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叶修转头一看,一个大脑袋占据了自己的视线,他定睛一看,不正是方才在小组会议上做和事佬的李杰?

  “有什么事吗?”叶修问道。

  李杰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微微坐起,向寝舍门口的方向看去,那是梁非凡的铺位,确定寝室中没人注意到这边后,李杰才以极轻的声音说道:“叶师弟,你今晚说的那套理论真不错!”

  叶修没羞没臊的一笑,那可是开国太祖实战总结的一套理论,自然算得上高明,此时便也毫不客气的揽在了自己身上:“哪里哪里,一些拙见罢了,有没有真才实用,到了战场上才可以见得。”

  “叶师弟真当是谦虚。”李杰憨憨一笑:“明日的三堂论道,叶师弟一定替咱青木堂再威风一把!”

  “三堂论道?”叶修疑惑道。

  “是呀,三堂弟子交流修炼经验,几大长老也会出席帮忙指导弟子,为的是赶在启灵祭之前,挖掘弟子们最大的潜力。”李杰知道叶修是新弟子,便事无巨细的一一介绍着:“而且在三堂论道之后,宗门的流云幻境也会开启,算是模拟启灵祭的一处战场。”

  “原来乾元宗还有这种地方。”叶修发觉自己对生活了两年的地方竟一无所知,不过细细一想,灵劫之下,只怕是许多活动不能正常进行。

  “叶师弟,你虽为上品夙根,但今年便去参加启灵祭实在太过冒险了,倒不如三年之后,修炼有成再做打算。”李杰小声建议道:“我听传闻说,启灵祭之所以称之为‘祭’,是因为它是一个祭祀上古神魔的活动,通过杀死一部分根骨上佳的天才,以天才血肉为祭,去引发神魔的力量,来激发幸存者的根骨……”

  “哦?”叶修闻之,心中也是一惊。自己对启灵祭并不了解多少,此时听李杰讲来,竟是这般的残忍,怪不得历届启灵祭的竞争都激烈无比。

  这当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是做天才的垫脚石,还是踏着天才上位?

  叶修心中并不惧怕,自己今日一丝感悟,海底轮便成型了一半,半个月后,叶修有信心突破至灵轮一重境。

  “李师兄,今年,咱乾元宗有多少参加启灵祭的弟子?”叶修问道。

  “青木堂五人,其中夙根三名,钝根两名;赤火堂十一人,灵根一名,夙根九名,钝根一名;云金堂十人,皆为夙根。”李杰一一介绍道。

  叶修听罢,心中惊诧,这三堂的实力差距竟是这么大。

  5》最&W新jO章节☆…上{j酷匠)网P3

  “为何钝根也能参加启灵祭?不是说是激发根骨上佳弟子的潜能吗?”惊讶归惊讶,叶修还是问道。

  “话虽如此,但那几名钝根弟子修炼刻苦,在修为上并不落后其他人,且历史上也有伪钝根之说,既看着为钝根,实际一旦激发,其潜能可比夙根乃至灵根!”李杰感叹道:“如果这三人之中,真有伪钝根,若是成功激发,倒真是一飞冲天,咸鱼翻身了。”

  “原来如此。”叶修没有想到,根骨竟也这般神奇。

  “李师兄有没有参加今年的启灵祭?”

  “嘿嘿,我就是青木堂参加启灵祭的钝根之一。”李杰摸了摸脑袋,笑道。

  “李师兄果真不是常人,如果根骨潜能成功激发,别忘了照顾弟弟我呀……”几番对话下来,叶修发现李杰是个实在人,开始口无遮拦的打趣起来。

  “嗬,你这小子当真会说话,别拿我寻开心,早点睡吧……”李杰嘴上教训着叶修,脸上却是美滋滋的,这一夜也睡得分外香甜。

  ……

  第二日清晨。

  天元峰山巅,三堂弟子早已齐聚,上首坐着宗内的几位长老,其中一位,叶修看着极为眼熟。

  “李师兄,那位坐在宗主身旁的是什么人物?”叶修指着上面的一人说道。

  二十五年前,执掌乾元宗的乃第二十六代宗主道孟上人,并不是曾经救了叶修一命的青云山人。

  但叶修已经认出几位长老的模样,闫岚真人和元夕真人赫然在列,而宗主身旁那位年轻弟子,叶修却看着极为眼熟,不过一时间并不确定,所以才问李杰。

  “那可是我们乾元宗的传奇!”李杰尽量压着声音,却依旧夸张的说道:“你不认识并不奇怪,青云师兄最近两年修为突飞猛进,是二代弟子中第一个跨入灵轮四重境的弟子。”

