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怎么搞的,这么慢?”好友兼同学猛地来了一个熊抱,然后就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

浅浅无声的反抗,不过还是没什么用啊!只能一个劲的点头,嗯嗯,是是。

千殇雪可谓跟她是穿一个裙子长大的,不过不是因为家里穷,只有一个裙子,而是关系特别铁。

看她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那也是假的,其实这人女汉纸一个,在长辈们都是特别装的样子。

而且她们可是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都是同学,原先以为到了大学会上不一样的学校,至于她自己是因为叶妈妈不放心留在了本地,哪里知道这货也是。

好吧,这份友情还在延续,也许…很久,很久吧……

  &}酷"匠…网唯D/一正Sx版,Qs其(他)都是…c盗0?版|◇

她们所上的大学是T大,T大国内都是很出名的,和往常一样走入学校,那种校园的氛围马上弥漫四周。

和平常一样进入班级,四周的同学都会蹭过来,跟她说了一些生日快乐之类的云云。

其实她的生日,他们都知道,在T大,真正豪门的没几个,大都是普通的学生,T市大多的人都出国留学,而叶浅浅也不想同学们因此和自己生分,所以这些都没有说过。

今天上午的课程很少,不过一节课就可以回去了,只是收拾完东西出门的时候却看到急急忙忙的学生们。

浅浅抓抓头发,有点不理解,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才挠着头发,突然从旁边匆匆而过一个人,因为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回来的时候,差点被撞上。

叶浅浅完全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不过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感,只是感觉到一股水果的清香涌入鼻子,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入目不过是白色的衬衫,纯白似雪,不沾染一丝灰尘。

阳光暖暖,微光洌洌,男人的手温暖有力,恍然之间,她发现自己脸在发烫,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是感觉自己面前的胸膛在不停的抖动。

好像…他…在笑?

“呵呵呵…小可爱,你简直太可爱了,不过是不是该放开了,总是抱着我可不行哦?”头顶只觉得丝丝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头顶,那种戏谑的笑声撞进她的心里。啥,放开?

浅浅的脑子就感觉有无数只蜜蜂在嗡嗡作响,这个是神马意思捏?

迟钝了0.3秒,猛然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哈嘞,好丢脸呢!

现在她的脸肯定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呜呜呜…形象呐!

“小可爱,我救了你哦,不要太感谢我!”男人装作没看见,眸子闪闪发亮,对她眨眨,揉了一把她的头发,依旧戏谑阵阵,转身走进了人群中,白色的身影普通却又那么的不普通。

无论温暖无视,他就像是那种天生的发光体,伴随着阵阵的尖叫声,白色的身影离开了。

那个人,眼底有些雾气,美的如妖精一般,黑色的眸子似黑濯石般闪闪光,只是眨眨眼,仿佛能看到眼角乱飞的星星。

恍若水月镜花,似乎不曾出现那般……

能让她觉得和他容貌相差无几的大概只有那个瑾哥哥,瑾哥哥虽然很暖,只是她还是有感到他骨子里的冷,如果非要定义两人,那么一定是:

瑾哥哥是高贵的西方贵族吸血鬼,而他是圣洁的天使。

吸血鬼固然优雅,高贵,但是比起天使而言却少了一份纯净。

但是两者,都是绝对极品的存在。

“对不起,这位同学。”目光渐渐被身边的声音所吸引,浅浅纳闷,皱皱小眉头,不解的问着对她道歉的人,“同学,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着急?”

“T市有名的企业家司徒总裁来我们学校演讲,学校好不容易请来的!好激动!好激动!同学,你也去吧,听说还是个黄金单身汉,好帅的。”说完,也不管她有没有听到她的话,脚底像抹了油似的,转眼消失在走廊上。

浅浅只是摇头抿嘴笑笑,她们家也有有名的企业家,所以就算再有名的企业家还不如回家看叶爸爸呢!

也不知道叶爸爸听到这句话会不会特别的激动!

当大部分的同学都在往学校大礼堂赶得时候,浅浅同学不慌不忙的走到学校的大门口等着千殇雪。

嗯,她要等她一起回家。

眼睛不停的到处乱飞,像个小蝴蝶一样,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只是当那一道黑色身影撞去自己眼底,这个世界仿佛冻结住了。

高贵如他,墨绿色的眼睛似是带着笑意,穿着很普通只不过是普通的体闲服,却只会给他加分不会减分,左耳处的绿色耳钻在阳光下幽幽着散发刺眼的光芒,而他正跟着旁边领导们笑谈着。

风华绝代,不过于他。

那个司徒家的瑾哥哥…

浅浅的小心脏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颊也是红扑扑的,那心底的那份悸动在不自觉的蔓延。

有一种情愫,正在悄然扎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