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声音不过才二十多岁,磁性又吸引人。

当人走近的时候,那人的长相完全看了出来,尽管光线昏暗,可是男人的那一双墨绿色眼睛格外的出众。

一袭黑色西装将他衬托的尤为的帅气,皮肤白皙,亚麻色的发丝微微盖住眼眸,那双墨绿色的眼睛似绿色的宝石一般,仿佛如吸盘一般,让人不自觉的沦陷下去。

那左耳边的墨绿色耳钉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光芒,当叶浅浅看到她的一刹那,就愣住了。

没有人能把野性和优雅交接的完美无缺,从眼睛上来看,他是个充满野性的男人,但是从整体来看,他却又是个优雅的男人。

对,每一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他优雅的就如同中世纪那些贵族一般,天生的贵族气质。

不过,最让她奇怪的是,这人怎么有点眼熟,感觉像是从哪里见过一般。

“没关系,侄儿来了就好。”叶妈妈两眼弯弯,十分慈爱的样子。

司徒瑾寒故作抱歉,墨绿色的眼眸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却没有直通眼底,在最后一层之处化成冰雕,右手手指紧握,经脉鼓了起来,却被他掩饰的很好。

“这位就是浅浅妹妹吧,赶紧吹蜡烛吧,不然耽误了时间可就不好了。”司徒瑾寒眉头皱了起来,好像如此就是他的错了般。

叶浅浅脸色一红,他倒是笑了,墨绿色的眼睛美的跟夜空中的星星般闪闪发亮。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他的声音带着丝丝磁性,让人不自觉的被吸引,在他的带动下不少的人跟着一起唱了起来。

叶浅浅浅浅一笑,小酒窝浮现,暖人心脾。

她双手合十,放在胸口,闭上眼睛,浅浅的酒窝还未褪去,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似舞动的蝴蝶。

突然,一道亮光绽放,琉璃般的眼光迸射,她小口的吹着,吹了好几下最后还是旁边的好友帮她一起吹,才吹灭的。

在她吹完之际,叶爸爸从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王冠,替她发放好。在商场上一直是铁血手腕的叶爸爸眼睛湿润了,看着面前婷婷玉立的女儿,仿佛又想到当年他找到她的一刹那,睫毛颤抖着,胸口处涌出了一种高兴,又有种心疼。

  酷“2匠7网永{2久/免O费看小2*说/_

他的女儿终于长大了,他从小放在手心中的小公主。

“浅浅,你长大了!”叶爸爸拍拍她的肩膀,紧跟着底下的掌声响了起来。

无论是否真心,能给掌声的他们叶家都会欢迎。

过后,由着叶爸爸叶妈妈带着叶浅浅游走于人群中,无非都是称赞她的话之类的云云,期间更是有暗示联姻的,不过几乎浅浅都是拽了拽叶爸爸的衣袖,然后叶爸爸又说了几句才带着她去别处。

“叶叔叔,叶阿姨。”司徒瑾寒嘴角上扬,手中的红酒杯端到嘴边,浅尝辄止,然后又对着浅浅道,“浅浅,嗯?”

那声嗯字让浅浅感觉全身颤了颤,无疑他的却吸引人,她停滞了好几下,当目光再次撞到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时,脸不争气的脸红了,然后眼神慌张的到处乱看。

“浅浅,叫人啊,司徒瑾寒,司徒家的哥哥,爸爸不是经常跟你说吗?”叶妈妈略带生气的看着她,但是那生气只是字面上的,并没有真正的生气。

浅浅嘴巴嚅嗫着,半天,才结巴的喊了一声,“瑾哥哥,我…我敬你。”

司徒瑾寒在听到她喊他的那一刹那愣了一下,似乎那是属于她独一无二的称谓,而且他似乎也不抵触,但是很快眸子暗了下来,渐渐的冰冷代替了心里的那一份悸动。

哼,凭她也配叫他瑾哥哥,只有他的甜甜才配!

他看到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油然的觉得好笑,快速代替了她的下一步,高脚杯碰了一下她手里紧紧攥的杯子,抬眸,她睁大眼睛,尽显迷茫,他唇角带笑,先她一步饮下手中的红酒。

红的妖艳的酒,自杯中到达他嘴里,似嗜血一般,却无比优雅,那心底的嗜血强制压下。

“浅浅。”他又喊了一声,这下子,她才反正过来,眼睛里尽是后悔,刚刚就不应该说敬他,这下好了,要全部喝吗?

好吧,死就死吧,不就喝嘛!叶浅浅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让司徒瑾寒只觉得好笑,感情她喝的不是酒,而是毒药?

就在浅浅认为她必死无疑的时候,嘴边的酒杯被人拿开了,然后就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抚上她的手,让她的心里忍不住的一颤。

“你这丫头,不能喝,喝一点点不就够了,你司徒家哥哥又不是别人。”叶爸爸刚刚还在跟旁边的客人聊天,这一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女儿一副要死的表情,点了一下她的眉心。

叶浅浅吐吐舌头,她能怎么办,谁知道可以不喝完的,又没人告诉她!

“浅浅。”叶妈妈不高兴看了她一眼,这样的场合怎么可以吐舌头呢。

叶浅浅被自家妈妈这么一瞪,赶紧往叶爸爸那里凑了凑。

叶爸爸顺着她就把她捞在怀里,浅浅的小脑袋四处扭动着,看着没人才对着叶妈妈做了鬼脸。

叶妈妈美眸瞪了她一眼,但是旁边却出了闷哼声。

这一看,她囧了,被看见了,还是被那个温柔帅帅的哥哥看见了,她的形象啊!

“小丫头不懂事,侄儿不要介意,玩得高兴一点。”叶爸爸脸上说着,然后带着浅浅离开。

“没有啊,浅浅很可爱的。”

背后的司徒瑾寒的声音落下,叶浅浅猛然之间回头。

一抹墨绿,一抹深黑,就此纠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