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晃脑袋,我发现自己正跪在父王的腿边。窗外仍下着大雪,珊瑚红,金兽香,炉火正旺。

  转头发现,母后和二姐仍在刺绣。见我醒过来,母后命人取了一件裘皮披风,再走过来亲手挂在我的肩上:“薇儿,困了就便回去休息,明天还要去玄书房,到时又没精神。”

  父王道:“这孩子,每天就知道在万轴殿惹事,给夫子添乱,还喜欢欺负人家翰墨。现在臣之不在,不然好歹有个人可以管管她,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

  我依旧心神未定,抱紧父王的腿:“原、原来是做梦……父王,母后,我做了好可怕的梦……”说到后面,泪水扑簌簌流下,我赶紧用手背擦掉眼泪。

  “又用手擦眼睛,脏。”母后蹲下来,用丝绢为我拭泪,“做了什么梦,说给母后听听。”

  “我梦到有好多仙人来了溯昭。他们说我们是妖,然后,害死了你们……”

  母后慈爱地笑道:“傻孩子。我可是你的娘,如何会忍心丢下你不管。不论何时,母后都会在你身边。”

  “梓童,你又要惯坏她了。”父王拍拍我的肩,则是一如既往辞严气正,“女儿,父母不能陪你一辈子。大部分的道路,都要你一个人走。即便父母真的离你而去,你也不可以脆弱。怎能随便哭鼻子?”

  我摇头犹如拨浪鼓:“不要!我要永远和父王母后在一起!你们不会离我而去!”

  父王叹了一口气,温暖的大掌盖在我的头上:“薇儿,还有十多年,你也要成年了,不可如此任性。人的一生,不是单单为自己活。要记得,你是月都溯昭的小王姬,是我萚华王的女儿。如果有一日父母不在身边,你要肩负起辅佐二姐、统治溯昭的重任,知道么?”

  为何父王的话如此像是在道别……我也没有太多要求,只想要他们再多宠我一会儿,只要一会儿,等我再成熟一些便好。我不愿再听父王说教,躲到母后的怀里,撒娇般呜呜哭出声。

  还是母后比较疼我。她没有教训我,只是慢慢抚摸我的背,唱着小时我便喜欢的歌谣,歌词里有月都一切的风清月明,浮岚暖翠。她的手指如此温柔,只在我额上逗留片刻,所有的烦恼与害怕,都会烟消云散……

  直到二姐的怒骂声将我惊醒。

  “别吵醒她,让她休息!出去,你们这些废物!现在溯昭大难临头,你们还有心思担心王位!统统滚出去!”

  我猛地坐起身,看见二姐的背影出现在议殿门前。而我在里面的小房间,这里潮味浓郁,案上摆满了乱七八糟的文书。

  听见我翻身,二姐回头看了我一下,进来关门,快步走到床边,轻声道:“薇薇,放心,现在我们已经安全了。你若是疲倦,可以再睡一会儿。”

  “安全?父王呢,母后呢?为何说我们安全了?那两个仙人呢?”

  “父王使用了流水换影之术,把溯昭移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们现已与外界完全断开联系,水雾障气会令任何人都找不到我们。”

  “那父王和母后呢?”我抓紧二姐的手,“母后受了重伤,是不是?我看见她中剑了,手指还断了……母后她还好吗?”

  二姐并未回答我,却紧紧握住我的手指,像是在忍耐剧创深痛,用力到我的手都已经发疼。然而,她还是避开了我的问题:“有事我们晚点说,你再多休息一下罢。”

  “二姐,母后她到底怎么了!回答我啊!”忽然我停止了大喊,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只轻声说道,“母后……是不是,是不是……”

  “薇薇,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但是你要坚强,不可以哭闹。因为,母后,还有父王……”说到此处,二姐自己的泪水却落下来,“他们为了保护我们……他们……”

  到最后,二姐仍旧没能把话说完。

  但我已经猜到了。流水换影之术是溯昭氏的禁术,传闻是继承自沧瀛神。因这个法术耗力过多,任何溯昭氏*都无法承受。强制使用,只会灰飞烟灭。

  既然溯昭已经挪位,大雪自然是停了。它仍旧离月很近,因而至此深夜,还是有着全天下最美的月色。此刻,碧华千顷,冰雪未消,堆积了一片玉做的人间。

  _M最¤新章节(R上-酷匠网|

  若不提之前发生的事,无人会知道,这里的王已经不在了。我独自狂奔到洛水边,沿岸寻找父王的英魂,却只能看见风起雪扬,波光凄冷,芦苇凋零,荒草乱飞。

  没想到,父王竟会骗我。

  小时他带我来这里散步,曾对我说过,所有溯昭死去的君王,都会成为这里的英魂,永远在此庇佑我们的子孙后代。可是,除了一汪幽青的洛水,满岸摇摆的芦苇,这里便只剩了无尽永夜。

  极寒令我难以呼吸,我跪在地上,痛苦浸泡了四肢百骸,头脑却是一阵又一阵的胀麻。如此沉重。就好似有千斤巨石压在背上,我再也站不起来。

  母后也骗了我。

  她说过,她会一直陪着我,会一直在我身边的。

  “父王……母后……”我把双掌埋入雪地,窒息到快要晕厥了。

  就在这时,前方似乎有金莹火光亮起。我吸了一口气,抬头往前看。不想,那洛水正中央,竟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背影。

  他撑着一把白色水墨绘伞,黑发及膝,一身玄蓝长袍垂在水面,足底竟绽放着冰亮流光。

  如今,但凡是个黑发的人,都会令我惊惧万分。我道:“什、什么人……”

  随着纸伞转动,那个人亦转过身来。

  我曾经见过这个人。就是小时候,因蟠龙之事而救过一命的那个青年。

  像是早料到回头看见的人是我,他在伞下对我淡淡一笑。那不是什么很灿烂的笑容,甚至比月光遥远,比积雪寒冷。然而,却是全世间最温柔的笑容。

  刹那间,风雨华梦,春归时候,似都在这人回首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