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不吝赐教

  叶修此言一出,席列下方的三堂弟子一阵窸窸窣窣,讨论了起来。

  那大大咧咧的洪益站了起来,指着叶修叫喊道:“喂,小子,话可别乱说,既然你南宫师兄参透了论题,就有资格修炼这部心法,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洪益一副‘纨绔’姿态看着叶修,南宫离是他死党,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欺负南宫离,这青木堂的小崽子跳出来是几个意思?

  一直低着头把玩着手中小玩意的孙苏苏也被众人的争论所吸引,她抬起头来看了叶修一眼,眼眸中一丝讶异一闪而过,这个少年似乎不简单,她放下了手中的玩物,一手托腮,摆开了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就连立于道孟上人身旁的年轻时期的青云山人,也对叶修的行为暗暗点了点头。

  “南宫师兄,你平日里所修习的主要功法应当是一部剑诀吧?”叶修没有理会洪益,而是上前一部,询问南宫离。

  洪益见这青木堂的新弟子竟敢无视自己,一时间气得直跺脚,不过看这满堂长老皆在,也就不好发作,讪讪坐回位子上,心里琢磨着,等叶修被南宫离羞辱之后,自己再上去补两刀。

  “没错。”南宫离淡淡一笑,旋即他又伸手向前一按,“不过,我这柄白溪剑天天随身佩戴,即便睡觉也不曾离身,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痴迷于剑道。”

  “南宫师兄在剑道方面的造诣我当然不敢怀疑,只不过……”叶修顿了一顿,见南宫离欲言又止的模样,才笑道:“只不过,南宫师兄怕是走错了道,剑法未成,却得了一身暗伤。”

  南宫离心中一惊,这几个月以来,自己每日耗费七八个时辰来修炼剑诀,只为在启灵祭上一展身手。可万万没想到,因为操练过度,他的手腕和肩胛最近隐隐作痛,这几日尤甚,每过子时,夜寒一临,那种痛楚便越发清晰起来。

  虽然不知这位青木堂的师弟是如何看出自己的暗疾,但南宫离一改淡然,面色一凛,示意叶修道:“师弟继续,南宫若是有所得,必会重谢。”

  下方的洪益见南宫离神色一改,心中连叫不好,叶修怕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说中了南宫离的问题。

  孙苏苏看着洪益着急的模样,暗暗一笑,心中却对眼前这名青木堂弟子更加好奇起来。

  “寻常剑师,最为注重腕部保养,剑诀的一招一式,无论挑、批、转、刺都对腕部的灵活度和力量有着极大的要求,故而执剑之手的腕部乃是一名剑师最应当锻炼的。”叶修对着南宫离颔首微笑道:“但南宫师兄,你的右手腕却在不自觉的轻颤,作为一名剑师若是连剑都无法稳定的掌控,那便丧失了剑师最大的依仗。

  造成你手腕微颤的原因,便是因你练剑过度,而唯一解决的方法就是暂停练剑,好生休养,若是暗疾落成一生的顽疾,那就得不偿失了。”

  南宫离一改开始时的轻佻,他面色凝重道:“师弟说的没错,我是为了启灵祭而练剑过度了,但我还是不懂,为何我就不适合修炼那部命级中品的心法。”

  “南宫师兄果真是为修炼而入魔了,以你的才智,应当可以分析出来才是。”叶修看了一眼南宫离。

  不过南宫离依旧一脸无措,叶修将他的病症说得如此严重,此时他的大脑早就不如平日灵光了。

  叶修看着南宫离,无奈的摇了摇头,叹笑道:“师兄你其实早就点出来了,那部心法刚正霸道,更包含一丝凌烈刀意,恐怕著者是一名刀师,而师兄你所修炼的乃是剑诀,剑比之刀,追求的是灵巧与变化,两者实乃相冲啊。”

  南宫离听罢,愤恨的拍了拍自己的脑子:“瞧我这脑子,这么简单的道理竟是没想明白,多亏了师弟点明,还不知师弟的姓名,若是师弟不嫌弃,南宫离便拿师弟当朋友了!”

  “叶修,我叫叶修。”叶修笑道,这南宫离虽然喜欢卖弄,但也是个谦逊的人,当个朋友倒还不错。

  o(看!正/版M章节JV上酷@匠网

  “多谢叶师弟!”南宫离对着叶修一抱拳,回到了云金堂的位列,那青面玉自然也就没人去拿了。

  道孟上人此时脸色并不太好看,不过倒不是因为这两名弟子的缘故,而是在责备自己。

  南宫离与这心法不相合,自己应当早点发觉才是,之所以出现这种纰漏,全是因自己对宗内弟子的了解不足。若是南宫离练错了心法,乾元宗损失了一位天骄不说,很可能这些世家子弟和王公贵胄也不会再拜入乾元宗了。

  失去了这些人的支持,乾元宗在兰溪域的地位恐怕将远不如现在。

  不过好在这名叫叶修的弟子挽救了这场灾难,道孟上人心中暗暗记住了叶修。

  至于三堂堂主,无一不对叶修另眼相看,原本一直在三堂论道走个过场的青木堂,此时也受人关注起来,叶修的名字同时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申屠权憨憨的笑着,看着其余两堂的堂主道:“看到没有,我青木堂的弟子可不是吊车尾的废柴。”

  青木堂的弟子无一不在夸赞叶修:一位青木堂弟子指点了一位云金堂的天骄,这要放在往年,他们可是想都不敢想啊!

  可叶修却偏偏做到了,这可是给他们涨面子了呀!

  孙苏苏依旧饶有兴致的看着叶修,少女的眼眸中光华流转,总觉得眼前这位平凡的少年有股特殊的气质在吸引着她。

  人群之中,唯一不高兴的,恐怕只有梁非凡了。

  叶修的表现实在太出色了,这让梁非凡心中有股危机感,他知道,若是让这名少年继续出头,自己在青木堂的权威地位恐怕是要岌岌可危了。

  “宗主大人,各位长老、堂主、师兄弟,既然南宫离无法修炼这部命级心法,不知我梁非凡可否一试。”梁非凡起身走上前来,对着众人说道。

  “梁家世代从军,梁非凡身上也有股军士气质,他修炼的《伏魔八荒斩》更是大开大合、纵横捭阖的霸道功法,这部命级心法的确适合他。”申屠权也走上前来,对着道孟上人拱手道。

  “弟子方才参透这部心法只比南宫离慢了几个呼吸,希望宗主大人能给我这个机会。”梁非凡见有堂主支持,心中又自信了一分。

  “如此甚好,这片青面玉你先收着吧。”道孟上人点了点头,若不是真正参透论题,就算得到心法也无法修炼,有弟子能参透并适合修炼,那是最好不过了。

  “多谢宗主大人!”梁非凡喜形于色,几步上前拾起了青面玉,只不过他回到位列时,神色得意的瞪了叶修一眼。

  “幼稚。”叶修将梁非凡的挑衅看在眼里,淡然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