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舞榭歌台2

  “啊?只回来一天?”

  “今日回来,是为参加二姐成人仪式。师父那边尚有任务未完成,我得连夜赶回去。”

  我有些不乐意了:“那,我下一次见你,又要等到何时?我的成人仪式么?”

  傅臣之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只能说尽快。”

  “好吧。”我长叹一口气。本想继续说点什么,却看见他手腕处有东西晃动。转眼一看,那竟是一个小冰坠。我惊喜地拉起他的手:“这不是我送你的么,你居然还留着?”

  溯昭的冰雕,早已成为了我们独有的文化。只有我们可以凝聚灵气,令小范围的冰块在施法者寿命结束前不化。他手腕上的鹿型冰坠,应该是我小时在冰雕课上的杰作。我把腰间的形状一样的木雕坠举起来,在他面前摇了摇:“看,你送我的这一个,我也留着。”

  傅臣之沉思了一阵,摸了摸我的脑袋:“薇薇。”

  “嗯?”

  “我会很快回来。”他温柔地凝视着我,认真得像是在海誓山盟,“……等我把最后的事情处理完毕,便会回到溯昭,陪在你身边,再也不去任何地方。”

  哥哥一向严格挑剔,忽然这番态度,真是好生不习惯。我脑袋还顶着他的手掌,便拧了拧脖子,对着宫殿外的方向:“哥,其实我一直有个心愿……”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你。”

  “那些地方。”我指着城内灯火辉煌的空中楼阁,那里一片人声鼎沸,莺歌燕语,“我想去那些地方玩耍。”

  傅臣之顺势望去,面无表情:“不行。”

  “为何啊?”

  “那不是姑娘家该去的地方。”

  “你胡说!那里明明有好多姑娘!”

  “那不是小孩应该去的地方。”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我上前一步,挽住傅臣之的胳膊,企图用执着期盼的视线烧化他,“哥哥,让我去,让我去啊。我一直很好奇那里究竟有些什么,那么多人都可以去,何故我便不可以?”

  傅臣之静止地盯着我小片刻,拔出胳膊,用手背掩口咳了两声:“你要去哪里都成,唯独此处不成。”

  “你不让我去,我便等你走了自己去!”

  “不准!”他呵斥道。

  “那你带我去!”我毫不示弱,“你带我去,我在门口晃晃便回来,你若不带我去,我日后便带着胡床在那坐一宿!”

  傅臣之和我对峙了良久,总算叹了一口气:“这是你说的,只在门口晃晃。”

  于是,为了低调不被父母发现,我俩乘着最小的一头玄蛇,溜达到了最热闹的一个空中小镇。以前我从来没有到过集市,第一次便来夜市,真是光看看都觉得小兴奋呢。

  顺着繁华大道看去,我一眼看到之前想去之地:朱户上高挂牌匾谓之“风月阁”,许多女子在门前娇俏地笑,个个云鬓花颜,一笑百媚。最有意思的是,每当有男子靠近,她们便会上前与之对话。男子多往往笑得一脸荡漾,往她们手里塞几块琥珀,便跟着进了风月阁。

  “他们是在玩游戏吗?”我出神地拉拽傅臣之的袖子,“琥珀游戏?”

  傅臣之想了想,道:“是。这游戏很无趣,我们走罢。”

  那些姑娘罗裳色泽大胆,与普通溯昭女子的清淡大有不同。站在冷月下,好似素秋树梢晃动的红艳。不曾见过这样好看的姑娘,笑声也是如此诱人,我一时挪不开视线。其中一个姑娘额上帖着蝉翼花子,步摇轻荡,正巧与我对上眼,我有些害羞地往后退了一些,她竟冲我妩媚一笑。

  我是真醉了,又拉了拉傅臣之的袖子,道:“你快看,那个姑娘好好看。”

  傅臣之朝我注视的方向看去,一脸素淡:“等闲之色。”

  哼,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牙都快掉了。我正在心里嘟囔,却见那姑娘也和傅臣之对上了眼。她睫毛抖了抖,竟唰地红了脸,用扇子半掩俏颜。傅臣之毫无反应,转身要去别处。

  我拦住他:“哥,慢走。佳人对你有意。”

  “我无意。”

  “莫要这么快下决定,以防后悔。快,你也去找她玩游戏如何?”

  傅臣之根本不理我。有个木头兄长真是无趣极了。好在我一向骁勇,当街一张胳膊拦下他,抓着他的手,想往风月阁去,他却甩开我的手,道:“胡闹。”

  果然,除了我没人能忍受他这棺材座子脸,那姑娘见他是如此反应,撅着嘴,翻了个白眼。恰好有一个锦衣公子路过,递给她两块琥珀,她便立即赔笑,挽着那公子的手,轻摇小扇进了阁。入门前,她还转过头来遗憾地瞅了一眼傅臣之。

  这确实略有遗憾,我摇摇脑袋:“唉,你看,给人家脸色看,人家转眼走掉。看现在谁陪你玩游戏。”

  傅臣之漠不关心道:“我也不想玩。”

  最aN新章.节K3上酷^K匠/●网8

  “那我陪你玩可好?”

