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溯昭氏,我们原本就容易被水光和发亮的东西吸引。而那海面闪烁的万千冰粒,更如同一条星斗银河,在我心中打开了一片夜空……

  日与月与,荏苒代谢。俯仰间,二十七年过去。

  这一年,我四十二岁,正处于最令父母头疼的年纪。每次我一调皮捣蛋做错事,父王总是会义正言辞道:“身为我溯昭氏王姬,你以为自己还很小不成?你可知凡人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他们到了你这岁数,都儿孙满堂了!”

  对于此等蓄意刁难,我总能快速而机智地回答:“蚊虫到我这年纪,都已轮回了上百次。怎不叫我跟它们学学?”

  违抗亲爹,激怒亲娘,以及和兄姐闹别扭,已经变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乐趣。

  是年,时逢早春。是日,也是二姐六十岁整的生辰。

  我知道,这一整天,沧瀛祭坛那都会热闹得很。因为,父王及文武百官正在那为二姐举行成人仪式,以及王储钦点仪式。

  如此盛大的事,怎可少了本小王姬?

  然而,由于之前我练法术时用力过猛,用冰渣把翰墨的屁股扎成了马蜂窝,还害他跌了个仰八叉,已被关了三天禁闭——三天,三天啊,寝殿里一滴水也没有,我都像个棒槌似的在里面无聊乱撞!

  好在翰墨非常讲弟兄情义,是个好姐妹。起床后没多久,我便在门缝看见了一缕小小的溪流。我伸出食指,在空中转了转,那些水便逆流入半空,慢慢将我环绕。

  之后,水之力便托我起来,令我慢慢升起。我飞到寝殿最高的窗扇前,将之打开,半个身子一出去,果然便看见了下方与我里应外合的翰墨。

  他正撅着屁股,提着一大桶水,朝我打了个响指:“走。”

  确切说来,五十岁才可以学纵水登天术。但是,我早已经偷偷背着夫子把它学得差不多了。翰墨一直不务正业,唯一能引起他兴趣的便是冰雕课,他即便到了五十岁大概也别想飞出一尺高。

  因此,为在不为察觉的情况下顺利抵达祭坛,我以极不熟稔之登天术,把我们俩同时拽至空中,磕磕碰碰地飞到了山顶。于是,一路上我俩都在惊慌失措的悲鸣中度过……

  这画面太美好,我简直不敢想。

  东风吹新碧,满山笑桃花。

  祭坛上,所有权臣名将都在场。上千名溯昭氏整齐祭拜,正朝着岿然不动的沧瀛神。而在那么多人里,我一眼便看见了二姐。

  溯昭女子六十岁,正是花苞初放的年纪。二姐身披紫丝罗带,新妆轻盈,点脂匀米分,往祭坛前方一站,便似采珠日的雪珍珠,十五月夜下的繁花,千年狐妖酿制的蚕月。

  成人仪式中,女子需解发,男子需束发,均由女性至亲完成。因此,母后走上前去,亲自为二姐解开绑好的头发。然后,她的青发碧波般流淌下来,顺滑地披满肩,半掩纤纤杨柳腰。

  二姐的美丽太动人,以至于我的心脏停跳了一瞬。

  由于大姐消失太多年,回来无望,所以二姐一成年,父王便决定让她成为王储。所谓一箭双雕,权色双收,便是二姐现在是境况。大姐如果看到二姐现在的样子,大概会气吐血……不,我逗闷子呢,以她那种奔放自由的个性,看见这种场面,大概只会抚掌撒花,热烈庆祝。

  “二姐果真是个大美人,我要上前去看个仔细,你在此好生等我,别丢了。”这些年翰墨比以前还要高许多,沉得像快石头,我实在提不动了,直接把他扔到地上。

  受伤的屁股再次受到冲击,翰墨捂着痛楚,涨红了脸:“别,别去啊,殿下回来了,他肯定会发现你……”

  听闻此言,我已飞到一半,且惊愕地开始四下寻找哥哥的身影。不想被锁在家里三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无人告诉我。一直以来,由于他体质与溯昭氏不同,始终不能学我们的术法,九年前,他便长时间在外拜师学艺,鲜少回溯昭。上一次看见他,已是两年前的新年夜。去年更过分,他干脆所有节假日都不曾归来。

  不出一会儿,我便在百官前排看见了哥哥。

  香气暖春,乱红初坠,满树绯红桃花烟浪起。他便一身雪白站在一树桃花下,锦衣金绣,玉树临风,黑发冉冉随风起。

  记得上一回见他时,他分明还只是个少年模样,纤细而娇贵。这一次再见,他长高了许多,手掌变大,肩宽了,已有几分成年男子的味道。只是我一直没明白的是,他明明是凡人,何故身体成长速度与溯昭氏差不多?

  7酷g匠网永-+久c免q+费@看小s*说'k

  忽然见他转过头,对身边的人说了两句话。他的侧颜依旧清秀瘦削,轮廓却带着一丝犀利的英气。此番神形,真是令人如论如何都想不到小时的包子。

  之后,我才留意到,和他说话的是一个黑发女子,娇小玲珑,意态幽闲,也不知是个什么身份。只见那女子拉了拉他的袖子,他低下头,听她说了一句话,便淡淡笑了起来。

  他明明是在对那女子笑,我所能看见的亦只有一个侧脸。但是,我却不由想起“溯昭五杰”之一女诗人婉然曾写过一首长诗《溯美人》,其中有两句是这样:“一笑转春思,二笑断春魂。云鬓如烟碧,轻袖醉冥紫。”

  恰逢此刻,二姐的成人仪式开始礼乐祭祀,一阵琵琶声自祭坛飘来,是列队齐奏,大约有十来人,声如珠落玉盘,弦弦断肠。随着琵琶声变轻,旋即独奏传来的,一首孤高冷寂的箫曲。曲声呜咽,音尾颤抖,刚好迎来一阵春风,抖落更多桃花。

  哥哥轻笑过后,拂去了肩上的花瓣,又重新回到原来的站姿。

  可是,那个画面,我是如何也忘不掉了……

  一阵神魂颠倒后,我忽然察觉到自己真是太大逆不道了——怎么可以这样想自己的哥哥?可是,那天杀的《溯美人》诗句,竟再一次在我脑海中蹦跶:

  一笑转春思,二笑断春魂。

  沧瀛神保佑我免遭天打五雷轰啊!那首《溯美人》,讲了灵景王在位时,一位风流的王孙子弟与青楼名妓相恋的故事。最后名妓遭到始乱终弃,穿上嫁衣投洛水自尽。而这倾国倾城的二笑,写的就是那名妓的笑……

  哥……我真的知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