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哥也很郁闷:“老子还不能带真爱回来过夜了呢。”

  “去你妈的!你是不能带妹子回来摸肉了吧你!”我使劲踢了健哥一脚就跑开了。

  哥几个打了会儿牌,然后在学校附近随便找了一家店子吃盒饭。健哥在吃饭的时候说陈安可要在我们家住几天,然后健哥用一顿饭钱把季旅他们的嘴巴堵住。

  吃过饭后健哥拉着我要去接安可。说是让我两先把之前的误会解除一下,日后相处就不会很难了。我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的被健哥拽上车里。季旅也厚着脸皮更了上来,说是代表黄靖和杰哥他们一起欢迎安可妹妹来和我们同居,不对,是欢迎安可过来做客。

  王季旅说这话的时候,口水都快要流出来的样子。我白了他一眼,总算是看出来这货的用意了。在车里的时候季旅还一个劲的问健哥安可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喜欢吃什么。

  健哥也不隐瞒,季旅问什么健哥就回答什么,甚至还把安可是什么星座的告诉季旅。但是他也告诉季旅,说安可的眼光高,叫季旅不要打他妹子的主意。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没忍住直接就笑出来了。季旅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的瞪着健哥。使劲瞪了好久都没有下一步举动。我坐在健哥边上笑了笑,才季旅肯定不敢动手,结果这次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们三个坐在的士后座上,季旅被健哥这么一说,自尊心受到一万点伤害:“健哥啊,我们可师兄弟,能不能不要互相伤害?”

  健哥白了季旅一眼:“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摸肉的机会吗?”

  “为啥?”我接过话问。

  健哥呵呵的笑了两下说:“因为王季旅等于玩女支女啊,还没来得及介绍就把人家妹子吓走了。”

  我听着没忍住,直接就乐了,当我看到季旅的脸都变得扭曲的时候,下意识的把屁股往健哥边上挪了一下,季旅突然像个疯子一样冲着健哥扑了上去。

  两个人直接在的士上面开始撕逼,还好我反应算快,也比较幸运没有被他们两个误伤到。老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劝架,还以为他们两个真的打起来了。

  后来还是老司机把车停到马路边上说,要打架交了钱下车打去。然后健哥和季旅两个人才停战。健哥就坐在我边上,我看他瞪着季旅的表情异常凶狠,肩膀上面还有两排牙印。

  相比健哥,季旅就老实多了。一直到健哥家下面的时候,季旅都没有说过话,健哥家住的地方是谐东县里很高档的小区了,进去的时候我和季旅都被守在外面的保安给拦住了,健哥跟保安打招呼说我们是他的同学,才肯放我们进去。

  一进小区里面,到处都是树和草,绿化做得也很不错。健哥他家住在十三楼,乘电梯的到了健哥家门外的时候,健哥按铃。过了一会儿,门口的一个小屏幕上面显示出一个打扮富态,看起来特别有气质的中年女性。

  “妈,是我。”健哥对着视频说道。

  然后门就打开了。不得不说,这个小区的安全措施做的很好,要不是今天跟着健哥来这里,我还真不知道谐东县能有这么高档的地方。

  健哥家不是很大,但是装修的特别精致,跟着健哥进门后,健哥的妈妈笑着和我们点头,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特别慈祥和蔼富有内涵的那种上流女性。而客厅中间的沙发上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身材微微发福,带着眼镜,正靠在沙发上面看报纸。

  “爸。”健哥冲着沙发上的中年男人喊道,整个人也收起了平时那吊儿郎当的气质,我和季旅也跟着礼貌的叫了声叔,不知道怎么的,这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中年男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我的心里总会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健哥他爸听到我和季旅叫他的时候才抬头看我们,看到我的时候,目光还在我打石膏的胳膊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冲着我们笑了笑说:“阿健,你这个小兄弟我好像没有见过啊,来坐吧坐吧。”

  “谢谢叔。”

  健哥问:“爸,安可呢?”

  $酷d匠}网x首=发p

  “哦,你们是来找安可来了,她不知道在房里干嘛了,中午说是雨柔找她出去完,回来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到房间里面去了,看样子心情很不好,我和你妈问了好几遍她也不说。不知道是不是和雨柔吵架了,哎,这两小姐妹平日里每次出去玩完回来都是开开心心的,你们来了正好,带她出去散散心。”

  这个时候健哥的妈妈给我们端来一盆水果。健哥他爸对着我说:“小兄弟,来我家别拘着,呵呵。”

  “呵呵,谢谢叔。”我看了眼季旅,发现他已经左手一根香蕉,右手拿着一片西瓜,吃的不亦乐乎。

  “你叫什么,和阿健玩着的那几个小伙子里面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啊。”说着健哥他爸又把目光放到我胳膊上面。这会儿健哥已经走到陈安可的门外敲门,然后就进去了。因为是女孩子的房间,我和季旅都不方便进去

  “叔,我是陆元元。刚来二中上学的,健哥在学校对我很照顾。”其实我是特别不善于和别人交流的,特别是健哥他爸给我带来的那种压迫感,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还好季旅在我边上,我和健哥他爸聊天的时候基本上是他问我什么我就回答什么,中间季旅一插话,我就能少说几句话。

  过了好一会儿,健哥带着陈安可出来了。此时陈安可已经没有中午那么恐怖,看上去也正常许多,但是当她出门和我对视的时候,眼睛里面还是有一些仇恨和厌恶在里面。我直接无视她的眼神,继续挺季旅在那里和老爷子扯淡。

  “爸,我们带安可出去玩一会儿,晚上她和雨柔说好了,就住雨柔家。”健哥冲着我使了个眼色。

  我从桌下踢了季旅一脚,然后从凳子上站起来:“打扰了叔叔,那我们先走了。好不容易放假我们想好好玩一会儿。”然后我有冲着健哥的妈说了声谢谢。

  “这孩子,怎么这么懂礼貌呢。”健哥他妈好像特别喜欢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