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入睡之前,我忍不住又偷偷问了母后这个词的意思。母后正在替我盖被子,原本开口欲言,父王却突然进来,把她叫出去了。然后,他倚靠在床头,手指梳理我的发,竟难得是想哄我入眠。

  父王总是日理万机,鲜少这样陪我们,此举反倒令我有些受宠若惊。

  此刻,轩窗临月,月满高楼,清润之光夹着花瓣落在床头。父王道:“私奔,是指两个相爱之人,因恋情得不到他人的认同,便一同逃到很远的地方去……”

  父王有着端正刚毅的面孔,温柔起来,却是全天下最温柔的爹爹。我歪着脑袋,撒娇地把脑袋放在他的大掌中央:“咦,这不是很好的事吗?”

  父王道:“对有的人来说兴许是好事,但对溯昭王姬而言,非常不好。”

  我想了想道:“那,以后我绝不可以做这样的事,对不对?”

  父王却未直接回答我:“薇儿,你小时候很喜欢听为父讲故事,还记得胤泽神尊和他姐姐的故事么。”

  “记得!”我一下来了精神,“但是,您再讲一遍嘛。我最喜欢听这个故事了。”

  “好。”父王陷入沉思片刻,徐徐说道,“上古时期,天帝身边有一位法力无边的沧瀛神,他的名字叫胤泽……”

  这个神尊司掌天地万物之水源,可将沧海冻为深冰,为上界诸神所敬仰。然而,他也是诸位神尊中最为自私、骄傲、不懂爱的一位。他唯一在意的人,便是自己的姐姐。

  姐姐因苦恋心上人,求不得果,终日以泪洗面,所以,为逗她开心,胤泽神尊将神界的水源引到北海之上,以此水神力,临月建立了一座空城,并令神界之水环城而绕,称之“洛水”。这座都城名为“溯昭”,有着六界罕见的景观:每月十五日,芙蕖盛开,乱红纷飞,满月会占据大半星空,将整座溯昭照成一片银白。其极致美景,终于引得神尊姐姐倾心一笑。

  遗憾的是,这个笑容并没能使她振作起来。又过了一些年,姐姐终是郁郁而终。胤泽神尊因伤心过度,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洛水本有灵气,溯昭位临极仙之地,又残存神尊之法力,日积月累,滋养了生命,让这座空城逐渐活过来。百年后,溯昭氏诞生在这里。他们外表美丽,青发雪肤,传承了胤泽神尊的神力,生来便会纵水之术,很快便将溯昭盖修建成了一座兴兴向荣之都。而经历爱姐之死,胤泽神尊也学会了如何善待他人,并同时化身为溯昭之神,庇佑着这座城的子民……

  说到最后,父王摸了摸我的头顶:“你看,胤泽神尊原本是个自私的人,最终也决定要守护着我们。可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为自己而活。”

  我有些困了,懵懂地点头。

  “薇儿,你听好,以后不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忘记,你是洛薇,是溯昭的王姬,是我的女儿。这是你的命,也是你的责任。”

  这句话我听到了,却没听进去,更没理解。我打了个呵欠,轻轻“嗯”了一声,便钻到父王臂弯中,沉沉睡去。

  这一日过后,随着东兔西乌相逐,我逐渐察觉到两个可怕的事实:一来,大姐确实一去不复返,杳无音讯了。二来,我那新来的哥哥,他打定了主意,要坐实了兄长这个名号,其志在必得,已至不择手段。

  某天夜里,军令侯拖家带口到紫潮宫玩耍,他和我父王彻夜下围棋,他夫人和我母后在园中散步,赏花观月,他儿子和我们仨也在回廊中吃点心,玩游戏。

  我相当高兴,因为点心里有我最喜欢的苏莲糕——当然,此糕只由普通莲瓣制成,并不是由真正的苏莲做成。苏莲是一种罕见莲花,我只在传说中看过。尽管如此,这夜的苏莲糕口感软糯,香浓美味,令我食指大动地吃了许多。

  不巧的是,翰墨这小子竟和我口味一样,我俩从口头之争,发展成了大打出手。傅臣之相当自觉,义不容辞地出来保护我。最后,翰墨被我用泥冰块糊了一脸,都还要多亏了他。

  那一瞬,我觉得有个哥哥真好。

  不过,也真的只是一瞬而已。

  因为吃得太饱,后来我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夜渐深,母后派人来带我们回去休息,我却百般推脱,将之撵走。傅臣之也跟着来劝我就寝。我自然也不会搭理他。再三劝阻后无用,他做了件骛奇之事:他面无表情地拔出花瓶里的花枝,把水全部倒在翰墨脑袋上。

  只听见翰墨咆哮一声,他把花枝重新插回瓶中,放回原来的位置。接着,他绕到我身后,对着我的腰左右两侧捏了几下。

  “哈哈,哈哈哈哈……”我极怕被挠痒痒,疯狂的笑声响彻夜空。

  母后带着军令侯夫人赶过来,看见翰墨被淋成落汤鸡,花瓶里的水被抽空,满地冰渣,还有一脸震惊的我,便将冷如霜月的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百口莫辩,傅臣之却道:“这不怪妹妹,都是我做的。”

  母后本是半信半疑,这下一口咬定罪魁祸首是我。

  最终,我被她像抱小狗一样趴抱在怀里,亲自押送回房入侵。(www.pnxs.com平南文学网)回去的路上,她还凶道:“你何故鼓着个脸?你何故瞪你王兄?他想替你背黑锅,被我识破,你还要怪他不成?”

