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早就把检讨这回事忘的一干二净了。

  我说:“老师叫我们写了?”

  胖子说:“没有。但是等会儿就是郑飞的课,总不能真的拿着健哥给我们的检讨再读一次吧。”

  听到胖子这么说,我放松了不少。我接着说:“都过去这么久了,说不定他都忘记这回事儿了,就你还记得,等会儿上他课的时候老实点,别睡觉,别讲话认真听课。要低调知道吗?”

  胖子疑惑的看着我,问我:“那要不要积极回....”

  我立马打住胖子的话,有点无语:“我说了低调,低调你懂吗?班里这么多人不见得他还记得咱们这个茬。”

  我又看了看坐在又后面的范伟,继续对胖子说道:“等会要是郑飞还记得,我尽量把火引到范伟身上去,你就乖乖上课就行。”

  胖子一脸懵懂点头哦了一声,我就跑到范伟座位那边去了。

  此时,范伟正坐到他的位置上面,周围围了十来个人,男的女的都有。有一些都还不是我们班的。

  隔着老远我就听见范伟说话的声音,还是在说上次我们在网吧和初三那边干架的事情。

  本来几分钟挺简单的战斗过程,被范伟这货描述的绘声绘色的,也不知道他拿着这个梗可以聊多久,而周围的人也是听的挺认真的。

  我到了一个男的边上,从后面拍了下他,发现人家正听得来神,都不回头看我一眼,压根不鸟我。

  后来我又拍了下他的后脑勺,这回下手有点重,那人很不爽的反头。本来我还以为他会骂我的,但是这人看到我后愤怒的表情立马变成笑脸。

  “陆哥,你也来上课了啊!”这人对我笑眯眯的没有一点脾气。

  这回我但是习惯别人叫我陆哥了,现在班里的人基本上都这么叫。只是他说的话让我很费解,什么叫做:“你也来上课了?”

  说的我好像经常逃课似得。我有点郁闷也没时间和这人瞎扯。我说,哥们,让个位置。

  说完那人就给我让开了,我接连推开好几个人好不容易挤到范伟边上,和他面对面的,在里面呆了几分钟,发现这货说的天昏地暗,热火朝天的。时不时还站起来示范动作,我就坐在他对面,他竟然完全没有发现我。

  最后我看要上课了,就站起来打断范伟说话,我对其他人说:“大家先散开,我现在有事和范伟说啊,下次再来听他瞎扯。”

  其他人见着我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神都是很崇拜的感觉。说什么总算见着活的了,搞的我郁闷死了,也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范伟和人家怎么说我的。

  等人都被我散开后,范伟坐在自己位置上面一脸不开心。

  我还没说话呢,范伟就说:“元元,你干啥啊,我这正说到高潮呢。什么叫瞎扯啊,我明明是事实派的。”

  我打了范伟一下:“你妈的,天天在这里给我挖坑,还委屈了你。”

  我没管范伟继续说:“你想不想知道更劲爆的消息?”

  范伟一听,眼睛立马亮了:“啥事?”

  我说:“你等会上课的时候使劲问胖子就好了,他知道。这消息够你聊天吹牛逼吹好一会儿了。”

  范伟有点不开心:“啥事啊,现在你和我说就得了,等会上班主任的课,胖子离我隔的这么远,会被抓去批评教育的。”

  “得了,对你来说上谁的课你不在下面开小讲堂的?你要讲话距离是问题吗。”

  范伟有些不开心:“放屁,我有时候也听课的好吗?”

  我白了眼范伟,没理他。接着上课玲就响了。我坐到我的位置上面,方雨柔低着头也不知道在干啥,范伟就坐在我后面位置上一个劲的拽我的衣服。

  我反头指着范伟:“别烦我,我要睡觉了,妈的,困死我了。”说完我就趴在桌子上。

  范伟还是一个劲的拽我,问我到底是什么劲爆的新闻。我要他去问胖子,他说胖子离他嫌隔的太远,问我方便一些,然后一个劲的缠着我。

  没过多久,郑飞就进来了。毕竟郑飞是班主任,范伟见郑飞进教室后收敛不少。

  郑飞进来后就开始直接讲课,看都没看我和胖子一眼,我心里缓了下,有点庆幸,郑飞八成是忘了检讨的事情了。

  然后我就趴下要睡觉,郑飞现在也懒得管我了。范伟就在我后面一个劲的缠着我,我不理他,有好几次郑飞看了我们这边一眼。

  范伟这个八婆就把战术换成了传纸条。其实我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讲,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要是郑飞还记得检讨这事儿,我就让范伟在上课的时候使劲吵,把郑飞惹毛了,就把注意力转到他身上去了。

  说有八卦,其实只是一个诱饵。

  现在看来真是多此一举了,郑飞压根就不想管我的样子,还没被郑飞叫去办公室写检讨,就要被郑飞这个死八婆给烦死了。

  我一直不理范伟,范伟就一个劲的往我这边丢纸条。有几次都丢在方雨柔桌上去了。我看了眼方雨柔,发现她眼睛红红的。

  看着她刚哭过的样子,都不知道她为啥哭。难道是刚才黄靖长的太丑表白的时候把她吓到了,不科学啊。

  我把方雨柔桌上的纸条扫开,问她:“怎么了?”

  方雨柔没理我,我又问了几遍她还是没理我。于是我就没继续问她了。我准备继续睡觉,趴在桌上换了好几个姿势,都睡不着了。

  这个时候范伟又从后面丢了张纸条过来,这回我真的有点不爽了,随便打开两张纸条,上面全都是一句话:“什么消息啊?关于谁的???”

  我看了看抽屉里面满满的纸条,差点儿没忍住反手给范伟一巴掌。

  然后我拿起笔往范伟的纸条上面回信。写完我就直接反头把纸条拍在范伟的桌子上面。

  这个时候我也挺烦的,看见郑飞正看着我这边,样子有点凶,但是还没有爆发出来。

  给范伟纸条后我就趴在桌子上面,没过一分钟我就听见范伟扑哧一声失控的笑了出来。

  "酷…匠Dk网首O、发Y

  这下全班的注意力都转移到我们这边。郑飞的洪荒之力终于要爆发了。他现在讲台上面,一只黑板刷就直接往我这边飞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