  “青云师兄……”叶修喃喃道。

  眼前的青年一脸意气风发,俊朗的面部线条勾勒出一副刚毅不屈的面容,似是有征服世间万难之心。

  而二十五年后那位青云山人,则是老态尽显,其间发生的事情,恐怕叶修不去揣摩,也能清楚其中磨难。

  而闫岚真人和元夕真人比之二十五年后,变化并不是很大,只是鬓角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稍稍减少了一些。

  不过叶修并没有发现紫慕真人的身影,一时间心道奇怪。

  “李杰,叶修,三堂论道马上就要开始了,不要在下面窸窸窣窣的,这般不像话。”申屠权在两人后方沉声道。

  李杰叶修对了个眼色,摆了个鬼脸,纷纷闭嘴。

  不过一道吵闹的声响自后方传来,成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叶修循着声音向后方看去,只见山门的青石阶上,一名清瘦的弟子蹦蹦跳跳的跳了上来,嘴中还哼着不着调的曲子:“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当儿里个当……”

  “果真是云金堂的宝贝大小姐啊……让我们等她也就罢了,宗主和几位长老可都在场呀。”李杰以一种羡慕又嫉妒的口吻叹道。

  叶修瞥了一眼上首的几人,发现宗主和几位长老的脸色皆是不太好,不过却没有一人表达不满,不知道这名迟到的弟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等等,你说大小姐?乾元宗莫非还收女弟子不成?”叶修脑子一转,才发现了问题重点,原本以为那名弟子不过清瘦一些罢了,原来是女弟子。

  “你还真别说,乾元宗历来就没有收女弟子的先例,不过人家是什么身份,她可是当今镇北大将军孙洪胜的宝贝女儿,入了大世家专属的云金堂门下,来乾元宗不过是为历练。”李杰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不过李杰却没有和叶修说明,云金堂门下的弟子,几乎全为中品夙根以上的根骨。

  他们自小所用资源便超越常人,加上父辈皆是轮武强者,传承了良好的血统,自然先天在修炼上占了优势,而拜入大宗门,也是他们的必修课之一。

  就如前世中,富家子弟会砸钱进最好的学校,而目的并不是学习知识,而是为了结识人脉,为日后进入社会培养资源。

  这在灵渊界同样适用,乾元宗乃兰溪域十大宗门之一,这些世家子弟在乾元宗“镀金”后,还能结识一大堆家世同层次的好友,未来,他们便是上层社会的主导者。

  所以,能被大世家送入乾元宗的子弟,或多或少有被当做家族继承人来培养的意思。

  “苏苏,今天可是三堂论道,你怎么还磨磨蹭蹭的,还不过来坐好!”云金堂堂主陆三秋看得出来席上的宗主满脸不悦,不由低声催促孙苏苏道。

  “来啦来啦,老陆,我爹可是常跟我说,良好的睡眠是可以增加修炼效率的,你们这样疲于修炼,却不顾质的的积累,已经落了下乘啦。”少女一副老夫子说教的模样,摆了摆手,一晃脑袋,又想到了什么:“不过呢,勤能补拙倒是真的。”

  道孟上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早已怒火冲天,不过碍于孙苏苏的家世,满腔的教训只好咽了回去。

  叶修在下面直忍着笑意,心道这小妞还真有意思。

  “哈哈哈,你们快看,宗主的脸色就跟洪益闻了黄狐兽的臭屁一样!”

  叶修忍得住笑意,却不代表其余弟子也忍得住,此时云金堂弟子中竟是爆出一阵大笑。

  “南宫离,说好帮我保密黄狐兽的事的,今天回去看我不好好教训你!”洪益被揭了丑事,此时涨红了脸指着南宫离。

  “都闹够了没有,启灵祭开启在即,那可是关乎你们生死的大事,还在这嘻嘻哈哈,到时亲眼看到曾经的师兄弟死在启灵祭,我看你们还有谁能笑的出来!”道孟上人猛然一拍桌子,一圈白气瞬间炸开,木头桌子毫无损伤,桌脚却钉入了泥地好几公分。

  云金堂几人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宗主是当真发怒了,皆是吐了吐舌头坐回了位置,再也不敢有多余动作。

  而最为嚣张的孙苏苏,一改无所谓的逍遥态度,神色凛然的走到道孟山人身前,一个超过九十度的鞠躬:“宗主大人,我错了。”然后才回到了云金堂的席列。

  “好了,三堂论道现在开始。”道孟上人见一众弟子有些畏缩的神情,暗暗骂了自己方才说的太重,不过他一介宗主也不好意思拉下脸来道歉,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般:“今日论道的第一题便在这一片兽玉上,所有弟子皆可上来参悟。”

  道孟上人说罢,袖腕一转,一片带着流光的暗青色的玉片直直插入了长满青草的泥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