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健没理那警察,转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哥们,你这人情我记住了。我叫陈继健,在二中读初二,有事找我就好了。说完陈继健从兜里拿出一根皱巴巴的烟放到我手上一个人走出了饭店。那带头的警察也没有拦住陈继健,和店主交流了一会儿,留了张名片就走了。

  那些警察离开后整个一楼的客人也走光了,大概扫了一眼。这店主的损失肯定不小,“看啥看,赶紧滚!”那店主冲着我吼道。当时我也害怕,第一次进县里就碰到这么多事儿,从地上把行李捡起来就跑出饭店。

  走到一家小卖部的时候我给老板交了一块钱,按照陈阿姨留的号码打了过去,结果打了好几遍妈妈都没有接电话,弄得我心里慌慌的,后天就要开学了,记错电话岂不是很惨?我从小卖部随便买了点零食当作晚饭吃了后一个人溜达到附近一个小公园里面。

  我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大清早就被冻醒来了。不过...我的行李不见了!那里面还有三百多,算是我的全部身家。明天就要开学了,不仅妈妈没找到,现在连一毛钱都没有了。我很慌张,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了。

  “阿姨,我打个电话。”我硬着头皮回到昨天那个小卖部,现在也只能靠电话联系我妈了。那阿姨扫了我一眼,小伙子被偷了?

  我点头,身上挺埋汰的。小卖部阿姨挺热心的:“那行,你打吧。”和阿姨道了声谢,我从兜里拿出那张皱巴巴的纸条拨通我妈的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我越来越害怕。

  “喂?元元?”

  电话接通我有点喜出望外,总算联系到我妈了。挂断电话我便回到公园,没过一会儿我看见我妈从马路一边朝我走来,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直接冲到我妈边上一把抱住她,很想哭。

  “傻孩子....”我妈抱住我的脑袋。

  后来我妈把我带到她住的地方,这是她在谐东县打工租的房子。她说,她辞去了饭店的工作。说是花钱弄关系给我找到县里好一点的学校,饭店工资太少了不够我用,所以她打算去外地上班。

  这天我呆在家里看书,看电视。妈妈给我做了好多我爱吃的菜。第二天大清早被叫醒的时候,我妈已经收拾好行李了,我妈说今天我自己去二中的教务处找杨主任报道上学,她要赶火车就不陪我去报名了,临走前她把她那直板手机给我了,说有事电话联系。

  看见我妈走,虽然心里有点舍不得,但是很快我就适应了。反正从小到大做什么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我妈走后,肥头大耳的包租婆进房马山下了逐客令。

  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背着新书包,拿着我800块的生活费出了这栋楼房。今天天气挺好的,站在马路旁边突然很期待我的校园生活。

  我随手拦了一辆黑的,在谐东县转悠了好一会儿车子才停到二中门口。此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多钟,二中门口有不少学生。进了学校了根据校门口摆放的学校地图,很快我来到了教务处。

  教务处在学校多媒体教学楼的第一层,因为今天只是报名,还没有正式上课,除了个别靠关系和金钱进这学校的人,基本上没有人往教务处这边走。隔着教务处还有十几米远,我就听见房间里面传来咆哮的男生,我小心翼翼走到教务处门口偷偷伸出脑袋。

  一个和我年纪和我查不多大的女孩儿站在里面,浑身的打扮都很时尚,从侧面看就知道她绝对是一个美女,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过陈阿姨的身姿。她对面站着一个大腹便便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他应该就是我妈说的那个杨主任了,看样子他很生气,对着那女孩儿又骂了好几句,骂得很难听,还威胁她说不让她上学之类的话。我当时也看不清那个女孩儿的表情,心想她肯定被骂得很难受。

  “报告。”我敲了下门说道。这下杨主任和女孩儿都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我这才看清楚这个女孩儿的样子,五官很精致,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确实是个美女。不过我看到她表情的时候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她不仅没有被杨主任骂哭,反而嬉皮笑脸的,看我的眼神还带着明显的嫌弃。

  见杨主任皱着眉头,我赶紧说我叫陆元元。后来杨主任好像想起什么,招呼我邀我进屋,我这才走进教务处和那女孩儿并肩站在杨主任面前。

  杨主任还没有开口说话,那女孩儿突然从我边上挪了一大步,故意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我扭头,清清楚楚听见她说“土包子”这三个字和鄙夷的眼神。

  这女的TMD简直就是一女表子!

  当时我挺想打她的,如果她是个男的话估计我会跟她干起来。从小到大我就被身边的同龄人带着有色眼镜看我,因为这样我的性格就很孤僻,不爱说话,遇到什么事情就喜欢用拳头解决。

  杨主任给了我一张入学通知书让我自己去初一五班报道,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跟我说就让我出去。我当时很郁闷也不知道得罪谁了,刚来学校就遭白眼。拿通知书出了教务处不久,那女的也跟着出来了,现在楼道上也没有什么人,她路过我边上的时候还特意停下来白了我一眼,让我很不舒服,于是我从她身后搭住她肩膀问她,我们又不认识,为什么要这样排斥我?我又没有惹你。

  她一把甩开我的手指着我的鼻子骂:“瞧你穿的一身破烂,我就嫌弃你了怎么了?下次你再碰到我,我让人埋了你知道不?”她话还没有说完我又把手掐在她的肩膀上,这次我抓得很用力,她不仅没有甩开还被我掐得很痛。

  √最新章节t上酷M5匠yi网

  任由她怎么反抗我就是不肯松开她的肩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我就很自卑,也不知道怎么回击她的话,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打人,但是那时我很老实,也不敢在学校特别是教务处旁边打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