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然终于受不了了,大声的尖叫起来,跪在地上痛哭起来,泪水滴落在雪白的地上。突然,整个空间渐渐的变成一片漆黑,陆然依旧跪在地上,周围响起了凄惨的哭声,陆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来到了另一个空间,陆然慌乱的环顾四周,到处奔跑着找寻哭声的来源,凄惨的哭声一直在陆然的耳边环绕,跑了足足得有十来分钟,突然陆然停下了脚步,陆然呆滞的盯着眼前的景象,陆然惊呆了,看到了希维尔满身鲜血的跪在地上痛哭,身上到处都是伤口,陆然一句话都没有说,想要走到希维尔的身边报警她,刚踏出一步整个空间又变成了战火纷飞的战场,陆然丝毫没有感觉到,眼神空洞的走向希维尔,可是走了好久却怎么也够不到,突然希维尔停止了哭声,冷冷的笑了起来,笑声十分的恐怖,她张开血盆大口扑向了陆然。

  “啊~!”陆然惊吓的再次尖叫着。

  躺在山洞里的陆然满头大汗,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脸颊上两道深邃的泪痕清晰可见,面部表情十分的纠结,看着让人心痛。

  V酷^n匠“网o正`O版首发

  随着一声尖叫过后整个空间如同镜子破碎了,陆然挺直的站在召唤师峡谷般的草地上,他的身后站着百八十个形象不一的战士,他们正是来自英雄联盟的英雄们。天空一片蔚蓝,目前英雄联盟大陆上的那道裂缝消失了,空气中弥漫着安定和谐的芳香,甚至响起了胜利的号角,就像是战争结束后的大团圆一样。

  “噩梦的滋味怎么样,永恒梦魇!”突然之间响起了一阵让人悚然的声音,躺在山洞里的陆然睁大了双眼,山洞里的整片空地剧烈的晃动起来。“砰”整片空地之间破碎掉落了下去,陆然随着碎石也跟着跌落下去,大约一百多米的样子,陆然掉在了一个血红色的水池子里,没错,这正是血池,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道,让陆然差点没控制住自己,尽管是这样还是十分的艰难。

  “流淌在你身上的鲜血最终会带你走向生命的尽头。”弗拉基米尔看到陆然舔了舔手上的鲜血邪恶的说道。

  “吸血鬼,咱两多少年没有见过活着的人类了?”正在说话的便是永恒梦魇魔腾。

  “得有几百年了吧?”吸血鬼也是忘记了时间,向自己反问道。

  陆然强忍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味,环顾着四周,发现这里的地方并不是很大,一边则是陆然的掉落点血池,另一边是一个黑暗的地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那里还有一个生物。

  “小伙子,你怎么会来到这里,是来给我加餐的么?哈哈哈……”站在血池里的吸血鬼盯着陆然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随后惊悚的笑声让人恐惧。

  “是啊,刚才的噩梦怎么样?”魔腾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调逗着陆然。

  听到魔腾的话陆然一股愤怒感涌上心头,原来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弄的也真是够了,加上空气中这浓厚的血腥味道陆然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手臂上的符文被这血池感染的比这血池里的血还要鲜艳,眼睛也变得血红,在陆然聚集能量准备要奔向魔腾的时候,突然脖颈处的那圈符文越发的紧勒,让陆然无法呼吸,暂时压制住了陆然的血戾之气,陆然痛苦的倒在了血池边上,脖颈处的符文散发着透亮的蓝光紧锁着陆然,再次感受到痛苦的陆然在地上来回翻滚着。

  “正义之镰?怎么会在他身上?”吸血鬼和魔腾十分意外的异口同声道,正义之镰是这个大陆上最为神奇的符文力量,它不同于所有的符文力量,正义之镰只有是它选择的人才配拥有它,才配运用它,可是陆然的情况显然不是正常的拥有正义之镰的情况。

  吸血鬼和魔腾都十分清楚正义之镰的强大,不理会躺在地上十分痛苦的陆然,迅速的走向陆然的身边伸手想要抢夺正义之镰,突然之间,正义之镰发挥了它强大的作用,在吸血鬼和魔腾触碰到正义之镰的时候,正义之镰散发出两股强大的点击力量,直接将魔腾和吸血鬼弹飞了多远撞在了墙壁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随着正义之镰的收敛,陆然渐渐恢复了正常,爆发的血戾之气也被正义之镰强制的压了下去,由于陆然本身就是血戾之气的形体,所以陆然也没少吃苦。自从来到了战争学院,可是苦坏了小陆然,大大小小的得遭了多少罪了。陆然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才清楚的看见魔腾和吸血鬼,原来他们都不属于人类,他们又在这个鬼地方,也是终于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他们是被囚禁在这里的。

  受伤了的吸血鬼和魔腾也是后知后觉,清楚了正义之镰的威力,看起来也很狼狈,吸血鬼靠在墙上思索了一下,嘴角漏出了笑容说道“小伙子,我看你被这脖子上的东西弄的挺痛苦的,还是摘了吧。”

  “没错,或许我们可以帮助你呢。”魔腾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阴险的笑着。

  陆然也不傻,刚才他们两个被正义之镰所伤的时候也是亲眼所见,现在两人一脸阴险的说要帮助自己肯定是想要自己脖子上的东西。“呵呵,可以啊,如果你们打赢我的话。”陆然的嘴角漏出了自信的笑容。

  “呵呵,真是大言不惭啊。”吸血鬼不屑的说了一句。

  随即直接向陆然出手,陆然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将身体的魔法能量聚集在双手,迅速的跑向吸血鬼,上去全力的一拳直接打向吸血鬼的胸口,谁知道这一拳打下去如同打一个海绵一样软,陆然的拳头陷进了吸血鬼的身体里,吸血鬼那血红的长爪朝着陆然的胸口处撕去,陆然意识到不妙,想起了刚刚他们被正义之镰所伤,陆然连忙一歪头,将脖颈漏了出来,吸血鬼看到正义之镰的明显的不敢再攻击下去,陆然趁机将所有的能量聚集在陷入吸血鬼身体的右手里,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到了吸血鬼,吸血鬼被这一拳再次抡飞到墙上,正当陆然准备再次攻击的时候,魔腾飞快的移动到陆然身后,手臂上的短刀直接划破了陆然的后背,陆然一阵疼痛感袭满全身,后背流出了绿色的鲜血,显然魔腾的短刀是有毒了,陆然愤怒的盯着魔腾化身成一把尖锐的长刺穿过了魔腾的身体,没想到魔腾竟然一点事都没有,陆然就像从水中穿过一样没有任何感觉,陆然是肯定不知道魔腾只是一个灵魂。

  “小伙子挺不错的啊,呵呵。”魔腾看见陆然的反应如此之快也是十分惊讶。

  陆然强忍着后背的伤口,咬着牙说道“毒怎么解。”

  “哈哈,中了我的噩梦还想解毒?”魔腾的噩梦剧毒如同吃了迷药一般,一开始会出现轻微的幻觉,接着越来越严重,直到最后会完全失去自我意识成为魔腾的傀儡,并且无药可治。

  陆然能够感觉到毒性正在侵蚀自己的大脑,陆然站在原地想要运用魔法压制下去,却发现没有丝毫作用,陆然意识到不妙,愤怒的盯着魔腾。

  “啊!”陆然痛苦的叫喊,吸血鬼在陆然身后释放出如同血池一般的魔法能量侵入陆然的身体,陆然直接载到在地上。

  吸血鬼和魔腾站在那里看着倒在地上的陆然邪恶的笑着,让人头骨悚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