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恩和德莱文一左一右跪在德莱厄斯的身边,两人见生命垂危的德莱厄斯人生第一次感到了害怕,害怕昔日兄弟会这样离开自己,害怕血盟在这里就已经止步。塞恩和德莱文浑身上下都是鲜血与灰尘,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依旧在流淌着鲜血,可是他们畏惧的不是死亡,而是害怕丢失血盟的光荣,泪水从两人的脸颊中缓缓的滴落在地上,这个时候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奋勇杀敌无畏生死的诺克萨斯王国的优秀战士,此时如同孩子一般哭泣,也让这一刻成为了将来永远怀恋的一段时光。

  “喂!挺大个男人哭什么玩意!前来受死吧!”牛魔王伸着懒腰,估计已经看的不耐烦了,嘲笑着塞恩和德莱文,随即冲向了他们。

  塞恩和德莱文没有理会牛魔王的叫嚣,忍住了泪水,两人相视一笑,眼神当中充满了坚定也充满了绝望,没有任何的语言,但是却都决定了共存亡。男人就是这样,自己选择的路,即便是艰难险阻,生死一线,但是为了责任为了兄弟为了自己为了尊严,只要还剩下一口气,爬着跪着也要走完自己的路,人心不甘。

  “啊~!”人类的潜力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绝望中爆发,不经历你无法承受的痛又怎能爆发你无法想象的自己呢,无惧生死的英雄们如此,而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一次又一次的跌倒不是让你放弃,而是为了将以后的路走的更高更稳。

  “冷血追命!”德莱文似乎进入了一种屠杀的境界,他迅速的移动着,将手中的双斧合力击向了牛魔王所在的牛群,双斧在地上溅起了一片波澜,斧头所在的地方大地都开始破裂,牛群中的牛头士兵纷纷倒地,鲜血再次弥漫着这片土地,收回斧头德莱文没有一丝犹豫,继续快速的移动用自己的飞斧攻击者牛群,就这样扔出去接回来不断的攻击者,战斗素质也越来越成熟,带着强大杀伤力的飞斧如同屠刀一般收割着牛群。

  ”哈哈!蛮横冲撞吧!“塞恩更是不甘示弱,能量的掌控越来越熟练,他扬起巨斧用尽全力的冲进牛群,金色的护盾再次笼罩着战神一样存在的塞恩,塞恩庞大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速度,让牛群无法躲避。”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只见身躯和塞恩差不多的牛头士兵们被爆发的塞恩撞飞到天上,如同烟花般在空中绽放着,牛头士兵们一个一个重重的摔在地上,鲜血横飞,就这样停止了呼吸,再也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牛魔王看着塞恩与德莱文的表现没有立马结束他们,然而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对于牛头士兵的牺牲牛魔王完全不会在乎,因为对于它们根本不会因为这些而在意。不一会这片偌大的空地只剩下牛魔王以及塞恩和德莱文还能继续站着,到处都是牛头士兵的尸体以及鲜血,但是战争让他们已经适应了这些。德莱文和塞恩分散站在牛魔王一左一右的地方,相差有几米的距离,两人大喘着粗气,因为刚才的屠杀已经耗费了他们所有的力气和能量,能够站在那里已经是在强撑了。

  “哈哈哈……秀够了么?杀了我这么多手下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牛魔王狠狠的盯着他们两个,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得凶残。

  塞恩与德莱文相视一笑,眼神当中已经充满了绝望,尽管身体已经十分的虚弱到处流淌着鲜血,但是他们就算瘸着站也不要笑着跪!

  “诺克萨斯!”两人仰天长啸一声,各自冲向了牛魔王。本以为这一切就该这样结束了,但是世事往往就是这样变化多端。就在这个时候,暗处隐藏多时的暗裔剑魔出现了,他挥舞着翅膀,从隔壁的山顶上飞了下来,落在了牛魔王的面前。

  “老牛,看来你现在不行了啊,连这么一群孩子都开始欺负起来了。”剑魔站在牛魔王的面前,嘲弄的语气说道。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呢?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啊?如今没有了饮血剑的剑魔该会是什么样的剑魔呢?”牛魔王看见剑魔的到来没有一丝慌张,就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对于剑魔的嘲讽,牛魔王不甘示弱,反而嘲笑起了双手空空的剑魔。

  “你!”剑魔被牛魔王噎的说不出话来,手指指着牛魔王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不过他很好的控制住了他的情绪,一脸诡异的笑容说道“呵呵,老牛最近听说你要大婚了啊?不知道你媳妇是谁啊?现在在哪呢?”

  “老子的事情你管得着么你!给你一分钟的时间,马上给我滚出牛头山,否则的话我就生吃了你!”牛魔王显然没有耐性陪着剑魔聊下去,但是看到剑魔牛魔王没有一丝的恐惧,但是却是莫名的气愤,牛鼻子都气的颤抖。

  “老牛,念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一直在给你机会,你以为我会真的怕你么?老子在上古时期就名震大陆了,那个时候你娘都还没出生呢!”剑魔也是真的怒了,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小打小闹,可是这次牛魔王用计偷了剑魔的饮血剑也让两人的交情就此结束。剑魔一生当中向来独来独往,很少有什么朋友,可是因为缘分两人便成为了很要好的兄弟,可是一心称王的阿利斯塔处处为难剑魔,剑魔恋在昔日的兄弟情也是一忍再忍,这一次多年的不合终于彻底的爆发,从而引发了这场血战。

  “哈哈哈……今天将会是你们所有人的死期!”牛魔王完全无视了剑魔的话,在他看来只要谁挡了他的路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斩尽杀绝,要说拥有饮血剑的剑魔牛魔王还能惧他三分,可是没有了饮血剑的剑魔如同离水的鱼,威严大跌。

  牛魔王没再和剑魔有任何的交流,一脸看不上的表情,直接冲向了双手空空的剑魔,可是剑魔毕竟是从上古时期流传至今的战士,他的强大绝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剑魔看着冲向自己的牛魔王眼神当中没有一丝恐惧,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魔法的巨剑,对于痴剑成魔的亚托克斯早在多少年前就已经熟练了无剑胜有剑,他淡定的站在原地,等待着牛魔王的到来。

  更{-新I◇最~"快A1上a}酷n匠‘网\P

  贴近剑魔的牛魔王停止了脚步,他掌控全身的力量集自己的双臂,他的双臂比岩石还要坚硬,要是这个时候一拳打到了初出茅庐的陆然绝对可以一拳打死,整片大地随着牛魔王开始颤抖,只见牛魔王高举着双臂怒吼道“大地粉碎吧!”

  “砰~!”牛魔王的双臂砸向了地面,整片大地以牛魔王为中心开始向四周碎裂,粉碎的小石头全部悬浮在空中,一瞬间灰尘缭绕,都已经看不清了,昏倒的嘉文以及德莱厄斯也随着破碎的大地悬浮在了空中,虚弱的塞恩和德莱文直接被这波震动击晕了过去还有那些牛头士兵的尸体有的跟随着牛魔王的能量悬浮在空中,唯有剑魔挥舞着翅膀飞在空中躲过了这一击。

  “就这些么?不够啊!”剑魔表现出一丝不屑,嘲笑道牛魔王。

  “哼!受死吧!”牛魔王站在地上看着空中的剑魔,随即大手一挥所有的石子和尸体以及血盟的成员以飞快的速度击向了停留在空中的剑魔,牛魔王的力量强大到无法想象,它不仅震碎了大地还能控制着所有的物体,在整个大陆上也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