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牛头山危险重重,这山脚下的村庄都取名为奈何庄,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行事。”多日奔波劳累,血盟一行人也疲惫至极,嘉文饮着茶水一脸认真的样子。

  “话说也奇怪啊,这么个小村庄如此热闹,你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么?”德莱厄斯和嘉文一样,都很有担当,头脑十分冷静,一语就道破了关键。

  德莱厄斯话音一落,桌子上的人也都开始谨慎起来,环顾着四周,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村子里确实阴气森森的,所有的村民们都很不正常,茶馆里的小二更是漏洞百出。

  “不好!”嘉文这桌的嘉文,德莱厄斯等人全都反应了过来,猛然起身大喊道。可是这一切都晚了,就在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血盟的其他成员都纷纷趴倒在桌上以及倒在地上,嘉文以及盖伦、赵信等也都昏迷了过去,德莱厄斯毕竟是诺克萨斯身经百战的优秀战士,所以没有立刻去饮用或者食用陌生的食物,不过见队友纷纷昏迷,自己也假装昏迷了过去。

  血盟一行三十七人全部倒在了这个诡异的茶馆里,毕竟都是初生牛犊,即便有些小本事但明显的经验不足,江湖险恶难免吃了亏。只见茶馆里的几个小二阴险的笑了起来,本来纯朴穷酸的老百姓形象一下全部变成了牛头妖怪,茶馆门口还走进了一些化身成人形的狐狸,个个姿态妖娆穿着暴露,一瞬间整个村庄里充满了妖气。

  血盟一行人被牛头怪和狐狸们锁在了几个大木栏里,清醒的德莱厄斯一路上环顾着四周的环境也不敢贸然行动,所有人浑身上下也都被捆绑的十分严实,除了德莱厄斯其他人也都暂时失去了意识,牛头山上十分的神秘,周围更是群山环绕,到处都是牛头山里的人严格把守,很有组织性。牛头怪和狐狸们推着血盟一行人前行了得有两个小时,这才到了牛头山的半山腰,它们的腹地。这里空阔一片,有很多雄伟的建筑,并且有很多牛头怪、狐狸组成的部队巡逻,德莱厄斯也大至清楚了牛头山里的构架,就是由这两部分势力组成。

  “嘉文,醒醒,盖伦,赵信……”眼看着就要到他们的大部队了,所有人依旧处于昏迷状态,德莱厄斯趁他们不注意踢了踢和德莱厄斯关在一起的人们。

  德莱厄斯见他们依旧没能清醒也开始着急起来,对于未知的事物向来是充满了恐惧,也不知待会将会发生什么,可急坏了德莱厄斯。眼看着他们已经被推进了大殿里,德莱厄斯连忙闭上眼睛假装晕厥过去,反正也没有,就这样随即应变吧。

  “哟呵,这是咋回事啊?咋这么多人呢?”孙悟空坐在大殿上的一个十分精致的凳子上,摸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的好奇。大殿里偌大空间,到处都是木制的架构以及一些雕刻十分精致的佛像,看起来十分霸气。

  “大王,这些人看起来十分古怪,入侵我们奈何庄,让我们给迷晕了。”一个牛头怪向前走了几步半跪在地上,双手抱拳尊敬的说道。

  “是么?都是什么来历查看了么?”大殿上另外一个凳子上坐着一个牛头人身的阿利斯塔,浑身上下肌肉横飞,健壮无比,相比于孙悟空显然是成熟了不少。

  “大王,他们各自的身份不同,都是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王国的人。”那个牛头怪继续向阿利斯塔禀报。

  “先关进大牢里,可不要打扰了我的雅兴,过两天可就是我和阿狸的大婚之喜,这些天可给我看守好了,不要出什么岔子,等到我大婚那晚抓的这些小娘们就让兄弟们一起分享!”阿利斯塔看着这些被抓的血盟等人没有丝毫兴趣,满脑子都是他和阿狸的大婚之日,随后一脸的坏笑,打算将血盟里的女性分享给部落的兄弟们。

