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叶牂牂东倚楼,静女洛水弄箜篌。

  鸿雁含珠落沧海,溯昭五杰皆风流。

  身披星斗花满袖,一日品尽月都酒。

  故人相去万余里,新客还来过九洲。

  此诗出自先王之手,写的正是鸿雁变法后,我大溯昭的繁华盛景。

  《溯昭辞》延伸至今,上至王侯司相,下至布衣平民,皆耳闻能详。要知道,我大溯昭位处极仙之地,臣民个个灵气通天,锦心绣肠,口吐珠玑,即便是五岁孩童,亦能将之倒背如流。

  然而,玄书房里这新来的孩子,显然是来拆夫子台的。

  瞧瞧他,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那细皮嫩肉的样子,比一妙龄姑娘还秀气,那肤若凝脂的媚气,比幽都之山的玄狐精还骚包。

  长成这副德行也罢,他偏生还站得笔直,一副端庄正经的形容,也不知道图个甚么。

  此刻,夫子两眼一翻,不敢相信方才听见的话:“你不会背《溯昭辞》?”

  男孩道:“晚生惭愧。”

  夫子一只手背在后腰,另一只手伸出筷子般的手指,捻了捻两根鲶鱼须:“再说一次,你叫什么?”

  “傅臣之。”

  “‘傅’臣之?你父母并非溯昭氏?”

  其他学生可能都没听出这其中玄妙,我却听出了夫子话中重点。

  傅臣之不是溯昭氏,大伙儿都看得出来,因为他的头发是黑色。

  要知道,我大溯昭氏的纯正发色可都是深青,随着年龄渐长,发色会越来越浅,最终变成月白色。法力极强极有资历者,甚至会变为纯白色。

  因此,从他进玄书房起,大家都露出了惊奇之色。毕竟能到这里读书的学生,即便不出自王家,也得与一相三侯六司扯上点关系。从念书到现在,在万轴殿方圆十里以内,我还不曾见过半个异族的影子。

  夫子其实真正好奇的,许是前头那一个“傅”姓。

  毕竟从神尊建溯起,我大溯昭氏便崇奉仙神,与他们一样,并不冠姓。有姓者,唯人、妖、鬼矣。虽然溯昭氏真正见过的异族只有人和妖,但从各种传说与史籍中不难知晓,其它种族确实存在。

  而黑发又有何意义呢?我们刚念书时,夫子便说过:“玄发,凡者也。凡者,人妖也。”此刻如此强调姓氏,大抵是想知道傅臣之究竟是妖还是人。

  傅臣之道:“晚生自幼失去双亲,为九州傅氏道士收养,因而在九州长大。”

  九州,天南海北之地,时乃汉之天下。

  乖乖,这傅臣之竟真是个凡人!

  凡人能进入我大溯昭王室书塾,这事绝非等闲。听闻此言,莫说我们这群孩子,连夫子也瞪圆了眼。

  不过,夫子父亲是前军令侯,他自幼耳濡目染,饱读兵书,乃观变沉机之士。一时失色后,他那双机关算尽的眼骨溜溜一转:“我见大祭司亲自送你前来,近些日子他正巧下凡取经,你可是被他发现了?”

  “大略如此……”傅臣之似乎有言未尽。

  “什么叫大略如此?”

  “发现晚生之人,是宗奉议郎。”

  宗奉议郎,这是个什么官职?

  我天天听父王母后议政,都没听过这名字。这是典部的官么,还是祭部的?罢了,看夫子扬眉的模样,我已敢断定是个芝麻官。大祭司屁股后头常年有一群跟班吊尾,十有□□里头便有个宗奉议郎。

  此刻,夫子往玄书房里扫了一眼,为难道:“臣之,这里已没有空位,今天的课恐怕要你站着上了。”

  傅臣之正待应命,我拍了拍自己身侧的空位:“谁说的,我这里明明有位置。”

  夫子面带难色:“这……小王姬,如此老夫恐怕无法与陛下交代……”

  “无妨,只今天而已。”我朝傅臣之勾勾手指,“你,过来坐。”

  我在玄书房一向横行霸道惯了,夫子也不再与我计较,只扶额摇首,拿出书本开始授课。傅臣之先是一怔,而后浅浅一笑,在我身边坐下。

  我撑着下巴瞅了他几眼,发现他长得可真不像凡人。

  在溯昭出现最多的人,便是大玄之山上的玄丘之民,抑或大幽之国的赤胫之民。前者浑身黝黑,后者膝盖下全是赤红肌肤。这些人相貌粗壮,性情淳朴,又因“贱名者长生”的缘故,名字也取得很不飘逸。

  可傅臣之这小子,非但名字取得儒雅别致,连人也长得这般好看。溯昭的惯例是女孩束发,男孩散发,傅臣之也不例外。黑亮的头发披在肩上,只在后脑系上一条丝带,衬着白荷般的小脸,简直漂亮极了。察觉到我的视线,他侧头回望我一眼,有些腼腆:“还请指教。”

  “是不是汉人长得都是你这般模样?”我喃喃道。

  “我的模样?”

  “粉嫩得跟包子似的。”我笑了笑,“开心么,你比我们溯昭氏所有女孩加起来还可爱。”

  闻言,他小小的包子双颊竟变成了粉色。可他还是皱了皱眉,俨然道:“这不是赞美。我不白,汉人也不白。”

  “骗人,肯定是因为长得太不像汉人,所以才会被丢掉,而后被宗奉议郎和大祭司错认为溯昭氏带回来。”

  “其实,我会被送到这里,是因为……”

  言犹未毕,夫子已清了清喉咙,朝我们扔来眼刀数把,我们不得不停止交谈。

  ◇L更F1新w最~快=上酷匠wp网

  我把书本放在桌子中央,和傅臣之共同阅读。

  这些日子,我们学的一直是“溯昭五杰”之首北翔的文赋。我一直觉得诗词可学,文赋乏味,光看看那肥胖的段落,都可以催出我上百个呵欠。不想傅臣之竟还听得津津有味,不管夫子走到何处,他目光皆紧紧跟随。

  果然,相较念书,还是道术堂的课更有意思。

  因为,道术课上八成时间,我们都在施展法术。作为我大溯昭的臣民,哪怕只一盏茶的功夫不玩水,我都觉得浑身皮痒痒。看着面前案上的水壶,我总想把里面的水掀出来,化成冰渣来个天女散花。但溯昭所有学堂明文规定,非夫子许可,课上禁用法术。一旦做出此事,我会被罚抄北翔那顾影自怜的《仳鹤集》一百遍。

  想到过去的各种惨痛教训,我便强忍住体内蠢蠢欲动的灵气,伏在桌上双目无神地发呆。

  在我即将睡着的刹那,夫子总算停止滔滔不绝,背着手在玄书房里来回走动。这整一堂课终于到了最有意思的部分。那便是,抄写文赋名句。

  我曰过,罚抄是惨痛教训,那么有意思的,自然不是抄写本身,而是:学生们整齐划一地打开桌上的水壶盖,开始运气,指尖对壶一指,里面的水便呈柱状逆流而上,一路引向砚上的墨条,将墨条裹住旋转。不一会儿,墨水便滴落在砚台上。

  到我发挥的时刻了!

  唯一施展法术的机会,我一定要弄个壮观的。

  我把袖子卷到手肘,摩拳擦掌,正想来个一泻汪洋,谁知傅臣之却也卷起袖子,把水壶里的水倒了一些在砚台上。然后,他拿起墨条,慢条斯理地在上面磨来磨去……

  亲眼目睹这一幕,所有学生呆如木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次非说:

希望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