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一会儿健哥那边就挂断了电话,此时我的心里很乱很乱。健哥那种急性子的人知道我这样后根本就不会考虑后果,肯定马上就带着季旅他们过来了。

  健哥来之前群殴被李浩他们打趴在地上,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感觉全身麻木,李浩他们十来个人也没人看着我,都坐在离我一米多远的地方抽烟,聊天说说笑笑的。

  我使劲摇晃了下脑袋,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晕过去的感觉。不知道等了多久,我就看见从兄弟网吧来的那条路上冲过来几个人。马涛和子弹还有晓峰好像也在里面,加上我们宿舍四个人一共七个人。

  健哥一眼就看到我,顿时情绪失控,冲着李浩一群人就吼了句:“我草你们吗!”然后就冲到了第一个。

  我很想叫他们回去,跑过来这边十几二十几个人,冲过来下场肯定和我一样,但是我是真的没有力气喊了,看着健哥他们手里的武器,还是从网吧凳子上面临时拆下来的,我的眼泪顺着脸颊就留下来了,和血混合在一起,又腥又咸。

  李浩他们看见健哥他们过来了,十多个人全部站起来,和健哥他们面对着冲了过去。让俺后两拨人就打到了一起,李浩拿着砍刀就冲着健哥那边追。

  TU最新.R章节#上#2酷dp匠◇网"G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从李浩的背后扑了上去,抱住李浩的叫,冲着他的小腿狠狠咬下去,李浩一声惨叫。接着我又被冯文轩一脚踢到脑袋,整个身子往后面一倒,有倒在地上了。

  嘴里满是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李浩的。健哥一拳抡倒他前面的那个人,抢过那人手里的铁棍。往冯文轩身上猛的打下去,李浩一刀子就劈到健哥的胳膊上面。

  健哥一下就半跪在地上。马涛和季旅那边情况也非常不好,李浩这边的人实在是多出一倍多,并且他们手上都有武器,没过多久,我们这边的人差不多全部都倒了。

  李浩看到健哥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健哥那边。包括李浩自己也有点发愣,毕竟都是学生,动刀子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见的感觉。我一下子就疯了一样,也不管李浩手上有没有刀,冲着李浩扑上去,一拳抡到李浩脸上。

  李浩反应过来后,有对着我肚子踹了一脚。这个时候不远处听见警车鸣笛的声音。李浩那边的人一下子全都慌了,李浩捡起砍刀,冲着他们那边的人吼到:“快撤!”

  说完,李浩那边的人唰的一下,全都散开了。警察赶来的时候李浩那边的人已经全部撤离了。

  子弹走到我边上把我扶起来。健哥还好,伤也不是很严重。所有人都围着我这边,健哥往地上吐了口口水,问我:“没事儿吧。”

  我笑了笑摇头,接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面,右手绑着石膏,左手打着吊瓶,全身上下痛得不行。我看了下,季旅和黄靖,还有胖子杰哥都在床边守着,并且都睡着了。季旅的口水流了我一被子。

  看着这样的场景心里感觉暖暖的,我看了看窗外,看样子是早上,这几个人也不知道守在这里多久了,我也不知道我几天没有上课了,不知道学校那边怎么样了。

  我深呼吸了几口,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在痛。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我笑了笑,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这样过了大半个小时,子弹,晓峰还有马涛他们提着几袋子早餐进来病房了,让我诧异的是,方雨柔也跟在他们后面来了。

  马涛他们看到醒来的时候,特别开心。后来又把医生叫过来给我做了各项检查,确定没事后,就给季旅他们分早餐吃,一瞬间,小小的病房里面挤满了人。大家又在一起说说笑笑的,仿佛那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关心过。看着满屋子的人。心里挺开心的。我扫了一眼病房半天也没看到健哥,心里有点失落。

  杰哥好像看出来了,他说:“健哥现在忙着和家里老爷子打仗呢,等会会过来的。”

  “打仗?”我疑惑的看着杰哥。

  季旅接着说道:“这次的事情可不小。学校里面都传开了,要不是健哥在家里跟他老爷子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我们几个早就被开除了。”

  我有点生气:“为什么是开除我们?李浩他们没事吗?”

  黄靖说:“我们也挺憋屈的,但是警察带我们去做笔录的时候我们没有把李浩他们说出来。”

  我问:“为什么?”

  马涛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情,我们都很憋屈。所以健哥和大伙儿决定自己找回面子来,考学校开除还更被人看不起了。”

  杰哥点头:“对,现在学校查的严,等这阵子风头过去了。我们再找李浩那帮狗日的算账。”说到这里杰哥很激动的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一股钻心的疼痛让我立马惨叫起来,杰哥连忙松开手。接着大伙儿都笑了。到了中午的时候,大家都要上课,学校对我们这伙人现在看的很严,所以还是少逃课的好。我这边的假,郑飞那边都已经准了。

  季旅说我可以等到下个星期再去上课,我有点开心。现在感觉身体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明天就可以出院,又可以在外面玩几天不要上课了。

  之后所有人都出了病房,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吊瓶吊到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才完事儿,我叫护士帮我拔针后,发现我的手机就放在床边上,也不知道是谁帮我捡回来了。

  我拿起手机捣鼓了一会儿,发现还能用,心里挺开心的。然后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那边一下子就接通了,而且声音很焦急:“元元啊,你现在怎么样了?妈妈明天就回去看你啊。”

  我楞了一下,想了想。也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妈怎么可能不知道,要不然这几天的医药费什么的谁出?学校不联系家长才怪。

  我使劲平静了一会儿情绪说道:“妈,我没事儿了,你不要赶过来了,浪费车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