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上下学都要走一个半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学校,村子里面总共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学。但是初中的话我们都得到县城去上,住宿。而且县城只有一个高中,听说那个高中很乱,反正我离上高中还早也不用考虑那么多。

  转了两趟车后,我终于抵达了谐东县。这是全国公认的年度贫困县,但在我看来,这里可比我们村里发达多了,下了车,我背着个大书包,手里提着两袋东西站在偌大的火车站里面,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感到一阵迷茫。

  我拿出陈阿姨给我写的那个地址,硬着头皮顺手抓了一个路人问路,结果那人鸟都没有鸟我一下。我的性格本来就孤僻,见第一个人没有鸟我以后,我就再也没有问第二个人了。陈阿姨给我装的水早就喝完了,于是我走出火车站,四处寻找便利店,可一出火车站便利店还没有找到,就看见另外一个墙角站着七八个十七八岁头发染得七红八绿的人,他们围着另外一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男子拳打脚踢,下手可比我大孟高英的时候狠多了。

  被他们群殴的那个人燃着爆炸头,穿着一条破洞比我裤子还多的裤子。周围经过的人们好像可以要远离他们这群人一样,经过那里的时候都是绕道走的。就连在火车站周围穿着保安服的几个保安见这情况都是视而不见的。

  看见那个爆炸头的脑袋上都被那群人拍出血来了,我有点惊讶。看来这谐东县比我们村里要乱多了,这保安什么都是摆设啊。

  “酷c匠*网+唯1(一正◎版,V`其H$他$%都D是/v盗√版

  “喂,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你信不信!”我正看着,他们那边一个燃着黄头发的瘦子发现了我,他手里拿着一根铁棍指着我,嘴里还叼着一根烟。

  我楞了一下,心里有点不舒服。但肯定不能和这群人对着干,我马上转身离开了这里。后来我连一瓶水都没有买,只想着快点找个落脚的地儿,火车站旁边有很多摆摩的的,我还从来没有坐过。

  “师傅,到安仁街好食上多少钱?”

  被我问的这个摩托车司机眼珠子转悠了两圈,三十块。我直接一屁股坐上了摩托车。摩的司机带着我在谐东县的大街上转悠了好一会儿,到了饭店门口的时候,我下车把口袋里二十三块零钱全部掏出来给司机。也没听他在后面骂街直接走进了饭馆。

  这家饭店的生意特别好,规模也挺大的。光是第一层楼就摆满了十几张桌子,每张桌子都坐着人,我四处张望了一会儿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突然有人在身后推了我一把:“哥们,你挡道了。”

  我毫无防备的被这么一推,直接就被推开了。我扭头看着眼前这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人,有点愤怒。但我还是忍了,那人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啊,哥们。”这个人留着飞机头,脸上有一处刀疤。比我高了大半个头看起来凶巴巴的样子。

  我忍了,看到火车站那一幕后我明白这谐东县的水深很深。起身后我继续在人群中找我妈妈,确定第一层没有后我转身就要去二楼,不过刚到二楼的楼梯口,上面就冲下来五六个和我一般大的人,气势汹汹的。楼梯口很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冲下来的第一个人直接推到在地,后面的几个人连着踩了我的手指好几脚。

  整个楼梯口总共就够两个人挨在一起走上去,手指被这群人挨个踩了几脚。感觉到一阵阵钻心的疼痛,痛得眼泪在眼眶里打哆嗦,那六个人冲到一楼后看都没看我一眼,我还听到走在最后那个人嘴巴里面还骂骂咧咧的说我挡着他们道之类的话,心里窝火到不行。

  我强忍住疼痛从楼梯上爬起来,心里一阵怒火。猛的一转身,发现刚才冲下来的把刚才那个推我的刀疤男围得死死的,一楼吃饭的好几桌都避开了这群人。

  站在刀疤男对面的是一个矮胖子,穿着一身耐克。头发留得老长,看起来很奇葩很不协调。矮胖子凶狠的看了眼刀疤男,你就是阿健是吧?刀疤男笑了笑点头,矮胖子脸色都变绿了,抄起腿边一条长凳。“啪嗒!”我楞了一下,那个叫阿健的人竟然抢先一步动手了!我当时也在气头上,也没管矮胖子满头的鲜血,直接冲到一楼往矮胖子背后一脚踹了过去。

  矮胖子重心不稳直接就扑倒在地上,接着我的脑袋嗡的一下,一根铁棍落在我脑袋上,直接倒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然后矮胖子一群人围着地上的我一个劲猛踹,我晕乎乎的,浑身上下哪里都疼。

  “去你的!”阿健一声怒吼冲进人群里面,一拳抡倒我眼前的那个人。矮胖子往地上吐口水骂了一句,所有人有去打阿健了,当时我是真的被那一棍子打懵圈了,趴在地上想站起来都不能起来。

  迷迷糊糊看见那六个人把阿健围在中间,阿健一拳打到一个人的脸上,接着一脚猛的踹向矮胖子。特别生猛,突然站在阿健身后的那个人举起一个玻璃杯狠狠的砸到阿健的后脑勺上,阿健晕了一下硬撑下来,转身就是一脚,那个人直接被阿健踹到桌子下面,阿健瞬间红了眼,一把掀开桌子后举起一张凳子就要往那个人脑袋上砸。

  毕竟那边的人有六个,阿健手里的桌子还没有落到那人脑袋上,那伙人蜂拥而至直接从阿健身后把他给放倒了,矮胖子手里又多出一个砖头,我见他也打红眼了。我当时有点慌,总觉得会出人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抢在砖头落在阿健脑袋上之前扑到阿健身上,接着背上传来一阵剧痛。

  想死是吧!矮胖子的声音很愤怒,他抢过别人手上的铁棍还要打。从店子外面突然跑来一个穿校服的小平头,浩哥,警察来了!

  “去你的,小子你等着!”矮胖子的铁棍落在我的胳膊上,痛得我突然很后悔怎么会过来帮这个阿健的忙。

  矮胖子他们跑掉后,警察很快赶来了,带头的那个警察进饭店扫了一眼,看到阿健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你小子怎么又惹事儿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