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申屠权一连吐出三个好字,欣喜道:“虽不是绝品灵根,却也是罕见的上品夙根,更难得的竟是天生灵觉之体,我申屠权今年总算能赢了。”

  申屠权长舒了一口浊气,他历年只收贫寒弟子,几乎不可能收到身俱传承血脉的弟子不说,其中一部分根骨上等的弟子却也多身体发育不良,在起步上便落了下乘,这些年来,在他的勤苦带领之下,青木堂虽有追上其余两堂的势头,不过要真正超越,却还远得很。

  不过,老天有眼,申屠权自信有这么一位天赋卓越的弟子,今年的启灵祭,青木堂必会夺得一个不差的名次。

  “来,换上这套衣服,随我上山,天择殿应当尚未关闭。”申屠权从一位杂役手中接过一套长衫,递给了叶修。

  叶修看了看自己的一身囚服,若不是他稍作修改,指不定早就被人看出来了,见申屠权递来一件长衫,叶修自是找了个地方换了起来。

  除了胸口多了一枚青色灵木的纹饰外,这套灰色粗布长衫倒与叶修之前在乾元宗所穿的一模一样。

  申屠权心中兴奋,见叶修换好了衣服,便急着朝山上跑去。

  叶修则抬头望着天元峰,眼中的天元峰如一柄利剑直插云霄,再加之山势陡峻、植被掩映,配合西边的那抹残阳,一时间不胜美艳。

  “小子,快跟上,若是赶不上天择殿,那就得等明年了!”申屠权方才自顾自的跑着,一时间没注意在原地发呆的叶修,不由催促道。

  “来,来了!”叶修回过神来,嘴角那抹笑意不减,跟着申屠权大步跑了起来。

  ……

  “我就带你到这,之后便要靠你自己发挥了。”申屠权摸了摸叶修的脑袋,鼓励道。

  叶修倒是没有发现这雕梁画栋的高耸阁楼有什么特殊之处,在申屠权的注视下走入了天择殿内。

  入目一片漆黑。

  “这天择殿外面看起来美轮美奂的,竟是连窗户都没有么。”叶修小声嘀咕道。

  与此同时,黑暗之中,几道色彩斑驳的光线不知从何而来,在半空中交织起来。

  其中,黄色光线横竖交错,变作三排书架;紧接着,无数银白光雾在半空凝聚,一个个方块字就此成型,这千万文字在半空中稍稍停滞,尔后又急速朝着书架飞去,眼见着一本本由光组成的书籍就此出现!

  叶修几步上前,伸手朝着“光书”摸去,诡异的是,每一本“光书”所传递而来的反应各不相同:霸道、阴寒、强大、灵巧……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不过叶修可以确定的是,这每一本“光书”都是一部功法,一旦自己做出选择,恐怕就没有更改的余地了,但以叶修此时的能力,根本无法辨别出这些“光书”的强弱。

  就在犹豫不决时,叶修的左眼瞳孔骤然收缩,他不由惊呼:“一目破妄!”

  显然自己方才的心神所念再一次无意触动了这个技能,而眼前的“光书”在一目破妄之下也纷纷产生了变化。

  三排书架,约莫百部功法,在“一目破妄”之下,“光书”分作了三种色彩,分别为红、蓝、金。

  如此区分之下,叶修便很容易的感受出,红色光书的能量波动最弱,蓝色次之,金色则最强。其中金色应是最为强大的功法,其数量也只有区区三部而已。

  “《大圣金刚掌》,《洪荒密咒》,《巫道真念》。”叶修在金色光书前稍一驻足,功法的名字便会显现出来。

  “《巫道真念》难道是传说中的意密功法么?”之前在乾元宗的两年生活,叶修从各类书籍杂记中了解到,意密乃三大密修中数量最少、最为神秘的密修。

  “等等,这本光书为何与众不同?”叶修放下《巫道真念》,伸手想要拿起一旁的一本黑色光书。

  阵阵阴邪竟是从黑色光书中窜出,叶修的手掌受那阴邪侵蚀,便如被火光灼烧般,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此时叶修再感应起这本黑色光书的能量波动,竟是发觉这股波动比之三本金色光书还要强上数倍,其中更有一股力量如被封存般蠢蠢欲动,令人惶惶不安。

