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尔虞我诈

  申屠权带着叶修落在妙通峰时,夕阳也几乎同时躲在了地平线之后。

  最H新.章节上/|酷匠网◎

  申屠权挠了挠头:“慢是慢了点,不过好歹咱省了不少力气。”

  叶修白了一眼,表示对此保留意见,因为每每有风吹过,纸鹤便会左右晃荡,叶修总觉得自己已经在生死线上走了数个来回。

  “师傅,堂里来了个穿黑甲的带刀侍卫,说是要见您。”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疾步跑来,对着申屠权喊道。

  申屠权眉头一皱:刑部的人?

  “凯峰,你先带着叶修四处逛逛,我稍后回来。”申屠权吩咐道,转身便朝着青木堂走去。

  付栩豪此时坐于青木堂中,心中愤愤不平:自己最得意的两名手下竟在极狱内被囚犯打成了重伤,更要命的是,邢部郑大人指定要的紫鳞龙王还被放跑了。

  付栩豪当时一看常浩然和陆云秋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个不安分的家伙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极狱守卫是个清水部门,付栩豪时常默许手下弄点小动作,不过今天发生事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

  原本逃了一个小屁孩,付栩豪并不需要亲自过问,但据探子的情报,那小屁孩很可能来到了乾元宗,再加上常浩然和陆云秋是为了夺取腰牌元晶才下的黑手,现在付栩豪就怕这件事同乾元宗扯上关系。

  如果“红甲卫为财试图杀害乾元宗弟子”的说法传了开去,自己怕是官位难保。

  付栩豪摇了摇头,端起了刚倒上的热茶,小酌一口。

  “呸,呸!”一口全吐了出来,这茶水入口竟满是沙泥,付栩豪心中窝火,正巧瞥见了躲在门屏后面的小弟子。

  “你小子竟在老子的茶里放沙子!”付栩豪本就心绪杂乱,此时不由怒喝,不过刚站起身来,就见堂外走来一道熟悉的身影,只能将一肚子火气强压下来。

  “哟,付兄好久未见,怎么想起来看我了。”申屠权笑脸迎上,不过他刚一进门就发现了地上一滩茶渍,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依旧保持着笑意。

  “傲慢张狂者,上泥水茶;谦逊平和者,上白水;同门长者,上香茶。”

  这是申屠权对负责招待的弟子所说的原话,青木堂本就一切就简,堂内绝不容忍骄奢淫逸,而这一套因人而异的的招待方式,也让申屠权一眼就能明白来者的为人,有的人会因自己青木堂堂主的身份,而对自己谦让三分,但面对普通弟子,他们恐怕就会暴露本性了。

  申屠权悄悄对门屏后的招待弟子竖了竖拇指,那弟子便笑着跑开了。

  “申屠兄,许久未见,弟弟我来看看你还不行了?”付栩豪皮笑肉不笑,他与申屠权倒真是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只不过一个选了官门,一个入了宗门,十几年未见,曾经的情义早就烟消云散了。

  “付兄甭跟我客气,你公务繁忙,不要耽误了大事才是。”申屠权自是知道付栩豪是有求而来,他可不想浪费时间在这费口水。

  见申屠权这般示意,付栩豪也不再客气:“事情是这样的,我是想问问,今年乾元宗招新大会,有没有一名叫叶修的公子入选?”

  乾元宗每年入宗的弟子不过三五十,以轮修者的记忆力,自然记得住。

  “叶修?他是我青木堂的新弟子。”申屠权心中疑惑,为何叶修会跟刑部的人扯上关系。

  “叶公子跟我手底的一件案子有所牵扯,我那些手下做事混沌,忘了向叶公子问清一道重要线索,那案子上头催得紧,我便只好亲自前来。”付栩豪扯得有头有尾。

  “这个嘛……”申屠权有所犹豫,叶修的来历他倒真不清楚,不过他断定付栩豪不敢在乾元宗做出格的事,便答应了下来:“我去找他过来。”

  “师傅,我在这呢。”叶修方才一听是身穿黑甲的侍卫,心中便猜到了大半,对方恐怕是因自己而来。

  付栩豪看了申屠权几眼,不过对方却不为所动,他只好干笑几声:“申屠兄,你看,我跟叶公子聊聊案子,可否请你回避一会。”

  申屠权这才如梦初醒般说道:“那是自然。”

  见申屠权走出了堂门,付栩豪才笑着朝叶修走来:“叶公子你下午所遇之事,纯属误会,我们也是被那当铺的老掌柜给坑害了不是,在我们的要求下,老掌柜拿了三百两白银出来,算是对你的补偿费,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叶修心底暗笑:这样就想息事宁人了?你们特么当初可是想要老子的命啊!老子会让你们通通都还回来的!

  见叶修不为所动,付栩豪只以为是银子给的不够,在他眼里,对方不过是个捡破烂的屁孩罢了,至多是侥幸捡到一块元晶还凑巧入了乾元宗的屁孩。

  “呃,这里另有二百两,算是我个人对公子的补偿。”付栩豪又递了两张银票,但叶修却不吃这一套。

  “这位大人,你也知道咱们轮修者可不对银子感兴趣,咱们只喜欢那诱人的元晶……”叶修故意加重了‘元晶’两字,暗示是那两位红甲卫对自己下毒手,也同样是提示对方拿出元晶才会让自己满意。

  “都说了是误会。”付栩豪头上冒出一丝冷汗,没想到这小子竟是这般精怪:“这半斤元晶是我多年积累……”

  未等付栩豪说完,叶修便夺过了那小半块元晶,那五百两也尽数收下,满脸笑意道:“大人真是客气,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一收到元晶我还真忘了极狱内发生了什么,不过大人若不常常送来元晶,或许我哪一天就会记起来哦。”

  叶修知道对方害怕事发,不过比起对方要自己的命,叶修实在觉得自己的手段非常“仁慈”!

  “没问题,今后公子想要什么,只管说出来便是。”付栩豪拍着胸脯,打着包票,心中却在咒骂着:你吃了我的,我一定会让你吐出来!

  半个月后就是三年一度的启灵祭,到时兰溪域内所有根骨上佳的宗门弟子和世家子弟皆会参加,付栩豪已经有了打算——借着启灵祭,做掉这个小子!

  付栩豪是刑部侍郎郑元秋的门生,而郑家作为陶坞城的大世家,且不说有多少天赋绝顶的子弟,单是郑元秋旗下那些身俱夙根的年轻门生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加之叶修放走了郑元秋指明要的紫鳞龙王,付栩豪相信,只要自己稍一煽动,郑元秋的手段就足够叶修喝一壶了。

  付栩豪当年也曾经历过启灵祭,自然知道其中凶险,自己只要随便挖个坑,就等叶修往里跳了!

  哼,想讹老子,你还嫩着呢!

  付栩豪出了青木堂,别过了申屠权,便匆忙下山了,那紫鳞龙王可是自己花了大力气抓到的,自然就不能就这般放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