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大的诱惑啊!

司徒瑾寒不禁冷笑,眼睛里的鄙夷更是直通厚的墙壁,直射人心。

他突然想到当年他们也是用金钱来找他们的,而他和他的妈妈也是因为他们而家破人亡的,以至于到处逃。

不过,以前是让他们滚蛋,现在是让他回去。呵……

他真的以为他傻吗?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对金钱都毫无抵抗之力。

他,不屑于他所谓的钱。

老人的眼睛里眯了起来,阅人无数的他当然知道他眼里的意思,但是,可由不得他不回去,他今天来带他回去定了。

只是,若是能乖乖跟他回去那就最好不过了。

老爷子眼底闪过一丝得意,金钱不行,他还会有更大的诱惑。

“跟我回去,继承我们司徒家,这样你母亲的仇才会报,不然你就是再怎么做,也不会查到。”

司徒瑾寒的瞳孔还是紧缩,拳头在不停的捏紧,越来越紧,无疑,这句话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只是,当他的眼睛看到跟一群小朋友玩的欢喜的小女孩时,眼底的一抹忧伤划过。

蔚蓝的 天空,粉色的樱花在空中不停的旋转……透过树叶的细缝,一道道斑斓的阳光斜斜落下,一片嫩绿的树叶落到他的脚边。

眼睛的视线自然而然的落下,嫩绿的叶子新鲜无比,他的瞳孔开始放松,然后紧握的手放了下来,头低下,良久,才说:“好,我跟你回去,不过,要等一会。”

老人点头,这点时间还是要等的,他找了这么多年,不差这一点时间。

得到他的同意,司徒瑾寒拾起脚步那片刚刚看到的叶子,视线落到那边玩耍高兴的小女孩身上,他喊了一声:“甜甜,过来。”

小女孩猛地回头,甜甜的迎了一声,飞跑的冲他跑了过来,猛地扎进他的怀里:“瑾哥哥!”

司徒瑾寒的脸部表情柔了下来,细心的替她整理整理衣服,然后捧起她的小脸道:“瑾哥哥…瑾哥哥可能以后不能陪你了,以后它就像瑾哥哥一样陪在你身边,绿色代表希望,一定要相信瑾哥哥。”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小女孩手里拿着那边嫩绿的叶子,追问着,眼里似乎有一种透明色液体在打转。

他似是安慰的抚抚她的发丝,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乖,以后瑾哥哥会常来的,以后要乖乖的,只要瑾哥哥有能力了,瑾哥哥一定会接你走了。”

“我不,我不要,瑾哥哥不要走,甜甜不要离开你!”小女孩大哭起来,泪水像是断了线般的往下坠,一把抱住他,手里的那片嫩绿叶子甩了出去,在空中优雅的划过一道弧线。

孤零零的坠落,像是被丢弃了一般……

如同她一般,永远的留在这里……

只是,司徒瑾寒忍着冲动,手一点一点被他从身上拨了下去,眼底通红,声音哽咽:“甜甜要乖。”

然后慢慢的起身,任凭她在地上打滚,他就是没有再回头看一眼,毅然决绝的背影让她哭的更大了。

院长妈妈不忍心她哭的那么伤心,把她抱在怀里,一个劲的哄着她,只是她的泪水就没有断过,嘴里喊着:我要瑾哥哥,我要瑾哥哥。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没能让他在施舍的回一次头,老人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哭的一塌糊涂的甜甜,然后带着他上了最中间的那辆车。

车门嘭的一声被关上,车子驶了出去,丝毫的不留感情,如此冷漠。

竟一个眼神也未施舍,心轰然之间塌了……

  l最o+新@章g节u2上酷匠网_

小女孩大哭大闹,挣脱院长妈妈的手,一路摇摇晃晃的追着车子,然后猛地跌倒在地,鲜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顺着她的小腿慢慢的往外流。

“瑾哥哥!”

“瑾哥哥,不要走,你不要甜甜了吗?”

“瑾哥哥,呜呜呜…”

跑了又跌,跌了又跑,直到车子没有踪影,她才不得不趴在路边大哭。

粉色的裙子已经破破烂烂,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头上乱糟糟的,就连那张精致的小脸也是脏兮兮的,她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脏兮兮的布娃娃。

一个被遗弃的脏兮兮布娃娃。

“甜甜,你怎么那么傻,怎么能追着汽车呢!”院长妈妈好不容易赶过来,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既是无奈又是心疼,看着那些血迹斑斑,眼里更是无奈。

她抱上她,往院里去,她边哭,边喊了瑾哥哥,以及手中不曾放下的叶子。

院长妈妈知道那片叶子是司徒瑾寒给的,走到院里的时候找了一番,终于找到躺在地上孤零零的叶子。

她紧紧拿着那片叶子,身子还在一抽一抽的,脸上还是未擦干的泪痕,她最后的视线是落在那片叶子上的,过后,晕了过去。

“甜甜,甜甜,怎么了,不要吓唬院长妈妈啊。”

“甜甜,甜甜!”

白色的墙面,铁锈斑斑的大铁门,粉色的樱花不停的飞舞着,猛然之间,一阵大风吹过,满地落花,在离开之际,她脏兮兮的小手上,淡淡的绿色在闪烁着光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兜兜里的糖糖说:

酷匠网怎么不能一起发的,呜呜呜,弄了好多天都不行,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只发一千多一章的,所以说……我要一章分两章,感觉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