  叶修却觉得这股力量极为熟悉,只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里遇见过。

  就在叶修苦恼之时,却见别于腰间的“幻灵”小刀无端端冒出丝丝黑雾,原是胥霞客露出了半个身子,叶修有点嫌弃的瞥了胥霞客一眼,不过胥霞客却是自顾自的说道:“我胥霞客游历无数界域,也曾见识过各种阴邪功法,眼前这本《九转幽轮录》霸道无比,毫不遮掩其阴邪气息,不过细细体会,却可发现这邪气之中竟有一丝逆天证道之情,可见这本功法的著作者不是寻常人。

  虽说功法有邪正之分,不过能令人有所成就便是好功法,但其终归会影响修炼者的气质乃至心性,这本《九转幽轮录》绝对是这上百功法中最为强大的,不过修炼与否还得看你自己的选择。”

  有了胥霞客的肯定,叶修更加确定了选择《九转幽轮录》的念头。

  两年的苦郁生活让叶修懂得了许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实力至上,强者为尊!

  叶修才不顾什么气质心性,就算变成魔头,他也要做一个站在实力金字塔顶端的大魔头!

  拿定了主意,叶修伸手在黑色光书一按,光书如水波般起起伏伏,最后散做濛濛光雾,光雾围绕着叶修盘旋了一阵,似是在确认什么,而后又毫不迟疑的钻入了叶修的眉心之中。

  √a更新98最gx快上酷w?匠\Q网(

  “吾浸淫轮武道数十载,究天地之造化,穷万物之规则,虽小有所获,终不得心中所求,现吾将毕生所悟记于此录,望后来者继承吾志……”

  一道沧桑如海的声音自叶修脑海响起,《九转幽轮录》同时刻入了脑中,叶修只要意念一动,那些晦涩繁杂的文字便会一一浮现。

  “实在太艰涩了……”叶修尝试着去感悟《九转幽轮录》,不过其中的信息实在过于庞大,以叶修现如今的实力只能看懂一丝皮毛。

  不过叶修知道修炼不是一日之功,自己总不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

  走出天择殿,便看见申屠权急急迎了上来:“怎么样,怎么样?”

  “我得到了一部功法。”叶修开口道。

  申屠权一脸期待:“那不是废话嘛,天择殿就是乾元宗的功法库,我是问你功法的品级如何?”

  “品级?我的这部功法并无标示品级呀。”叶修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申屠权听罢,原本火热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不过一想到叶修还在自己眼前,他又勉强堆起了笑脸,不过这都被叶修看在了眼里。

  申屠权心中愤然:贼老天,玩我呢?

  本以为碰上了百年一遇的灵觉之体,对于灵元的敏感度应是远超常人,在功法的选择上也应易于常人才是,不曾想自己的期望所在竟是选了一本不入品的功法!

  “没事了。”申屠权强堆着笑意:“我带你回妙通峰好好看看,顺带帮你介绍那一众师兄弟。”

  申屠权毕竟是成熟稳重之人,心中虽有所愤恨,不过很快便强压了下去:就算是不入品的功法,但咱毕竟还有灵觉之体不是?我申屠权什么时候放弃过一名弟子了?

  叶修原本还以为申屠权会因此冷落他,不过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而且叶修本就不想将《九转幽轮录》的消息告诉别人。

  申屠权伸手在衣兜内掏出一支折皱的纸鹤,口中吐出一道缭绕的银白之气,白气在纸鹤边萦绕一番,被其尽皆吸入,纸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纸鹤倏然变大,翅膀机械性的扑棱扑棱,不过看样子极为勉强,让人有股一碰就会散架的感觉。

  申屠权看着叶修的表情,尴尬一笑:“别看样子不行,其实载两人绝对没有问题。”

  申屠权说着便一脚跨上了大纸鹤,他粗暴的动作使纸鹤在空中一阵飘摇,让叶修不得不怀疑申屠权方才所说的话。

  叶修最终在申屠权“鼓励”的眼神中骑上了飞鹤,却是没想到这纸鹤当真是平稳无比。

  夕阳之下,两人一鹤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朝着东南方的山峰飞去……

  乾元宗四大灵峰立于四方,天元峰位于正北,坐北朝南,乃帝王之相;而阳神峰则位于正南,与天元峰遥相呼应;余下妙通峰与灵枢峰则分立于东西。

  四大峰虽说各自独立,实则山体连绵,只是依靠地势起伏,才可辨别出各大灵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