  我还是横着眼睛瞪傅臣之。傅臣之扬了扬眉,背着母后捏住我的脸,嘴巴动了动,无声地说了个“如何”,继续耍得一口好花腔:“妹妹好生可爱,连生气都教人如此喜欢。”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这仇我是记下了!

  此后,我与傅臣之势不两立,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无奈他每次都能瞒天过海,杀人于无形之中。他那棺材座子的脸确实是把利器,永远如此冰冷正直,导致旁人在我俩之间做选择时,总是会倾向于相信他。我等啊等啊,终于等来了个伟大的节日——采珠日。

  顾名思义,采珠日是到海里采珍珠的日子。这一日,溯昭氏们会成群结队,离城下凡,自北海上方集体施展纵水术,令海水转出漩涡,直通海底,然后,其余人再跳入海底,寻找蚌壳珍珠。在《溯昭辞》里,那句“鸿雁含珠落沧海”,便是出自这里。

  我的阴谋诡计,也将出自这里。

  这一天,皓天舒白日,灵景耀碧海,父母带着百官进行采珠仪式,我、二姐和傅臣之在一队。我们骑在同一头翳鸟背上,抵达北海上空。

  仪式结束后,千万民溯昭氏同时施展起法术。霎时间,细长水流从海面飞起,从远处看去,如同千百条钩子拉开了蚕丝,画面美丽不可方物。当海底岩石显露,便有许多人跳到海底,掏出新鲜的蚌壳,打开盒,露出里面雪白发亮的珍珠。

  翳鸟乃五采之鸟,展翅可蔽一乡,从它这一头跑到那一头,还需要花点功夫。趁姐姐下海捞珠的空隙,我把傅臣之拽到了鸟尾处,冲他邪气一笑:“包子傅,现在你计穷力尽,该我崛起了!下去罢!”

  然后,我原地起跳,一头扎进海里。

  下坠之前,我听见傅臣之倒抽一口气。

  何为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这便是了。待我被他们捞起来,便嫁祸于傅臣之这乌龟王八包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跟我玩阴的。我一边如此作想,一边张开双臂,准备与海水拥抱……

  谁知这时,一阵海啸卷过,海水方圆几十里内出现巨大漩涡,分开的海水中央,竟伸出一张怪兽的血盆大口!

  那口极大,几乎堪比下方的漩涡。我不由惊叫一声,想要躲开,那怪兽却猛地往上一冲,伸出利爪,将我擒住。待它慢慢从水中展露整具身体,我方察觉,这是一头龙。

  而且,它身长四丈,青黑交错,金瞳如火,赤带如织锦,竟和过去书本上描述的蟠龙对上了号。

  蟠龙身带剧毒,伤人即死。

  想到此处,我便不敢再轻举妄动,但止不住呜咽,惊恐之泪扑簌簌流下。

  不管别人是否也认出来,所有溯昭氏都被它这形貌吓着,惊呼起来,纷纷落荒而逃。傅臣之冲回翳鸟头,掉头飞来,欲与之对抗,却被蟠龙一掌击退至百步外。

  3v酷&y匠=V网vh永久Dn免X`费a看+W小2说sZ

  蟠龙牢牢地捏住我,紧得我喘不过气来。而后,更为可怕的事发生了:它长啸一声,卷起惊涛骇浪,大肆抖动身体,朝着海东面狂奔而去。

  不过眨眼的瞬间,同族们已变成无数小黑点,再过片刻,便彻底消失在昏云暗雾之中。

  汪洋溥博如天,海风摧山搅海,对这蟠龙而言,却如履平地。随着夕阳渐沉,黑暗袭来,我终于耐不住惧怕之情,嚎啕大哭起来。可不管我如何哭闹,都影响不了它可怖的速度……

  几百丈,还是几千丈。我不知它究竟跑了多远,只知道有刀般的风雨刮在脸上;周围一旦出现海岛之影,都会被迅速抛在脑后。

  直到冰裂声轰然惊响。海水澹澹,惊风颤栗,浩荡波涛冲涌升空三千丈,恍然凝结为一道冰门,在月光中犹如刀刃,挡住蟠龙去路,令万物静止。

  蟠龙紧捏了我一下,令我险些吐出来。然后,它原地深长吐纳气息,放慢了脚步,转身飞向海岸,一座孤高的陡壁。听见咔嚓之声,我低头往下一看,发现连海水都结成了冰块。那正是蟠龙利爪碰裂冰块的声音。

  已入夜。明月高挂夜空,竟小得如同一个银白圆盘。我从未见过这么远的月亮,因此海上一切,连通那深蓝坚冰,都显得飘渺虚幻,如坠梦中。

  蟠龙飘悠沿崖而上,在峭壁顶峰悬空而停,恭敬谦卑地垂下头去。

  它正对处的山峰上,有松岗赤亭,亭中放着玉罍琼杯。亭前站着一名青年,他背对我们而立,身材高而挺拔,黑发如水,长袍如烟,大片曳地玄蓝一如此夜的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