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令人不省心!”我在它屁股上狠狠拍了两下,“自己惹了事,还不让别人责备不成?伤了他人,你可知错?”

  谁知它非但毫无悔过之意,还摇动尾巴,和我对打一阵,甚至想来咬我。我气得不行,想要把它翻过来打,却听见身后传来幽幽的声音:“这妖虎,恐怕留它不得。”

  “什么人?”我回头望去。

  此声带着些回音,似乎是由空殿传来。我提心吊胆地四下探望,没见着一个人。直到空殿的帘栊被掀起,里面探出一张白生生的脸,跟死人一般。我吓得差点坐在地上,但很快意识到那人是大祭司,心神未定地拍打胸口:“原来是思伯爷爷……为何说它留不得?”

  大祭司道:“这妖虎身带戾气,食人从首始,长大以后,怕要吞食主人。”

  从脑袋开始啃人?我打了个哆嗦,道:“思伯爷爷为何会知道?”

  “因为,我见过它父母吃人的样子。”大祭司指了指肩上的虎皮,“这两只妖虎很凶狠,吃了我许多朋友家人。来,把它给我。”

  朋友家人?大祭司家人全在溯昭,他只带了随从出行。我抱着玄月后退一步,提防道:“这么说,玄月的父母真是为你所杀?”

  大祭司走出空殿,步步逼近:“小王姬,请把妖虎交出来。”

  “不,不给!你会杀了它的!”

  我抱紧玄月,想要保护好它,谁知它却猛地飞起,俯冲到大祭司面前,一爪抓烂了那张白色的面皮。大祭司发出一声非人的怪叫,大量黑血流下,身体摇摇欲坠。

  然后,他的眼珠掉落在地,一只毛茸茸的昆虫腿蠕动着,伸了出来。

  我被这场景吓成了小弱鸡,指着它打冷战:“思伯爷爷,你,你你……”

  “交……给……我……”

  大祭司一瘸一拐地朝我走来,声音已经完全走形,抬起的胳膊如木棍般僵硬。之后,之前的蜘蛛腿从眼眶里收回去,一双幽绿昆虫眼在他的眼洞里晃动,又有一条蜘蛛腿从鼻孔中伸出,乱爬之时,甚至掀开了他的上唇。

  它将大祭司的头一点点啃开,露出大量黑血和蜘蛛网,我被吓到几乎尿裤子,扯着嗓子,叫得惊天地泣鬼神,把自己的耳膜都快震破了。那蜘蛛似乎也略受不住,嘶嘶叫了两声,从大祭司脑壳子里跳下来,迅速膨胀,变成一只巨型蜘蛛。

  惨了,原来大祭司早已被这蜘蛛精吃空,如今只剩下一个皮囊,那蜘蛛精便当自己是画皮,披着这皮到处兴风作浪。

  不行,关键时刻,我可不能晕菜。以前上课学的术法怎可忘记,好歹还跟父王出去打过猎。我打了个滚儿,翻到低槛处,引池水凝结成数枚冰弹,将它们引入高空,四射青光,双手指向蜘蛛精。而后,冰弹倏地朝蜘蛛精飞去!

  只听见几下清脆声响,它们在蜘蛛精脑袋上撞成了冰渣。

  蜘蛛精安然无恙,眼睛却充满血丝,“嘶”地尖叫一声,八条毛茸茸的腿堪比树干粗,踩着石阶,噼里啪啦朝我移过来。

  我收起胳膊,静默须臾,忽然“啊啊啊”惨叫着跨过低槛逃走。

  可恶啊,倘或我平时再有多点时间修炼纵水登天术,早已飞到十万八千里外,还用这恶心的东西追着到处跑吗!

  “父王,王兄,都是你们的错!怪我偷练登天术,还怪我!怪我!等我被吃掉,你们记得到坟前磕头认错!”

  由于跑得太快,我踢到石板,摔倒在地。斜阳下,它庞大影子很快将我覆盖。

  我抱着脑袋,想今生就要终结于此,却发现影子停了下来。扭头一看,玄月居然又在它脑袋上抓出一个口子,显摆着小尖儿奶牙,继续用黏软的声音挑衅道:“嗷嗷嗷嗷!”

  “玄月!你好厉害!好棒……”

  我激励之语尚未说完,蜘蛛精已吐出柳絮般的长丝,把玄月从空中打下来,再拖到自己锯齿旁。

  “放开玄月!!”说罢,我飞奔向前,再度凝结冰弹,朝它冲刺而去!