  “喔~大王英明!大王英明!”殿内的一群牛头部落的牛头欢呼起来。

  而被关在木栏里的血盟等人,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被部落里的牛头士兵们推往了大殿后方的大牢,这个牛头山真的很大,如同一个皇宫一样,只不过没有真正的皇宫那样华丽,这里的风景确实十分漂亮,山清水秀,滋养了这么多种族的部落。到了牢房里,一个一个的血盟成员被扔进了破旧不堪的牢房里,三十七个人被分别扔进了六个不同地方的牢房,德莱厄斯见那些牛头士兵离开后,直接挣脱了手中的绳索,叫喊着和自己一个牢房的兄弟们。

  “嘉文!盖伦!赵信!德莱文!塞恩!”德莱厄斯来回激动的叫喊着,可是无论怎么推搡叫喊,他们都没有反应,德莱厄斯想了想拿出了临行前索拉卡交给他和嘉文一人一个的治愈水晶球。德莱厄斯双手握紧了水晶球,将自己纯正的能量融入了进去,从而开启了水晶球,只见本来透明的水晶球因为德莱厄斯正义的能量融入变成了蔚蓝色,它浮在了嘉文的身体,微微的散发出一道温和的蓝光,随即一道秘法能量传输到嘉文的身体里,嘉文渐渐有了意识。接着,治愈水晶球一个接着一个的治疗昏迷的成员,不一会,整个牢房里的成员全都清醒了过来。

  “我嘞个去,丫的这太也阴了!”赵信气氛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激动的直跺脚。

  “吗的,等老子出去了看老子不给它扒皮抽筋!”盖伦更是十分气氛,一拳头打到了牢房的墙壁上,不过因为刚刚治疗,他们的能量还没有完全恢复,连一点力气都没有。

  “大家先听我说,在你们昏迷过后,我也假装昏迷一起来到了这里,在途中我大致摸清了牛头山的构架,牛头山应该就是牛头族和狐狸一族构成的,人数加起来大概得有好几百个,不过它们当家的好像还有一只猴子,肯定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对了,我好像还听到它们说两天后要办一场婚事,到时候要把我们被抓来所有的女性都奖赏给士兵们,还要将我们男的烤了吃肉。”德莱厄斯先是分析着牛头山的情况,然后想起了阿利斯塔的话不得不提醒自己的同伴们。

  “德莱厄斯,其他人呢?”嘉文调理好了自己的身体,站起身向德莱厄斯问道。

  “我们三十七人被分在了六个不同地方的牢房里,其中有一个七个人,但是按照你们刚才的情况,估计到两天后他们都醒不过来吧。”德莱厄斯一句话说出了关键所在,整个气氛开始紧张了起来。

  “那咋办?难道等着被吃么?”塞恩一股子的不服气。

  “先缓一缓,刚才为了救醒你们耗费了我太多能量,而且你们还没有完全恢复,等过了今晚再说。”德莱厄斯说完便盘坐在地上调养生息。

  这一下所有人也都不再说话,盘坐在地上调养生息,为明天的战斗而准备着。

  牛头山一个偌大的房间内,阿利斯塔和孙悟空坐在一个圆形的小桌子前,一脸的焦愁。

  “猴兄,两天后便是我的大喜之日了,这些天的守卫工作一定要做好,可千万别让剑魔和萨科那两个狗杂种趁虚而入。”阿利斯塔想起了剑魔和萨科气的牙直痒痒,可见相互之间的怨恨积累的有多深。

  酷l…匠gU网g“唯N~一!●正-,版,5`其%N他都3是盗c版@3

  “牛兄,他们就是你说的天敌么?我在外面游玩的那么开心把我叫回来就为了对付他们?可别让我失望啊!”孙悟空一脸的玩世不恭,可是无论它怎样都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