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非凡脸皮一绷,刚想发作,可他又转念一想。

  叶修只不过是在嫉妒他,毕竟这可是一部命级中品的心法,更难得的是这部心法与自己的功法相衬,梁非凡甚至已经想象到,日后自己实力突飞猛进,指点江山的模样了。

  “哈哈哈……”想到这里,梁非凡忍不住笑出了声。

  一旁的阿江看着梁非凡失心的模样,急得直拉他的衣角:“非凡哥,非凡哥!注意形象啊!”

  “嗯?”梁非凡这才从幻想中回过神来,抹了抹快要挂到地上的口水,尴尬的坐了下来。

  回到青木堂的席列,梁非凡依旧得意:“怎么样,你们的非凡哥还是挺厉害的吧,这三堂论道的头筹最后还不是到了咱青木堂的手上?”

  “非凡哥威武霸气,嘿嘿。”阿江依旧在一旁应和着。

  不过梁非凡自我感觉良好,其余两堂弟子可不认为他有多厉害,毕竟真正的头筹应当算在南宫离身上,此时梁非凡得了便宜,若是安安静静倒还没什么,如此大吹大擂,反而让不少人心中产生了反感。

  “这第一道论题便到此为止,现在马上开始第二道论题的论悟。”道孟上人给身旁的青云山人使了个眼色,青云山人一点头,几步上前,来到席列前方。

  只见他从身后拿出了一卷画轴,左手负背,右手握着画轴微微上扬。

  %S更z新最7快:3上酷R匠*o网t

  画轴约莫一尺长,此时卷起,谁也猜不出里面究竟是字还是画,不过从画轴的轴身、轴头的用料上来看,这卷画轴的价值定当不菲。

  轴身用的是百年以上的‘聚源桐木’,轴头用的是莹润饱满的‘普兰玉’,至于画布,不是寻常的绢、纸,而是一只四阶荒兽的兽皮!

  灵渊界内,荒兽共分七阶,其中一阶最弱,七阶最强,这七阶等级与轮修者的七大灵轮所对应,而四阶荒兽的实力已然与灵轮四重境轮修者不相上下。

  拿一只四阶荒兽的兽皮做画卷,可见奢侈非常!

  不过,这些奢华的材料也只有在场的几位堂主和长老认得出来,年轻弟子们依旧朦朦胧胧,只等着看画卷里的内容。

  青云山人环顾一看,见几大堂主和长老的眼中满是狂热,嘴角微微上撇,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吊这些老家伙的胃口了。

  只见他高举着画卷的右手轻轻一抖,画卷随之展开,一副人物图展现在众人眼前。

  “钟馗抓鬼图!”

  “看那署名!是契印大师杜昱的画!”

  契印师,有着将繁杂手结契印画入符纸的能力,一张威力强大的契印符能帮助使用者节省结印的时间,在最短的时间内爆发出强大的威力。

  而杜昱作为契印师,除了精于画制契印外,同时喜好丹青,其中更以人物画最为人称道。

  但杜昱的画却极少流出,少数流出的画更是被标以天价,鲜少能在市面见到。乾元宗能拿出一副裱制精良的杜昱画,也不知是花了多大的手笔。

  这副《钟馗捉鬼图》的构图并不复杂,整幅画只有两个人物,一为钟馗,占据了画卷大半篇幅,画中的钟馗须发皆张,怒目圆睁,手持一柄三尺桃木剑,一袭长衣犹如被鲜血浸染,赤红无比;另一个便是一只小鬼,小鬼肤绿齿尖,舌长过膝,蜷缩在画卷的角落,且退且泣,模样凄惨。

  叶修凝神于画,画中钟馗那股刚直、不惧邪祟的正气如温润的春风般扑面而来,让人心神振奋,一股浩然之气凛然升起;再将视线移至小鬼,一种凄惨、阴郁的气息又侵袭入骨,如有恶鬼在耳畔歇斯底里的吼叫,让人不适欲呕。

  “真不愧是兰溪域第一契印师的画作,这卷钟馗捉鬼图,不论是钟馗还是小鬼皆跃然纸上,让人心中震撼。”在第一道论题中一直沉默不语的孙苏苏终于开口了,她好似浸入了画卷之中,两眼久久无法移开。

  而诸如梁非凡和赤火堂的那些颇为自负的弟子们,同样怔怔的盯着画卷,仿佛失神一般。

  云金堂弟子中,洪益陡然惊呼:“这画有古怪!”

  此时,叶修的赤瞳左眼竟无意识的发动了‘一目破妄’,在一目破妄之下,画中的小鬼眼珠子一转,捂嘴言笑,一副得逞模样,那股阴郁邪寒的气息更是猛然爆发开来,就连叶修也感觉大脑一阵晕眩。

  不过洪益的提醒显得有些迟了,青木堂和赤火堂弟子几乎同时丧失了心神,云金堂也有大半弟子感觉昏昏沉沉,一股困倦之意席卷了每个人的脑袋。

  道孟上人见三堂弟子睡倒了一大半,轻轻叹了口气道:“果真还是太勉强了吗?不知那几位弟子有没有可能参透这一题。”

  此时三堂之中,能保持清醒的,只有叶修、孙苏苏、洪益、南宫离,还有谁也没有想到的一人——李杰。

  孙苏苏、洪益、南宫离只是稍稍皱眉,而叶修在最初的那股晕眩之后便保持着清醒,至于李杰,则是全身肌肉紧绷,满脸涨得通红,显然是在硬扛着。

  “你们五人符合这道论题的参透要求。”青云山人带着一丝赞许的神色看着场上的五人,“这幅《钟馗捉鬼图》由杜昱大师所画,不过这幅画却是在因缘巧合之下,附着上了那四阶荒兽的兽灵,谁能制服兽灵,谁便胜了这第二道论题,到时,有什么好处,你们自然能得知。”

  青云山人说罢,站回了道孟上人的身边,满是期许的看着场上的五人。

  “我…我不行了……”李杰终于抗不住那股强烈的困顿乏意,轰的一声,仰倒在地。

  叶修看着李杰,心道,这傻憨倒是能抗。

  叶修之所以能抗住兽灵的阴郁气息,全靠他两世为人所锻炼出来的粗大神经,而其余几人皆是云金堂最为顶尖的弟子,能抗住兽灵气息,倒也不足为怪了。

  洪益哧哼一声,二话不讲,大步迈了上去,伸手就要把画撕成两半。

  青云山人哭笑不得:“这画可撕不得,试试其他手段吧。”

  看着洪益吃瘪,南宫离却不跟往日一样打趣他来取乐了,不管是他还是孙苏苏,皆是眉目紧锁。

  而叶修有着一目破妄的优势,已经将那兽灵看得清清楚楚,不过要如何制服兽灵?他一时间也犯起了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