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课业结束,我们走出万轴殿。顿时视野豁然开朗,进入眼帘的,是百年来空前的盛世。

  在这里,红花开满大街小巷,有四通八达之大道,千重万户之金楼。

  灵鹤成排穿云过,洛水接天映斜阳。但凡有水处,便有溯昭氏如仙般飞入虚空。有淑女怀抱丝桐,亦有君子佩剑英发,衣袂翩跹,与水共舞。

  烈日辉映下,水光颤烁,乱红纷飞,如雾般掩得帝景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便是溯昭,我的家乡。

  因为夜晚离月很近,溯昭有个颇为动人的别称,叫“月都”。住在月都溯昭的子民都叫溯昭氏,乃是受到神界庇佑的水之一族。

  我们与所有虔诚种族一样,有自己的信仰,却与异族有所不同:大部分种族多信奉上乾神,即天帝,六界中最高的神。

  但在溯昭,信奉上乾神者仅有一成。

  我们至高的信仰是沧瀛神。(www.pnxs.com平南文学网)

  沧瀛神字胤泽,是司天地之水的神尊。

  《溯昭史·建溯本纪》记载:“胤泽,始神也。建溯昭于洛水。”即是说,溯昭的创造者是胤泽神尊。

  当我们比喻一切从头开始,也都爱用一个成语“胤泽建溯”。由此可见,水不仅是我们的生命之源,亦是灵魂之源。

  从记事以来,每次看见大人们在空中飞来飞去,我总是格外羡慕。

  记得读书之前,我还在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披上霓裳美裙,像个风骚娇艳的花妖一样,在云中转圈圈,迷倒全城最俊俏的少年,流传一段倾城王姬的佳话。

  现在若要我点评那会儿的想法,唯有俩字:略蠢。然飞翔之欲,依旧只增不减。遗憾的是,每次提出“要飞”,长辈们都颇为无趣,总纠正我说溯昭氏本身不会飞翔,那只是纵水登天术,我太过年幼,目前学不来。

  于是,我也只能鼓起腮帮子,坐在飞行的父母臂弯里,看其他花妖般的女子飞来飞去过干瘾。

  待我走出门去,已有一群玄鸟队出现在高空。

  玄鸟生四翼,金黑羽,孔雀尾,是溯昭非常拿得出手的坐骑。在那一群玄鸟背上,有美人如云,缟衣茹藘,是以母后派来伺候我的侍女团。

  领头的侍女身姿轻盈,褰裳而来,把我抱在膝上,便踏上玄鸟背,朝紫潮宫飞去。

  紫潮宫是溯昭的王宫,也便是父王与百官行政之处——从这里看去,只能看见极远处,云雾山顶上一个小小的尖儿。

  这就是最不公平的事儿了。

  父王膝下无子,有三个女儿,我是老幺。两个姐姐读书都在紫潮宫,由夫子一对一授课,只有我被发配到了十万八千里外的万轴殿。虽然这里教书更正统,之前也有其他君王命王子来此读书。可是,被弄到此处的王姬,我还是头一个。

  以父王的话来说,便是“不送过来,怕她长大要大闹月都”。

  如此不为信任,实乃痛哉。

  紫潮宫建立在溯昭最高的山峰上。那里尽是悬空的如槊峭壁,寻常水源一般爬不到那么高的地方,洛水却能逆流而上,将之环绕。

  然而,山峰最高点并非宫殿,而是一座比宫殿还大的祭坛。

  祭坛上有一尊雕像,不论在身城里哪处角落,均能观之敬之:那是一个面容慈祥的老者,他身材魁梧,长袍如云,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这便是我们的神,胤泽神尊。父王每个月都会去祭拜他。

  回到紫潮宫朔月殿,难得父王和母后都在。父王已摘下王冠,却依旧穿着溯昭王的镶金玄袍,一头月白色长发垂至胸前,威严地坐在宝座上。母后则披着全溯昭最好的织素,美艳无双,光华万丈。

  见我进来,父王道:“薇儿,今天你多了个王兄。”

  “啊?王兄?你们何时为我生了个哥哥?”说完这话,我自己脑子都成了浆糊。

  “他不是我和你父王生的,但你要把他当亲哥哥对待。”母后笑得相当温柔,从帘幕后拉出一个男孩,“臣之,来见你的妹妹。”

  G酷匠“网l|正@版“首…,发B

  我和那男孩对望了一阵子,只觉天雷阵阵,訇然灌顶。

  “包子?!”我震惊地往后弹了一步,“你如何会在这里!你如何就成我哥了!”

  父王呵斥道:“洛薇,大惊小怪,粗心浮气,成何体统!还有,那是你兄长,你要叫他一声‘哥哥’,不准乱取绰号!”

  我吐了吐舌头,依旧不可置信地望着傅臣之。傅臣之倒是一水淡如油,只朝我客套地笑道:“方才在课堂上,我原想解释与小王姬听,不想被夫子打断。”

  “既然已是兄妹,换个称呼罢。叫妹妹便好。”父王似乎喜欢他得很,竟难得慈爱一回。

  一阵混乱过后,经过父母的解释,我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这与我大姐有关。

  按照我大溯昭律法规定,王位继承者应是长子或长女。到了我们这一辈,这人必然是我大姐。然而,大姐生性拓落不羁,素喜游历四海,笑歌起舞,不擅军政。父王一直不放心,总盼能找到一名王佐之才,将来为她左辅右弼,前疑后承。

  上个月父王出访九州,遇到一个修道之人。这道人告知,自己曾收养过一个孩子,名叫傅臣之,资质颇佳,聪明好学,只是如今已二十来岁,却丝毫不见成长,还是孩童的模样,在周遭人群里引起不小议论。

  父王心想这孩子或许不是凡人,于是要求见面。

  然而见面过后,他发现傅臣之真的只是凡人模样,亦不能妖化,但这孩子真如道人所言,敏而不邪,冷而不亢,如繁星丽天,芒寒色正。

  父王很是喜欢他,一不做二不休,收他为养子,带回溯昭,也算为道人减轻了个包袱。

  看父王喜欢傅臣之那模样,也不知是重男轻女,还是平日瞅我太不顺眼。总之,他欢天喜地地命人去招了大姐和二姐,让她们来见这个嫩包子新弟弟。

  二姐一向乖巧听话,和颜悦色,不过多久便抵达朔月殿,和傅臣之迅速变成一家人。

  但是,我们却久久不见大姐过来。

  半个时辰过去,父王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派人去催促。不想,对方带回来的,竟是一封薄薄的信。信封上确实是大姐的字迹,我瞅见爹娘的脸同时变了一下。

  父王迅速拆开信封,飞速扫了几行,轻扶额头,合上双目,额上青筋乱蹦了几下:“蘅芳走了。”

  “走了?”母后没能理解,略显着急,“什么叫走了?”

  “她上个月去了蓬莱,在那里遇到一位散仙,回来以后不是一直魂不守舍么。现在,她和这散仙私奔了。”

  看见母亲的脸也唰地变成宣纸色,我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凝重道:“什么是私奔?”

  “大人的事,孩子少插嘴!”父王厉色道。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次非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