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到了深夜这种时候,一般生意最好的地方就是宾馆,夜宵摊,KTV,生意又好又赚钱的地方那无疑就是酒吧了。

  我到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正好是酒吧人最多的时候。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感觉挺好的。这时很多卡座上面已经有人了,劲爆的音乐贯穿我的身体。

  偶尔也会不自觉的跟着音乐晃动几下。我穿梭在舞动的人群里面,突然有点不知道要干啥,这时有一个画着浓妆的女的,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的也很暴露。

  我挤到她边上的时候,她异常热情的一把把我拉住,要跟我跳舞。可是我根本就不会,拒绝后赶紧挤出去,到吧台上面坐着。

  刚才那个拦着我的服务员还在上班,他见着我的时候表情挺惊讶的。我疑惑的问他:“你干啥这么看着我,生意不错啊。”

  他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会把安可吃了,没想到你还会回来这里。还是你已经把人家给吃了?”

  我楞了一下,有点郁闷:“我都说了,我跟安可是朋友,你这么看我简直就是对我高尚品德的侮辱。”

  吧台小哥乐了乐,给我递了一瓶威士忌。说道:“喏,这个哥请你了,看样子安可还没看错你。我看你们两年级都不大的,怎么一有心事儿就爱往酒吧这种地方跑,你还好点,安可可是个女孩子。”说完吧台小哥无奈的摇了下脑袋。

  “安可是女孩子来酒吧危险。像我这么帅的人,来酒吧也很危险好不好。”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酒。不过光看起来就挺高档的。我一边摇晃着手里的酒杯,重兜里拿出两百块放到吧台上:“哥,这段时间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你,这酒的钱我还是自己来吧。”说完我又拿了个杯子给倒了一杯。

  吧台小哥大笑了两下,和我喝了一口说道:“这酒,你两百块可是不够的。”

  我呡了下嘴巴,这酒还真有点喝不惯。我接着说道:“少了,我也没有了。哈哈。”

  吧台小哥笑了笑,和我面对面饶有兴致的看着我,我说:“你老这么看着我干啥啊,我可不喜欢男人。”

  “我怎么觉着,你本人和安可描述的不像。”

  “呵呵,她经常来这里和你聊天?她咋描述我的?”

  “安可以前经常和她的朋友一起来玩,每次都是开开心心的。前阵子好像和她那个男朋友分手了,安可喝醉的时候还老叫着那男的名字,叫什么文轩吧。分手之后她就经常一个人来这里喝酒。有时候她一个人呆在这里喝酒可以呆到五点多,差不多我们要打烊的时候。”

  我想了想,说:“原来她这阵子都跑到这里来消遣来着。”

  吧台小哥继续说:“安可这姑娘心眼挺好的,这段时间她经常来这里一个人喝闷酒。有不少人都过来搭讪她,我怕她受欺负,所以能看着点就尽量看着她一些。她喝醉了也什么都和我说,有时候生意不好,我也乐意听她讲,这段时间她和我聊的最多的两个男的,一个就是她的前男友,还有一个就是你,陆元元。”

  我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有点不可思议:“我?”

  酷v匠d网;'首发6

  小哥点头嗯了一下,说:“她说到她前男友的时候,是又爱又恨的。但是说到你的时候,开始她是非常恨你的,说你爱管她的闲事,是她哥哥的走狗什么的。她和她前男友分手你要负一大半的责任。”

  听到这里我就不淡定了:“啥叫我要负一大半责任啊,卧槽,又不是我拿刀子架在冯文轩的脖子上逼着他和李萱萱乱搞的,要不是老子....”

  小哥马上伸手打断我的话,我很郁闷的闷了一大口酒。小哥继续说:“你先别急,这个不要怪安可,毕竟她也是受害者。她这几天来这里的时候,和我聊天,她说这段时间她也想通了,很多事情确实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她自己都不知道还要被她前男友骗多久,听说你还帮着安可背黑锅什么的差点被学校开除了。”

  “当时安可心里比谁都着急,平时她比谁都要爱面子,但是那一瞬间她说她什么都没想。就去找她哥哥,然后两个人回家找她爸爸来处理这件事儿,开始她爸爸是不同意帮你的,但是安可就直接跪在地上求她爸爸了,她说,那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求人。”

  我听着小哥的话,很感动。除了对安可的心疼和同情以外。我真心觉得安可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儿。我嘀咕道:“这还差不多。”

  小哥白了我一眼:“你这变脸的速度也够快的啊。”

  “没有健哥快。”

  “谁是健哥?”

  我乐了乐,刚要说话。就来了几个要酒的人。小哥说他要先忙了,我自己先玩着。我点头,然后就看向舞池那边,只要有漂亮的妹子我就盯着看。差不多三点钟的时候,我看小哥还在忙里忙外的,也没和他打招呼,准备回去看看安可怎么样了。

  明天还要上课,中午还要去雨柔的生日聚会。雨柔的生日礼物我还没有买好,吗的,这些事儿挨在一起还真有点麻烦。

  我这刚起身呢,就看见舞池左边的角落里面围着好几个男的。我想了想,肯定是哪个倒霉的女的今天晚上又要倒霉了,不过反正我也不认识她们懒得管这档子闲事儿。

  那四个大男人边上还有两个女的试图把他们拉开,但是一点作用也没有。这个时候酒吧里面放的音乐是比较柔和的,大部分人都坐在卡座上,或者桌上喝酒聊天,调戏妹子。那几个男的那边就异常的显眼。

  我正准备离开,就听见那堆人里面吼出一句:“我草你妈!”

  听到这声音,我内心异常的震惊。鞋子里面像灌了铅一样,寸步难行。我马上跑到舞池里面去,靠近那一堆人,使劲揉了下眼睛,被那四个男的围住的不是别人,是徐珊!

  看徐珊那样子也没少喝酒,醉醺醺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子,看起来心情特别不好,那四个男的把她围住她也不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