  神奇之事发生了。天罗地网从天而降,日月光耀笼罩蜘蛛精。蜘蛛精仿佛被打折了腿,趔趄爬几步,便伏在地上。这一刻,我的冰弹才落在它脑袋上,不痛不痒地碎裂。而后,身后有一男子喊道:“破!”

  霎时间,黑血四溅,蜘蛛精被五马分尸,炸得七零八落。粗壮的蜘蛛脚漫天飞舞,那颗狰狞的脑袋刚好落在我面前。然而,那绿眼竟未闭上,这脑袋竟自己飞起来,张开锯齿,对我咬下来!

  “小心!”

  一只胳膊挡在我面前,锯齿直接刺穿那条胳膊,粘稠的鲜血溅了我满脸。身后的男子痛苦地哼了一声。蜘蛛精终于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双眼黯淡下来。我回头一望,发现那竟是开轩君。他轻轻喘气:“好险。”

  “怎么办?”我手足无措地看着他的胳膊,“我们扛着这毛脑袋回去吗?”

  他被逗笑了一下,合并食指中指,聚光在肩上点了一下,止住血。而后,他闭着眼,咬牙把那长长的锯齿拔出来,推开蜘蛛精脑袋:“无妨,我乃仙身,三天便能痊愈。”

  闻言,傅臣之的身影在我脑中一晃而过。

  但我未深思,只是把玄月从蛛丝里扒出来,和它一起扶着开轩君回去。

  半个时辰后,御医为我们包好身上的伤,有条不紊地交代这两日如何照料伤口,又道:“老夫不曾为仙治病,这伤势怕是要再观察一日,就怕蜘蛛精有毒。不过,好在开轩君仙体非凡,若换作是寻常人,恐怕这胳膊是要废了。”

  父王满面愁云:“唉,怎么会这样。思伯竟早已遇害,现在开轩又身负重伤……”

  军令侯道:“其实,近日城中有许多百姓反映陈情,城中毒蜘蛛横行。蜘蛛喜土,溯昭属水,若不是头目靠近,它们很难在溯昭生存。臣料想,这千年蜘蛛精便是它们的头目,或是头目之一。而今日之难,若非开轩君相救,恐怕小王姬也是生死未卜。陛下,对外界开放贸易之路,确实有助于溯昭昌盛,是否考虑一下,改变管辖政策?”

  “你这番话,与寡人不谋而同。寡人会再斟酌斟酌。唉,思伯乃三朝重臣,七出取经,胸怀天下,不想竟晚节不保,死在这等龌龊妖物手下。”父王挥挥手,“传令下去,以丞相之礼,将大祭司思伯厚葬。”

  交代过大祭司之事,父王又对开轩君道:“开轩君,你救了小女一命,此恩重如山,感深至骨。我萚华乃知恩报恩之人,你若有任何要求,尽管提出,寡人必将用心竭力而为。”

  /更_新@》最。{快4上(酷匠网

  “实不相瞒,在下为仙百年,四海为家,原以为早已无欲无求。然而,此次前来溯昭,却有一事,挂肚牵肠……”说到此处,开轩君更是忧郁至极,一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惨样。

  父王笑道:“哈哈哈,寡人早已猜到,你喜欢流萤。只要她也对你有意,寡人便成全你们俩。”

  开轩君喜道:“此话当真?”

  父王道:“君无戏言。”

  开轩君犹豫道:“可是,二王姬不是储君么?她若嫁我……”

  父王走过来拍拍我的脑袋:“寡人还没老呢,这不,还有一个小女儿在。”

  “啊?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语无伦次,“不行啊,就我这样,怎能……不行不行,我只想专心辅佐二姐,不愿为王。”

  父王直接无视我,对几名宫人说道:“去传二王姬。”

  看得出来,开轩君确实很喜欢我姐。在二姐来之前,他分明在与父王聊其它话题,却一直坐立不安,心神恍惚。我的心情却复杂极了。怎的一夜之间,我就要变成王储了?倘若日后继位,我将是溯昭史上第一位女王。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郁闷呢……

  之后二姐过来,父王并未立即告知婚约之事,只是把方才发生的事交代了一下。此刻,开轩君除了气色不佳,看上去已无大碍。二姐坐在他身旁,却早已心疼得肝肠寸断,望着他的胳膊,默默流下盈盈粉泪。开轩君看了二姐一眼,那眼神深情之至,令我再度打了个寒颤。

  唉,他俩如此相爱,若棒打鸳鸯,岂不是要遭天打五雷轰。何况开轩君于我有救命之恩。常言道:知恩不报非淑女!女王便女王,挺威风的。这女王我当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当父王提出要将二姐许配于开轩君,二姐呆了呆,竟断然道:“我不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