下来。马上。”说完我就使劲拿着凳子往地上砸。

  这凳子今天也是奇了怪了,平时和这一样的凳子砸一两下它就坏了,这会儿我砸了三下它还没反应。子弹拉了我一把:“元元,我们这儿装备够呢,你这凳子先留着,先走着,等会儿老师要是来了就不好收拾了。”

  我一边砸着凳子,一边说道:“怕毛线,都过了这么久了早就应该下课了,吗的学校这打铃的广播肯定又坏了,你看看把我卖班的人都给唬的,明明都下课了还不敢回家的,一个个坐到位置上面,老实的跟哥啥似得。”

  !看9正K●版章节◇上,酷匠网J

  “陆哥,你确定现在是下课了?不是我班上的钟坏了,而是学校的广播坏了?”范伟在一边说道,看着我的眼神也是忍俊不禁的。

  “可不....”还没说完,我突然就愣住了,中午来班里还没上课的时候我就一直都在睡觉,也是刚醒来不久。范伟这话,意思就是学校广播没坏,而是我们班墙上挂的那钟坏了,我又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下。

  然后我又看到胖子那边,发现胖子也正看着我呢。呢吗的,这教室里面的钟快了二十来分钟的样子,胖子这犊子这么早就把我吵醒的,还说要下课的,好心提醒我要准备武器,去大战李浩他妈的。

  我就瞪着胖子,要把他掐死的想法都有了。胖子挠了挠后脑勺,冲着我嘿嘿的笑了两下,笑的那个憨厚:“元元,我开始真的以为快下课了,才叫你起来的。那会儿我就比你早醒来一分钟,打牌的时候范伟才告诉我,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呢。”

  胖子说完有冲着我嘿嘿的笑了两下,笑得那个憨厚,笑得我只想一巴掌呼死他。子弹拍了我一下:“元元,现在趁着老师还没有来,我们赶紧扯吧,还上课上毛鸡巴课。”

  我推开子弹和马涛他们:“你们先出去凉快凉快,还有十几分钟才下课呢,别打扰老子学习。”我又一屁股坐回凳子上,趴到桌上,吗的这么早就跟你们逃课出去,闯李浩他们班找他们老师要我写检讨呢,傻逼才去。

  然后所有人都用特别鄙视的眼光看着我这边,都被我直接无视掉。范伟坐到我后面说:“元元的意思是,现在还早,他要先睡一会儿,养足了精神等会儿还要干正事。”

  范伟把这实话一说出来,子弹和马涛联合班里五十来个人全都乐了。我白了范伟一眼没继续说话,这个时候去初三,万一李浩他们班的老师还在上课,那还不是白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