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孟上人的动作并未就此停下,他依旧端坐着,只是双手微微上扬,十指曲直折伸,指尖带着一片濛濛白光,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几个呼吸之后,手结契印终于完成,濛濛白光依附于暗青色玉片上,将暗青色玉片的图像投影于众人眼前,如此一来,暗青色玉片上的繁杂纹路便清晰的展现了出来。

  “今日的第一道论题,乃命级中品心法,一切皆在这片‘青面玉’上,一炷香的时间,若有任何问题皆可向在场的长老和师尊们提出,若是一炷香还未参透,即刻进行下一道题。”道孟上人将双手缓缓至于两膝,“参悟一道论题,所属堂门便可增加一位进入流云幻境的名额。”

  道孟上人尚未言罢,一众弟子早已将注意力集中在青面玉上了。

  只见这片暗青色的青面玉,其上有着一道道如同刀割般的纹路,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特殊之处。

  “叶师弟,这别看这青面玉看似平平无常,实则其中除了有着一部心法之外,更是含着一丝‘武运’。”李杰再次做起了科普,“而功法分天级、地级、命级,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但武运可是不可多得的,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总之参悟这论题,对我们有极大好处。”

  李杰说罢,两眼便直勾勾的盯着青面玉,生怕被别人抢先参悟。

  “宗主大人,我已经参透此题。”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站起身来,他一身上好白绸,长发以白丝带所系,剑眉星目,面庞俊朗,当真是天骄无双。

  “南宫离,一道命级中品的论题你也要抢,就不能让给其余两堂的师兄弟么?”洪益在下面怪叫道,方才他被南宫离揭了丑事,此时抓住机会,嘴上可不会轻饶。

  “就是啊,南宫离,看你平日一副风度翩翩的骚气样,现在怎么一点气度都没了,命级的论题你也要抢,啧啧!”云金堂内,一众世家子弟皆随着洪益数落着南宫离。

  南宫离表情倒是无恙,他看着众人,笑骂道:“你们这群犊子就是嫉妒!论题的品级不重要,重在参与,不然长老们可要怪罪我们眼高手低,一会出了地级的论题,你们可别参悟不出!”

  南宫离这句话倒是将众人的起哄给堵了回来,地级论题与命级论题的确一个天一个地,现在他们嘲笑南宫离,一会很可能就会被反击了。

  云金堂内一片热闹,一旁的其余两堂弟子的心理却各不相同。

  青木堂一众人皆是神色黯然,只有梁非凡的眼中露出一股愤恨之意,方才他也快参悟这道命级论题了,只可惜被南宫离抢先了一部。

  而赤火堂的弟子皆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他们不比云金堂弟子出生金贵,但也多是大户人家子弟,天赋根骨超群者同样不少,若是给予他们同样的资源,他们也不会比云金堂差多少。

  至于方才‘惊艳’出场的孙苏苏,连头都没抬,任凭堂内的弟子嬉闹,始终把玩着手中的小玩意,好像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

  叶修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其实方才道孟上人将青面玉丢出的那一刻,自己的赤瞳左眼便发动了‘一目破妄’的技能。

  青面玉上的道道纹刻在一目破妄之下,被拆分、融合,最后形成一柄暗青色的宽阔大刀,一部名为《斩荆披棘》的心法便出现在濛濛青光之上。

  不过叶修稍一感悟,便感受到,这套《斩荆披棘》的心法太过刚正霸道,与《九转幽轮录》的阴邪霸道完全是两个路子,若是一起修炼,恐怕会有所相冲,所以叶修便放弃了修习这部命级心法的打算。

  说起来,叶修从参透《斩荆披棘》加上演算心法的时间,远远早了南宫离十几个呼吸。

  至于李杰口中所说的‘武运’,叶修同样有所发觉,只不过那一道红光在青面玉中不断游走,灵巧无比,就算得到也将很难掌控,叶修决定论道结束之后,好好找李杰了解了解。

  “南宫离,既然你已经参透了这片青面玉,就将解法与众师兄弟说说吧。”道孟上人的神情虽然依旧严肃,不过心中正暗自窃喜,南宫离能在那么短时间内解出命级中品心法,已经非常优秀了。

  “是,宗主大人。”南宫离对着云金堂的一众狐朋狗友一笑,转身扬头,将一缕发丝往后面一捋,骚气的无法附加。

  “嘿,小瘪三还嘚瑟起来了。”

  “看我一会参悟一道地级论题,好好羞辱这个骚包。”

  “咳咳……”南宫离走上席列的前方,见下面依旧议论不断,故意清了清嗓子,暗示堂内的弟兄们不要闹:“大家如此热情,那小弟我就在这献丑了!”

  南宫离对着席列下方的众人躬身抱拳,眉飞色舞道:“玉,质细而坚硬。而青面玉,其色内敛,外干中强,看似柔美,经刀劈砍却不断裂,足见其内刚强霸道,此为观之所想。再细细感悟,又能体会其中暗藏一股凛冽刀气,似是一柄宽阔大刀随时会冲出玉石,扑面而来,这又是意念所感了。”

  南宫离很享受的看着底下弟子的表情,不得不说,他的分析头头是道,就连一直与他作对的洪益,心中也在感叹。

  “所以,这青面玉内所含的,乃是一部命级中品的攻击心法!”南宫离以一声高喝结束了解题,他看向道孟上人:“宗主大人,不知弟子说的是错是对。”

  “恩,不错。”道孟上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南宫离的解题思路清晰,表述精炼,道孟上人自然满意,“那青面玉你先拿着,论道结束后,我自会帮你解除上方的契印。”

  “等等。”一道身影自青木堂中站了起来,伸手一扬,像是要阻止南宫离取那青面玉。

  “嗯?”道孟上人眉头一皱,南宫离的解法打满分都不为过,这青木堂的弟子是什么意思?

  南宫离浅浅一笑,这些青木堂的庶民弟子他也认识几个,青木堂弟子在他眼中都是些不知天高地厚,妄图有朝一日能翻身的一群咸鱼,而眼前这位少年,他更是见都没有见过,应当是今年新入宗的弟子了。

  酷匠\d网首"发

  难道是要质疑自己的解法?一名新人,而且还是青木堂出来的,这是贴上脸来给自己打吗?我南宫离不打肿你,还真对不起南宫这个姓了。

  “这位师弟有什么问题吗?”虽然心中将叶修腹诽了一万遍,不过南宫离的神情依旧谦逊。

  “这部心法并不适合你。”叶修淡淡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