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灵感,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

  喷薄而来的灵感,刷拉拉助泰琳娜写完《为真爱做准备》的大结局。

  一直以来,都在冥思苦想,写得跌跌撞撞的结尾,就如此在一阵如灿烂阳光普照下的灵感中完成了。

  “写文字得用心写出来的,才是好文字,自会吸引人。为凑字数,憋出来的文字,我自己看着都郁闷,不如不写。”泰琳娜常常如是说。

  温伯尼看到,姑姑正在对那本写给年轻人看的书稿《为真爱做准备》,进行最后的修改。

  机敏的出版商,练就一双榫眼的资深影视制作人,早就在网上发现先机,觉得其文风独特另类,故事内容精彩好看环环相扣,傲然独立于上千万网文之上,因此格外看好此书,一直加急催促。

  爱情是永恒的话题,生活没有爱情,犹如佳肴忘了放盐巴。爱情的话题自然成了本书的主题。

  电脑上出现了这么一段:“男女间相爱了就能够持续不断一直爱下去吗?”某电台男DJ煞有介事在对一群来自高校的大学生随机采访。

  “恐怕不一定。”大部分大学生作如是回答。

  对于这个回答,我想,这是他们对现今光怪陆离、金钱至上的社会现实,感到失望,缺乏信心的一种在普通不过的反应。

  “那当然。”少部分大学生信心满满道。这应该是一些在现实环境中,生活得颇有优越感的年轻人的自信回答。

  面对这些回答,我想说的是,年轻人啊,对于爱情,千万不能一刀切,得区别对待,看是什么情况。每一个人,不论男女,都充满了一份对爱情,也就是对真爱的渴望,对于忠贞不渝的爱情,总是让我们荡气回肠,直叫人生死相许。

  “多金男,你对男女爱情的持久性怎么看?”

  见温伯尼来了,姑姑停下来,语带嘲讽地问,她对现在年轻人朝三暮四的爱情观颇感失望,觉得需要有成熟的过来人,来引导这迷茫稚气的一代人。

  “完了吗?那我可以先睹为快了。”郁闷的温伯尼没心思回答姑姑的问题。

  “我可不是那种大笔一挥,顷刻间就敷衍成章的人。”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我和华蓓儿是同性恋?”泰琳娜也没有直接回答温伯尼的问题,而是转而问这个话题。

  “在你的小世界观里,觉得同性恋不正常,对吗?是畸恋?”

  “mygod,我可没那么说,以我现在的年龄,我对同性恋的解读还很浅薄,好像是耽美的代名词?”

  温伯尼像个急性子一样,不待姑妈答话又接着道:我只是按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道理来看,两个同性之间能相处得那么要好,有些不正常,尤其是女性。不是有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一说嘛,那说的不就是你们小心眼的女生吗!

  “变性人过去被视为心态不正常才会去变性,现在都莫名其妙被捧为女神了。这又作何解读?社会在变,人们的观念在变,没准有一天,你我产生姑侄恋,也正常不过的呢。哈哈哈。”泰琳娜没说几句正经的,又开始露出她善于调侃、风趣横溢的本性来。

  “噢,对了,说到华蓓儿,还要约她一块吃晚餐呢。Call她一下。”

  “蓓儿,美容好了吗?在哪?说好的一块吃晚餐。。。。。”

  “亲爱的,美容回来,头晕乎乎的,一点胃口没有,你们去吃吧,甭管我啦。”除了吃饭,泰琳娜好像还有事想对华蓓儿说,可她有气无力把话说完就咔嚓一下挂住了电话。

  8章其实是六神无主的一代,哈哈

  美丽的灵感,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

  喷薄而来的灵感,刷拉拉助泰琳娜写完《为真爱做准备》的大结局。

  一直以来,都在冥思苦想,写得跌跌撞撞的结尾,就如此在一阵如灿烂阳光普照下的灵感中完成了。

  “写文字得用心写出来的,才是好文字,自会吸引人。为凑字数,憋出来的文字,我自己看着都郁闷,不如不写。”泰琳娜常常如是说。

  温伯尼看到,姑姑正在对那本写给年轻人看的书稿《为真爱做准备》,进行最后的修改。

  机敏的出版商,练就一双榫眼的资深影视制作人,早就在网上发现先机,觉得其文风独特另类,故事内容精彩好看环环相扣,傲然独立于上千万网文之上,因此格外看好此书,一直加急催促。

  爱情是永恒的话题,生活没有爱情,犹如佳肴忘了放盐巴。爱情的话题自然成了本书的主题。

  电脑上出现了这么一段:“男女间相爱了就能够持续不断一直爱下去吗?”某电台男DJ煞有介事在对一群来自高校的大学生随机采访。

  R`最=新章a!节KL上?酷=R匠X网%:

  “恐怕不一定。”大部分大学生作如是回答。

  对于这个回答,我想,这是他们对现今光怪陆离、金钱至上的社会现实,感到失望,缺乏信心的一种在普通不过的反应。

  “那当然。”少部分大学生信心满满道。这应该是一些在现实环境中,生活得颇有优越感的年轻人的自信回答。

  面对这些回答,我想说的是,年轻人啊,对于爱情,千万不能一刀切,得区别对待,看是什么情况。每一个人,不论男女,都充满了一份对爱情,也就是对真爱的渴望,对于忠贞不渝的爱情,总是让我们荡气回肠,直叫人生死相许。

  “多金男,你对男女爱情的持久性怎么看?”

  见温伯尼来了,姑姑停下来,语带嘲讽地问,她对现在年轻人朝三暮四的爱情观颇感失望,觉得需要有成熟的过来人,来引导这迷茫稚气的一代人。

  “完了吗?那我可以先睹为快了。”郁闷的温伯尼没心思回答姑姑的问题。

  “我可不是那种大笔一挥,顷刻间就敷衍成章的人。”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我和华蓓儿是同性恋?”泰琳娜也没有直接回答温伯尼的问题,而是转而问这个话题。

  “在你的小世界观里,觉得同性恋不正常,对吗?是畸恋?”

  “mygod,我可没那么说,以我现在的年龄,我对同性恋的解读还很浅薄,好像是耽美的代名词?”

  温伯尼像个急性子一样,不待姑妈答话又接着道:我只是按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道理来看,两个同性之间能相处得那么要好,有些不正常,尤其是女性。不是有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一说嘛,那说的不就是你们小心眼的女生吗!

  “变性人过去被视为心态不正常才会去变性,现在都莫名其妙被捧为女神了。这又作何解读?社会在变,人们的观念在变,没准有一天,你我产生姑侄恋,也正常不过的呢。哈哈哈。”泰琳娜没说几句正经的,又开始露出她善于调侃、风趣横溢的本性来。

  “噢,对了,说到华蓓儿,还要约她一块吃晚餐呢。Call她一下。”

  “蓓儿,美容好了吗?在哪?说好的一块吃晚餐。。。。。”

  “亲爱的,美容回来,头晕乎乎的,一点胃口没有,你们去吃吧,甭管我啦。”除了吃饭,泰琳娜好像还有事想对华蓓儿说,可她有气无力把话说完就咔嚓一下挂住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