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散开后,健哥带着我去了学校附近的出租房。两室一厅。环境和宿舍比起来要好多了,我们宿舍六个人住也能住下,关键是想着以后晚上没有宿舍阿姨管着,心里还蛮期待快点住进来。

  我在房子里面转悠了一圈,设备什么的都挺齐全,我突然想起方雨柔说的话就问健哥:“我们全寝突然全部搬出来,学校那边怎么交代?”

  此时健哥正坐在沙发上面,使劲盯着他手机捣鼓,时不时的还傻笑一下。根本不鸟我,我跑到健哥边上踹了他一脚:“玛德,问你话呢!”

  健哥看都没看我一眼:“我们宿舍,除了你和胖子的班主任还会管一下你们。我和季旅,黄靖还有杰哥的班主任都巴不得我们快点走。”

  我白了健哥一眼:“那我和胖子真的叫家长来?我妈在外地,就算来了也肯定不同意这事儿。”

  健哥这货怎么都不理我,一直拿着手机在那聊天。我凑过去看了眼,健哥正在编辑短信:宝贝儿,我们今天晚上见个面吧!后面还加了一个亲嘴的表情。

  看得我一阵恶心,我埋汰了健哥几句。他也没理我。健哥搂住我的肩膀说:“你健哥做事儿你还不放心?你妈妈我已经帮你请好了,只是胖子的家长我们还得去找一个。”

  我楞了一下:“我妈妈?”

  健哥冲着我点头,比划出ok的手势,健哥又补充了一句:“是在菜市场招来了,花了老子50块呢,去见你班主任之间你先和你妈对对词,不要到时候露馅了,50块就白搭了,老贵了吗的。”

  我有点郁闷,刚要说话,健哥突然就大笑起来,抱着我的脑袋在我脸上使劲亲了一口。

  我被健哥吓了一大跳,推了他一把:“你干啥?”

  健哥笑哈哈的:“吗的,今天晚上老子不和你们几个单身汪瞎混了啊,我家小宝贝儿答应和我见面了。”

  我还在郁闷关于我“妈”的那件事,可健哥好像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我想了想,反正就是那么一小会儿的事,只要郑飞那里混过去了,那违心叫几声妈也值了。

  健哥没理我,我就看见他靠在沙发上面躺了大半个小时,一直在和他说的那个宝贝聊天,我直接被他忽视。

  我凑到健哥边上说:“上午才被胖子揭穿气走一个,这会儿你又到哪儿勾搭到一个了?这倒霉姑娘,哎。”

  我说完,趁着健哥动手前马上闪开。健哥放下手机冲着我笑了笑:“可以啊陆元元,你现在跟着季旅他们学坏了是吧?”

  我摇头:“健哥,我跟着你学的。呵呵。”

  说完健哥也笑了,我又连续问了他好几次那个女的是谁。健哥特别得瑟的告诉我,说是三天前在网上勾搭到的一个妹子,他们视频过,这个妹子长的不错。

  我又问健哥说李萱萱那里怎么打算。健哥踢了我一脚:“草,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像李萱萱那样的只能算是袜子。”

  “怎么又变成袜子了?”

  “一次性袜子,用几次就好了。你以为你健哥那么没眼光,看不出李萱萱是什么样的人吗?你信不信你这会儿李浩他们弄我们的事情在学校传开了,她现在指不定想着法子往李浩身边靠。”

  我点头说,你知道就好,我还怕你被骗了感情跑我这儿来哭,我可不会安慰人。

  说着我的电话就想了,我看了下。竟然是陈阿姨打过来的!我拿着手机呆了半天,突然很紧张,然后健哥踢了我一脚:“干蛋呢你,不接就挂了,要接快点接,烦到我和我家宝贝聊天了。”

  我白了健哥一眼,直接挂断陈阿姨的电话。趁着健哥不注意冲着他屁股猛踹了一脚,然后撒腿就跑。跑出去后我蹲在马路边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想想健哥还在房子里面骂我的样子,心里很开心。

  然后陈阿姨的电话又来了,我犹豫了一下接通电话。

  “喂,陈阿姨。”我都觉得我笑的有点假。

  “小兔崽子,现在到城里呆久了不认我了是不?还挂我的电话。”陈阿姨的声音很好听,但是这会儿好像有点儿生气。

  我连忙笑了笑:“没呢,我哪敢,刚才在上课啊。我忘记谁也不会忘记陈阿姨啊。”

  陈阿姨沉默了一会儿,笑道:“半个学期不见,看来你在学校里变了不少啊。”

  我问:“哪里变了?”

  “嘴巴变甜了,性子也变得油了。”说完陈阿姨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还有两个小时就到谐东县了,挺你妈说你最近在学校不学好,和人打架被打进医院了?”

  我想了想:“没那么严重,同学之间一点小误会。”

  后来陈阿姨那边变得闹哄哄的,我也没听清楚她说了些什么,然后她就把电话挂断了。我想了想,又发了条短信过去问她在汽车站还是火车站,到时候好去接她。

  结果陈阿姨说她坐朋友车来的,叫我放学的时候到学校门口等她就好了,之后我就没有回她短信了。我看了看,现在时间还早,然后一个人跑到兄弟网吧去玩了会儿游戏。

  差不多六点钟的时候,我打了辆出租车回到学校准备等陈阿姨给我送生活费过来。这会儿学校还没有放学,我一个人蹲到学校对面的小卖部边上抽烟。

  不一会儿就下课了,我见陈阿姨还没有来,就给她打了个电话。他说路上堵车堵的厉害,等会就到了,我挂断电话就往学校里面走。

  正好碰见子弹和马涛两个人被冯文轩扯着衣服出了校门,冯文轩后面还有七八个人的样子,看到这情况我立马就急了,给杰哥和健哥打电话,都没有人接,后来我又给黄靖打电话,还是没有人接。

  7酷匠网-&永{M久#免7‘费◇看小'#说S√

  此时冯文轩还没有注意到我,现在我的胳膊上面还绑着石膏,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刚出校门我就看见冯文轩对着子弹猛踢了一脚,学校外面好多人都看着,然后另一个人直接拽着马涛的头发往小区那边的绿化带走。

  看到这情况,我心里咯噔一声。“吗的!”我也没想太多就偷偷跟着冯文轩他们往那边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