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没说话。然后看见健哥和季旅鄙视我的眼神。接着陈安可也撇了我一眼,这下我就郁闷了。好不容易碰到个有眼光的会赏识我的人也会遭来嫉妒,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时候健哥他爸也起身,摘下眼镜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不得不说健哥和陈安可长得都很像他爸妈的,不过健哥捡到的基因全身劣质的,所以才长得一副凶残样,陈安可捡到的基因全是好的,长的才这么水灵。

  我在心里乐了乐,没敢把这话说给健哥听,因为我打不过他。

  健哥他爸拍了下我说:“和阿健在外面的时候,做事情要收敛一点。要考虑后果,这个社会可不是在学校里面那么简单的知道不?小伙子,呵呵。”

  其实我当时我不是很懂健哥他爸说的话,懵懵懂懂的点头说,我知道了。

  健哥说:“爸,我没烟了,给两条。”

  我楞了一下,心想健哥胆子还真大。哪有老子给十二三岁的儿子抽烟的?我看健哥这是找抽吧。

  接着健哥他爸的反应差点颠覆了我的整个人生观,健哥他爸往健哥脑袋上打了一下:“阿健啊,我昨天才给你的烟,你今天又要问我要。”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电视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条深紫色的烟出来,我见过最好的烟就是兰芙,并不认识这是什么烟。

  但是我看到健哥和季旅看到老爷子把烟拿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人的眼神就跟我们一起在宿舍里面看小片的眼神一样灼热,我才非常肯定这烟肯定要比蓝芙好。

  老爷子把烟丢到健哥手上说:“你们这些小伙子啊,不要在我面前耍心眼。呵呵,有秘密不愿意说就直接说,别随便找借口忽悠我了,去玩吧。呵呵。”

  “好嘞,哥几个走了。”健哥脸上乐开了话。

  出去的时候,健哥他妈妈还特意嘱咐健哥要少抽烟,照顾好安可之类的话。出了健哥家后,季旅直接凑上上去就要那健哥手上的烟,季旅手还没摸到烟盒子就被健哥一脚踢开季旅。

  “去你大爷了,刚才还在车里你他妈咬我来着。”健哥乐呵呵的,说完丢了一包烟给我,是和天下。我第一次知道有这烟,看包装就很上档次的感觉。

  季旅立马笑嘻嘻的冲着健哥笑:“刚才在车里是我错了,健哥给我整一包呗。”

  我看着季旅那贱贱的表情,又没忍住笑了出来。没等季旅先找我麻烦,在旁边一眼不发的陈安可突然说话了:“见了烟跟见了孙子似得。”

  ☆“酷(4匠9/网n8唯#一:正“d版,m其9他2=都是盗V*版SV

  陈安可说这话,声音不大不小的,我们全都听到了,我本来以为季旅这次直接被骂孙子,自尊心受到创伤后至少也要回着骂过去才是。但是我想我还是太看得起季旅的自尊心了。

  他听到陈安可这话后,不仅没有跟陈安可急,反而把对烟的注意力转移到陈安可身上,一脸献殷勤的走到陈安可边上:“安可啊,你要不要哥哥帮你拿着包包啊?”

  王季旅说完就伸手要帮陈安可提包包,被健哥一把揪住耳朵,季旅就像个小鸡仔似得被健哥提开了。我接话说了句:“活该。”

  季旅一边揉耳朵一边瞪着我。陈安可看了我一眼,眼神充满敌意:“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听到陈安可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很不爽。这不是狗咬吕洞宾吗?明明我是好心好意的帮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脑子里进了翔,是好是坏分不清楚。要不是健哥在边上我才懒得给她面子,现在想起来,我还真有点后悔过来接她了,更后悔答应健哥要在学校照顾她了。

  健哥拍了下我的肩膀,对陈安可严肃的说道:“陈安可,元元是为你好。要不是他你现在还不是被冯文轩给骗着的?你不要把自己失恋被骗的痛苦,归咎在元元的身上知道不。”

  陈安可被健哥这么一说,眼睛直接就变红了,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我看着突然感觉有点心疼,说实话,我最看不得女的哭了,特别是像陈安可这种大眼睛的美女。

  我拉了一把健哥,说:“算了,她可能对我还有误会吧。”

  谁知道我这么刚说完,陈安可突然走到我对面。“啪”的一下,又是一记耳光打到我脸上,我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可以说这一巴掌打的我是措手不及,毫无防备。我长这么大,打过我耳光的就两个女的。一个李萱萱,一个就是陈安可。陈安可还不止打过一次,李萱萱是女表子,陈安可是个傻逼,脑子里全是翔的傻逼。

  当时我就想骂人了,季旅扯住我的衣服,然后冲着我摇摇头。我扭头走到一边马路上蹲着,季旅跟过来给我点了支烟,他什么也没问,我什么也没说。

  “我怎么了?你别以为跟着你在一起的就是什么好东西,我才不需要他假好心的帮着我,现在他指不定还在偷着乐呢,还有,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情啊?凭什么,说不定冯文轩就是被你逼的,他才不敢跟我在一起的。”陈安可突然大吼,我和季旅蹲在马路这边都听见了,我心里异常憋屈。

  “啪!”健哥直接一巴掌打倒陈安可脸上,陈安可一脸震惊的瞪着健哥没说话。健哥这会儿也火了,指着陈安可:“陈安可,你给老子停好了,从小到大,家里都把你当宝似得,什么事儿都惯着你,宠着你。所你在冯文轩这件事儿上我才会让你越走越远。现在你去给元元道歉。”

  陈安可瞪着健哥,一直到健哥说完她也没说话。眼泪不停的往下掉。我也懒得上前拦,见不得女的哭,我就和季旅聊天,不去看。

  后来健哥又和陈安可在一边拉扯了一会儿,陈安可一个人就跑开了,陈安可经过我这里的时候,还特别仇恨的看了我一眼,我有些无奈,拉住跑过来的健哥。

  我说:“算了,人家心不甘情不愿给我道歉的,饿哦还不乐意接受,不过看来你麻烦我做的事情,看这情况,我是没机会去做了。不过那烟还得你出啊,呵呵。”

  “草他吗的,笑脸给多了,惯出来全是毛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