  他愣了一下,显得有些错愕。我道:“你可带了琥珀?具体是怎么个玩法?”

  谁知,他竟怒道:“洛薇,你真是太胡闹了!”

  被他这样一骂,我禁不住抖了一下:“凶,凶什么……不,不就玩个游戏嘛,有必要如此大惊小怪么……”

  “那阁里的都不是好姑娘,你学谁不好,偏偏要学她们!看她们长得好看就觉得是好人了是么?从小便如此以貌取人,肤浅!”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最讨厌你这番模样,跟父王没差别,你们一天到晚就知道教训我,讨厌!混蛋!一点也不疼我,再也不理你了!”泪眼汪汪地咆哮完这番话,我捂着脸,委屈地转身跑掉。

  “等等,洛薇……”傅臣之有些急了。

  我用手盖着脸,在手后不屑地拉扯了一下嘴角,埋头狂奔半条街,总算落得半分清闲。知道老哥最受不了我掉眼泪,便丢他个伤心欲绝的背影,让他内疚一会儿吧。想到此处,真想为自己的机智立个牌坊。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我发现世界之大,真是无宝不有。

  在这里,歌呼宛转犹咫尺,楼台灯火连夜明,还有金桥衔接住两块繁城。这一头有“风月阁”、“春香城”、“燕娇楼”、酒馆、赌场,那一头有小吃、戏馆子、布坊、华胜铺、茶楼。但不管走到何处,满街都能闻到玄丘老酿的香气——我不懂酒,却很熟悉玄丘老酿的气味。

  这是父王每次与翰墨他爹见面都会喝的酒,据说并不如流霞酒高贵有仙气儿,却由“酒乡”玄丘的造酒老者酿制而成,以父王的话来形容其美,乃是:真汉子饮之不止。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了很多好玩的东西。戏馆子里,后排有行人围观,前排有富商贵胄以墨点戏,选曲即舞。这会儿他们表演的是《鸿雁进谏河月王》。

  在集市里,有北号之山上獦狚兽骨做的筷子,碰撞发出的不是普通清响,而是细微豚音;有北海之隅天毒人兜售的念珠,以朱蛾盘踞其中;有九州来的儒家典籍名曰《公羊传》;有我们溯昭特产烤文苍虾串、蚕月酒……

  不过,最吸引我的,是宠物一条街里的虎崽铺。

  确切说,是为那万白丛中一点红所吸引。

  那一堆雪白的绒绒毛球我都认得,就是山林中最常见的白虎崽,可在这对白毛球中间,还有个绛红色的毛球。那也是只虎,还长了对小翅膀,眼睛比别的虎崽都大一些、凶煞一些,个头也要壮实些。

  但不管它怎么逞凶,还是改变不了是颗球形幼崽的事实。翅膀像被绑肉鸡一样绑在背后,它一直不舒服地打滚。站都站不稳,还乱咬别的虎崽,一群小兽扑来扑去嗷嗷叫,闹得整个铺子鸡飞狗跳。

  我决定去把它收了。

  “我要这个。”我提着那虎崽的翅膀,把它拎起来,“可以么?”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这一个两百鼓。”老板朝我点头哈腰地说道。

  “好,那我带走了。”见它朝我和老板乱刨爪子,我拍掉那爪子,像挑大白菜捏捏它脸颊,满意地掉头离开。

  “等等,小姑娘,你还没付钱呢。”老板在身后唤道。

  “钱?那是甚么东西?”

  “钱你都不知道?”老板从腰间拿出几块琥珀,“你买东西是要花钱的,总不能指望我送你罢?”

  “我是溯昭的小王姬,你要钱,去找紫潮殿里的人要。”

  听完我的话,老板面部僵硬了许久,朝我摊开手:“你要是小王姬,我就是萚华要拿棍子抽死你!虎崽还来!”

  “你怎敢直呼我父王大名,你应该尊称他一声‘陛下’!”

  “没钱买什么东西,走走走,赶紧走!”老板无视了我的愤怒,想直接过来抢虎崽。

  我躲得远远的,却因此激怒了他。他还真的拿起旁边的驯兽棍朝我走来,我吓得更退一步,护住怀里的虎崽。正当老板挥舞棍子要打下来,一把折扇伸出来,四两拨千斤地撩开那棍子。

  一名黑发男子站在前面,背对着我,声音温软:“老板莫慌,且待我与这丫头好好谈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