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在数学方面毫无造诣,只是对新奇事物的好奇心让他对‘莫比乌斯环’有所了解。

  道孟上人见一众弟子皆是懵懂的样子,笑叹一口气,俯身拾起一只蚂蚁,将蚂蚁放在纸环之上。

  他朝着蚂蚁的屁股轻吹了一口气,小蚂蚁便在纸环上迈开了步子。

  j酷Q匠网首发

  只是无论小蚂蚁跑得多快,它都无法跑出纸环,仿佛陷入了一个无尽的轮回,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脱。

  “小小纸环却别具洞天,果真是妙啊!”

  一声洪亮的赞叹在弟子中响起,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原来说话的人是青木堂的梁非凡。

  赤火堂和云金堂弟子本就对这个自大的落魄少爷不感冒,不过这第三道论题仿佛就如一个哑谜,难倒了众人,此时梁非凡跳了出来,众人皆是摆出一副看热闹的态度,他们可不认为梁非凡可以解出道孟上人精心准备的论题。

  “非凡,你将你的想法说来听听。”道孟上人眼睛一亮,先前他还怕题太难会冷了场,此时有弟子愿意出来解答,他自然开心,错了倒也无妨。

  “蚂蚁暗指轮修者,而纸环意指轮修者无尽的修炼之路,宗主大人是希望我们能像这蚂蚁一般,在修炼之路上永无止境的走下去!”梁非凡笑着看了一圈,毫不掩饰脸上的得意。

  “臭屁!”洪益的声音不响,但却被众人听得清清楚楚,底下弟子皆是掩嘴偷笑,梁非凡反倒急得涨红练了练。

  别人说他,他可以忍受,但惟独洪益不行!

  梁家在朝堂的争斗中,正是败给了洪家。原本势力不相上下的两家,只因站的队伍不同,最终梁家破败亡族,而洪家一举成了朝堂上军方第一势力。

  梁非凡自入宗起就将洪益当做最大的敌人!

  “你们有什么好多嘴的。”道孟上人语调平平,却自有一股威严,“非凡说对了大半,不过离我的本意却有所偏差。修炼灵轮,自是要不断进取、不言放弃,但这不是最关键的。”

  底下弟子见宗主发话,也就不敢多嘴,梁非凡的解释给了他们不少启发,各种五花八门的解读自然也就出现了——“蚂蚁乃一爬虫,但我们轮修者有着大智慧,纸环既然无穷尽,那我们直接捋平了,不就有止境了?”

  “纸环走不通,为何不走铁环?木环也行嘛!”

  此时洪益倏地站起,带起一阵疾风,他大手一挥,瓦声瓦气道:“什么纸环铁环套环的,要我说,直接撕了那环,自己塑一条通天之路!”

  叶修在一旁看着众人发言,也从众人的言行中看出各人的性格,像那洪益就是天不怕地不怕,自以为天王老子的人物。

  叶修觉得这种开放式的问题,自然会有千奇百怪的答案,倒不说谁对谁错,只是谁能恰巧与道孟上人的本意相合,才算真正解出了论题。

  看众人七嘴八舌说了一通后,叶修才慢慢开口,声音不响,却铿锵有力:“大家说的都不错,但我以为,修炼之途无穷无尽,埋头苦练若是无出头之日,倒不如换个方向发展,不论是灵器师,还是药师,哪怕专从文道、身居庙堂,也不失男儿的大志向。”

  “叶修倒是说到点上了。”道孟上人略显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些弟子年轻气盛,能想到转变这一点,已是不错了。

  “不过我的本意,实际是希望大家明白,不论是常人还是轮修者,终要面对死亡,这个话题或许不适合对你们这些年轻人讲,但作为一宗之主,我必须要忠告你们,大道无形、大音希声,既是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也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这个世界,一切只在你的本心,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便如何回馈你。”

  在场的弟子哪一个不是族中精英,世家的未来,他们自小就被灌输强者为尊的理念,此时道孟上人的话虽然饱含深意,但包括南宫离在内,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位宗主所说的保持怀疑。

  只有心性稍微成熟的叶修,才能懂得道孟上人的那一番苦心,几年之后,面对这些少年的无非是家族争斗和生死历练,心智稍有不坚者,或许就会走上歧路。

  叶修同意道孟上人的说法,但他永远不会依照道孟上人的话来做!

  因为只有成为这个世界的强者,才不枉自己重活了一遭!

  无亲无故,两世为人,叶修的目的只有一个——变强!

  因为叶修发现,自己喜欢,甚至是热爱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前世的职场劳心疲苦却依旧要唯唯诺诺,在这个世界,只要你足够努力,变得足够的强大,便能得到相应的尊重!

  既然再度重生,叶修就要率性而为,抛开一切顾忌,不疯魔不成活!

  “宗主大人已经老了,这个世界应当由我们这些新生代来接手了。”叶修的声音很平静,但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深水炸弹,让所有人的小心脏都泛起了涟漪!

  他们最多只是心中有这个想法而已,但当着宗主大人说这种大不敬的话,怕是所有人想都不敢想的!

  就算是平日里最为神经大条的洪益,也觉得:这小子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坐在叶修身旁的李杰,看着场中的气氛有些诡异,拉了拉叶修的衣袖,小声道:“叶修,还不快给宗主道歉。”

  连申屠权也对着叶修皱了皱眉,暗示叶修不要做得太过。

  弟子之中虽然大多数人觉得叶修的行为有些不妥,但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与叶修相同的,此时倒也没有人站出来指责叶修,除了某个人——“叶修,你好大的胆子,你对宗主大人如此不敬,应当轰出山门!”梁非凡面红耳赤,唾沫星子溅了一地。

  “我说的只是事实罢了,宗主大人年事已高,他方才那一番话对于他自己来说的确适用,但我们少年,当有火一样的热情,不断冲击最巅峰才是!”叶修毫不退让。

  “叶修!”申屠权怒喝一声。

  几位长老的脸色皆不太好,但碍于辈分,加之宗主尚未表态,他们也不好亲自动手。

  “哈哈哈,我乾元宗若是年年有你们这些弟子,必是再有万年繁盛!”道孟上人出乎意料的没有发怒,反倒是笑得无比开怀。

  原本神色凝重的长老和堂主们皆是一愣,众弟子更是咋舌:宗主大人到底演的哪一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