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殿内翠衣男子的背影,那冷不防的惊悚,真是腊月里遇了狼。原来父王所谓的仙人,竟是帮我拿下玄月的开轩君。他还是那么彬彬有礼,静若处子,见了来人,不论是谁,先把一阵拱手点头的客套做个周全再说。

  虽然看他这样,我都觉得很是麻烦,但一来礼多人不怪,二来也说明了我大溯昭还是甚有面子,连仙人都对我们让步三分。长辈们客套完之后,父王把我和二姐叫到前面,道:“开轩君,给你引见一下。这一位是我二女儿,流萤。”

  R酷ql匠7网》“永3久》免2费$看小说

  二姐双手合拢在胸前,颔首屈膝,行了个婀娜的礼。成年后的二姐就是好看,她甚至都没看开轩君一眼,只低眉敛目,朱唇微扬,开轩君便像被妖精勾了魂的书呆子一般,傻傻地望着她,之前那文雅姿态早已被抛在九霄云外。

  直到父王催促,他才有些窘迫地回礼道:“二王姬,幸会,真是幸会。”

  再看看我二姐,睫毛扇得跟蝴蝶翅膀似的,连正眼也不敢瞧他一下,只娇弱道:“见过开轩君。”

  若不是人这么多,她大概会恨不得和羞走,倚门回首,摘朵青梅嗅一嗅。

  我正心想这俩人是看对眼了,忍不住偷瞄父王一眼。果然,他脸上也挂着一抹不明意味的微笑……这次第,怎一个肉麻了得!我已经被这三人眼中传递的雷电打得外焦内嫩,却听见父王继续道:“这是我小女儿,洛薇。”

  “小王姬,幸会。”

  同我说话,开轩君正常了许多,甚至还趁他人不注意时,朝我轻轻清了清嗓子。他没忘记前夜之事,但还是很够义气地替我保密。这姐妹,可以交。

  再后来便都是长辈的事。开轩君与父王、大祭司一同畅饮聊天,二姐作为王储,亦坐在一侧旁听。只是在这过程中,她与开轩君眉来眼去可不知轮了多少次。他们每对望一次,那寸寸柔肠,那绵绵情意,都使得我和翰墨便在底下发抖一次。

  “这真是花椒煮了猪头,肉都酥麻了。”我面色苍白地伸直双手双腿,跟僵尸一般抖动嘴唇和四肢,“倘或以后我瞧上什么人,也如他们一般。便挥刀自杀,翰墨,你切记莫要拦我。”

  “好兄弟一辈子。我一定为你磨刀,让你去个痛快。”

  “都说了是姐妹,好好的姑娘家,为何要硬充汉子?”

  无视了翰墨的抗议,又一次看向二姐。唉,都开始玩衣角了,二姐这次病的不轻。

  其实,也不能怪她没出息,原本有史以来,我们溯昭氏便对仙有莫名的憧憬。只是在我们心中,仙人应该更像大祭司那般模样,瘦瘦的身子穿着宽宽的袍子,细细的手指捋着长长的胡子。这开轩君虽然是几百岁的老家伙,看着却与二姐同龄,还有超出意料的漂亮皮相,因而二姐动心,也不是那般难以理解。

  渐渐地,长辈们的话题从仙术转移到了政治上。我和翰墨很快坐不住,便令仕女把玄月抱过来玩耍。

  看见一头长着翅膀的小老虎,翰墨果然也虎头虎脑地兴奋起来。他趴在地上和玄月对视、对嚎,听我叫它的名字,狐疑道:“玄月?这明明是头公虎,你何故给它取个如此娘娘腔的名字?喂,洛薇,你不是男人么……”他后面的话,被我发射的冰渣堵在口中。

  不经意间,父王也看到了玄月,笑道:“薇儿,你到何处弄来这么只老虎,还长了翅膀,有趣。抱过来看看。”

  我把玄月抱起来,走到父王身边。正想递给他,玄月却吼叫起来,对着大祭司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爪子一阵乱舞,爆发着它自以为很有威慑力的杀气。我摸摸它的脑袋,觉得它有些可怜,思虑半晌,也不知该不该放开它的翅膀。

  只见它挣扎着想往前冲,两只黑溜溜的大眼对着的方向,竟是大祭司外披上的虎皮护肩。那虎皮是绛红底,黑条纹,颜色艳丽,毛发光亮,看上去和玄月似乎是同一品种。莫非……

  大祭司也感到了玄月的怒火,指了一下自己的肩:“你是在看这个对么,放心,这与你毫无关系。”

  玄月却被彻底激怒了,扯着奶声奶气的尖嗓子一阵乱嚎,挣脱我的怀抱,飞入高空,跳下来挂到大祭司脸上,卖命地在他脸上乱抓出十多条血口子。

  等它被大祭司捉住扔到地上,大祭司的脸上已经黑血淋漓,就跟刚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出的鬼似的。大祭司抹了一下脸,颤抖着手指指向它:“反了,反了!陛下,这妖虎想要臣的命啊!”

  只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停留在大祭司的脸上。父王道:“思伯,你的血……为何竟是黑色?”

  “陛下有所不知,臣在返乡路上被毒蜘蛛咬伤,迄今仍未痊愈……”

  然而,他解释得越多,玄月便越愤怒。它如小蜜蜂一样,扑翅吧嗒吧嗒飞起来,欲再度袭击大祭司,但翅膀似乎还不够强硬,抽了两下,便又掉在了地上,摔出响亮的“啪”声。

  尽管如此,它气势是满的,赶紧翻过来,弓着背,立起浑身软毛,奶声乱吼也没有停止过。大家都在忙着照顾大祭司,父王拂袖让我带着虎崽滚蛋。

  我只能面带愧色,抱着玄月溜了出去。

  回寝殿的一路上,与它作斗争,便耗尽了我所有力气。沧瀛神啊,这小虎崽是刚生下来没多久不是,怎的就发育得如此健壮?现在还是婴儿虎就如此凶残,长大岂不是要翻江搅海。继续如此养着它,那可真是背着石头上山。只是,想到它小小年纪便孤苦伶仃,又觉得它实在可怜。

  回去以后,为是否留玄月这问题,我还真苦恼了有那么一会儿。而玄月好像傲气得很,好似看透我的心思,趁我不注意之时,自己溜了出去。我出去寻它,焦头烂额地找了近两个时辰。

  直至黄昏时分,血染夕云,飞絮映日暮,我终于在一个偏僻空殿旁,发现一排袖珍虎爪水印。我沿着那找爪印跟去,几下就抓到躲在草丛里脏兮兮的虎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