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萱萱好像被我吓住了,把手放下后和方雨柔扶着陈安可到另一边休息。我看着冯文轩那边的那个女的,那女的看着我往后退了好几步,生怕我打她的样子。我有点无奈:“你在这儿等着,他们完事儿了你就可以走。”那女的还算听话,点头后就一直乖乖站在我边上。

  十几分钟后,阿健和杰哥他们出来了。我看见阿健手上红通通的都是血。想都不敢想冯文轩被揍成啥样了。阿健出来后,陈安可从地上站起来就要往包厢里面走。阿健一把拽住陈安可的胳膊:“你要是想要他继续到谐东县的话,就乖乖跟我回家。”说完阿健松开陈安可的胳膊,我看见陈安可的眼泪不停的滑落,突然觉得她也挺可怜的。但愿冯文轩真是个人渣。

  阿健走到我边上拍了下我的肩膀,没说话就下楼了。十一点多的时候,阿健给我们一伙人打了几辆车后带着陈安可说先回家。我陈安可走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仇恨,恨不得要把我吃了一样。我面对她倒是一点也不心虚,我觉得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回到学校附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别说宿舍门,就连校门都已经关了。我们十几个住宿生回到之前那旅馆,总共开了三间房;我们宿舍四个加另外两哥们,其他哥们一间房。方雨柔和李萱萱一间房,开放的时候我还看见方雨柔有点不愿意和李萱萱一间,但是她没有说出来。之前他和李萱萱那么好,突然之间两人关系就变僵了让我很费解。

  洗完澡后,我趴到床上。今天很累,但是莫名的很开心,或许因为我交到了这些哥们。总之很开心,不过从下午醒来的时候我就一直都没有看到过胖子,他没跟我们去KTV,也没和我们打招呼。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躺在床上给胖子发了条短信,问他去哪里了,怎么没和我们一起去玩。

  胖子很快就回短信,他说中午喝多了头痛就一个人先回宿舍睡觉了。后来我没有回胖子短信,总觉得他一个话唠突然间话就变少了,都是因为开始在我面前吹牛逼吹破了,现在不好意思了。我想着过一段时间他就又是那个话唠胖哥了。

  后来我又和季旅,杰哥他们闹腾了一会儿,聊了会儿天。从他们那里我得知那个冯文轩本来就是一个渣男,起初在二中读初一的时候就骗了好几个女的跟他上床,现在读初二了就盯上陈安可了,阿健和陈安可说了好多冯文轩初一的事情,但是陈安可也不知道被冯文轩喂了什么药,无论阿健怎么说,陈安可都认为阿健在故意说冯文轩的坏话。为此,原本好好的兄妹差点反目成仇了,所以比起李浩来,阿健更讨厌冯文轩。

  后来聊着聊着,大伙儿都睡着了。其实我是很想睡的,但是晚饭和烧烤都没吃到,饿得我实在是睡不着,半夜我起身在房间里面翻了好一会儿没有翻到可以吃的东西。于是我穿好外套准备下去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夜宵摊没关门。十二点多我跑到旅馆下面碰到的房东,他说这个点学校附近的店子都关门了,他那还有几包泡面可以卖给我,于是我花了两倍的钱买了三包泡面。

  在房东哪里吃完两包泡面后,我开始有了睡意,和房东拜拜后,我拿着剩下一包泡面跑上楼。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要是没带出来。跑到房东房间使劲敲了好一会儿也没人理我,我坐到自己那间房门外面,大半夜的凉飕飕的搞得我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后来我实在太困了,靠在门边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虽说是夏天,但今天晚上不仅降温快,蚊子也多。没睡多久身上就被盯了无数个大包小包。

  “开门!!卧槽!”我对着门口使劲踹了几脚还是没有人理我。过道上的灯光暗暗的,加上外面狂风不止的弄的我一点也不舒服,这个时候我看见另一边李萱萱她们房间的灯亮了,顿时心里一喜。

  之后我又有点儿无奈了,这两人跟我又没啥关系,大半夜去女生哪里住下,我又不是阿健。这种事情我还没做过呢。看着李萱萱房间里面的灯光,我突然想起陈阿姨了。那个唯一和我睡过一张床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嘎吱”一声,我看见对面的房门打开了,恍惚看见穿着粉色半透明睡衣的陈阿姨站在我对面,冲着我发出温暖的笑脸。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这里吵什么吵啊!”李萱萱站在门口冲着我喊道。

  我这才回过神,李萱萱这个女表子看我的眼神除了不屑就是恨意,我说:“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大半夜的这样踹门不会吵着人家睡觉啊?你不想睡也不要吵着我睡ok?”李萱萱踩着拖鞋冲到我面前。

  R更新hJ最27快上酷匠@《网

  我从地上站起来,正视着李萱萱没有说话,虽然她还是穿着白天那套衣服,但是很明显睡觉的时候把内衣解开了,。

  说实话,李萱萱长得真心不错,可我现在也越来越讨厌她。我戏谑的在她身上扫了好几遍,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李萱萱有点不自在,使劲推了我一把:“看你妈比啊!土包子啦蛤蟆想吃天鹅肉,轮回几百次也没用!我回去睡觉了,不要吵了。”

  我直接无视她说:“别人我没吵醒怎么你就被吵醒了?就你这样的货色还天鹅呢?我看你就是从鸡窝里面跑出来冒充天鹅的,送我白搭我也不要。”

  “你!”李萱萱被我气的直接一巴掌呼了过来,这次我才不会任由这个女表子欺负,一把掐住她的手腕。

  “我说你的出生你就恼羞成怒了?你不就是个鸡?你这种公交车随便来个人都可以上,阿健做的士做习惯了,就拿你尝尝鲜的。”

  当时李萱萱的脸不仅被我气得发紫,整个五官都扭曲了一样。我从来没有这样骂过一个人,看着李萱萱痛苦的模样,越看越爽,一点儿也不想松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